一心无二

【戚顾/草佑】古今会谈梗

戚少商是个鬼。
如假包换的在北宋年间抗过辽泡过妞混过江湖的鬼。
“这么说你以前也是个黑社会?”夏松荫用筷子扒拉着面前的麻辣烫问道。
黑社会?
戚少商的眼神传达了他的困惑。
“黑社会就是……拿着刀背着枪,平时磕磕药,收收保护费,欺压一下弱小,走非法途径,的那种人。”夏松荫指了指自己的胳膊:“通常还会纹一个这样的东西在身上,表现自己的男子气概。”
戚少商看了看夏松荫胳膊上的那只卡通小老虎,摇了摇头。他有气概,但不用通过这种东西来表现。至于非法途径,他想了想,大宋律法的擦边球他和神侯府一起合谋着倒腾过不少次,通辽叛国的事儿虽然没干过,但是帮楚相玉造反也不是没想过,可总而言之,欺负弱小的事他绝对是不会做的。再者说黑社会怎么听也不像是个好词。
“我曾是连云寨的大当家,统领过抗辽义军,后来加入六扇门就任捕头,一段时间后临危受命接任金风细雨楼代楼主。”
“虽然我其他的听不懂,可是那个六扇门我还是知道的,原来你以前也是个警察。”夏松荫一拍手:“祖宗!”
戚少商皱皱眉头:“你不是……黑社会吗?”
夏松荫低声说:“我有任务在身,是个卧底。”
闻言戚少商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失敬。”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警察祖宗你是怎么跑到我家来的呢?”

2005年秋,夏松荫接受顶头上司黄sir黄锦仁交予的卧底任务,至话事人宋波处调查毒品案件,这是他就职小混混的第三天,回到家里却看到了客厅中央站着一个与自己身形相仿一身古装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怪人。

“我也没有搞清楚。我本来是在地府,前几日地府鬼门开,出了纰漏,我被错放出来了。我在人间等了三日,没有人寻我回去。我只是信步走到了这里,如果打扰,我可以出去。”戚少商抱拳,说话不卑不亢,长相英俊不凡眉宇轩昂,端得一派英雄气概。
夏松荫想说确实很打扰,但是由于他从小就是英雄控,见到戚少商根本把持不住,思来想去作出决定暂时收留这个鬼。
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决定。
养只鬼很容易,也很省钱,不用吃不用喝甚至不用抢厕所,偶尔还能听到古代非著名小说桥段。
“所以他就把你从连云一直追杀到了京城?”
戚少商点点头:“这件事改变了我后半生。”
“你有没有杀了他?”
“没有。”戚少商垂下眼睛:“我放了他,就不会再杀他。”
“戚大侠,如果我说这个故事我听过,你会不会觉得挫败?”
戚少商猛然抬头:“这个故事居然还能流传下来?”
“其实我本来呢是不知道的,我不是很喜欢看电视剧,但是昨天呢路过音像店,我不小心看到了这个东西。”
夏松荫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海报,打开:“《逆水寒》,改编自武侠大师温瑞安四大名捕系列同名小说,本年度最值得期待的武侠剧之一。这是前年拍摄去年播放的一部电视剧,收视一般般吧。”
“但是,在网络上反响倒是不错。不要问我网络是什么,你就当它是一个很多人都可以在那里集会的地方吧。更有意思的是,在网络上有很大一部分人,以女性居多,认为你…”
“我?”戚少商莫名奇妙地指了指自己。
“和顾惜朝有一腿,也就是所谓的,儿女私情。”
“荒谬!”
戚少商拍桌,当然没拍着。


“我跟他连兄弟之情朋友之义都没有,何来儿女私情!简直荒谬!”
于佑和揉了揉眉头:“网络上的东西以娱乐调侃为多,你可以不用这么介意。”
顾惜朝愤怒得头发都直了不少:“世人为何如此愚昧,我与戚少商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有我没他有他没我,以讹传讹也未免太过分。”
于佑和摊了摊手,反应何必这么大,活像被人戳破了心事:“你真的不用介意,更何况,戚少商和你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
闻言顾惜朝动作微微一顿。
对,戚少商也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
于佑和看着眼前的不速之鬼不知道被自己说中了那里,周身气场变成了凄凉的“让我一个人静静”。
于佑和盯着网页上《逆水寒》的简介若有所思。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