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逆成娃娃梗

顾惜朝一觉醒来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其实他很少有觉得对劲的时候,他身上伤病太多,又因为魔功的缘故经常神智不清疯疯癫癫的,只要他醒着,身上就会痛,心里就会冷,所以当他每天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他觉得有些遗憾,因为梦中总是有些现实中他无法拥有却渴望得到的东西让他留恋。
但是今天跟往常不太一样。
他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以往的疲乏和疼痛,也没有觉得脑袋昏昏沉沉,正常得过于不正常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奇怪,他垂下眼睛看了看周围,为什么他的床变大了?
而当他打量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是床变大了,而是……
“这不可能!”
顾惜朝震惊地跳下床,裹着宽大的衣服光着脚跑出卧室。
是的,现在不管是桌椅板凳还是窗户门楣,都有些超出他的掌控范围。他伸出双手到眼前。
白白嫩嫩的手,小巧可爱。
一双属于五六岁儿童的手。

顾惜朝失魂落魄地爬上椅子,呆坐着。他的衣服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显然太大了,而他也并没有在家中置备儿童衣物的习惯,这真糟糕,而且他头上的簪子也显得有些大了,歪歪扭扭地横在脑袋后面别着卷发。
铁手是他这个前逼宫钦犯的主要负责人,可惜负责人这段时间外出办案,一时半会回不来。也好,不用这幅样子面对铁手
顾惜朝专注地胡思乱想着,这种情况好像也只能胡思乱想,他想到自己的童年,想到自己的抱负,想到前半生的坎坷和不甘,想到晚晴,想到逆水寒一案……
他想着想着想到了他那个大仇人。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他,每次想起他心肝脾肺肾都会不对付,而且还会特别想喝酒,喝完酒迷迷糊糊的会想得更多更深,久而久之他就告诉自己别去想了,那人是扫把星,天生来克自己的,要想也得等病好了再想。现在他的病似乎是好了,可是情况却更糟糕了。
老天爷似乎特别喜欢拿他开玩笑,这下好了,他的人生彻底成了一个笑话,不仅是个笑话,还是个新奇的笑话。
顾惜朝撇撇嘴,他觉得心底里有些压抑了很久的感情需要释放,而且他有些憋不住了。
于是他哭了起来,大声地哭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
他就是个孩子。

戚少商捏这手上的信,信上说派人去城外的一处地方照料一下顾惜朝,天气潮湿,他的病情估计不太好。
他的手指一下一下地点着桌面,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这是给风雨楼的信?”
杨无邪站在戚少商旁边问道。
“不愧是杨总管,随意一瞥就看到了重点。这信当然,不是给风雨楼的。”戚少商收回目光,笑了笑:“神侯府的信鸽,误打误撞到了我这里。”
杨无邪太阳穴跳了一下,这鸽子得多误才能从神侯府误到你怀里?但是一个专业的总管是永远不可能拆领导的台的,于是杨无邪点了点头:“那需要派人送回神侯府?”
“不用了,我亲自去一趟吧。事情机密,出了岔子对我们双方都不好。”戚少商说得严肃恳切,杨无邪又是点了点头。
楼主你开心就好。

戚少商并不是故意拦住铁手的鸽子,虽然他确实想从无情那里顺一只鸽子回楼煲汤—无情又对他冷嘲热讽放了很多枝暗剑,虽然他知道这是故意做成神侯看的,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做些什么治愈一下他受伤的心灵—但是没想到顺到了一只腿上绑着信笺的。
信笺打开扫到某三个字时,他的心跳漏了一拍,眼睛被灼了一灼。
一二三四年过去了,汴梁的江湖势力都更迭了好几拨,他却再也没有见过那位大仇人。
是的,顾惜朝要活命就要隐姓埋名躲起来,过上追杀时他曾经过过的日子,绝望痛苦挫败,不见天日。
但是不能言说的是,至今为止,他仍会为这个名字这个人感到痛惜。顾惜朝活该么?该。但是你觉得可惜可叹可悲么?是的没错。那日里夕阳下楼梯上端着酒菜的书生像腹部的伤痕一样狠狠地烙印在戚少商的心口。他怎么能苟延残喘地了此余生呢。
他想起鱼池子顾惜朝对自己说,如果知道你今日是这个模样,我恨不得一早就杀了你。
铁手信里的顾惜朝不容乐观,比起鱼池子中的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我是不是也该恨不得一早就杀了你。

戚少商刚踏进那个院子就听到了哭声。哭得撕心裂肺,是个孩子的声音。
怎么,顾惜朝这是连孩子都有了?
戚少商轻手轻脚地靠到窗户旁,往里看。
屋子里没有一个人,或者说,没有一个大人。而在大堂的椅子上有个小小的身影正在哭,戚少商眯了眯眼睛,是个小孩子,身上裹着的那身衣服是他永远也忘不了的顾惜朝的青色衣服。
孩子哭声渐小,不知道是累了还是怎么的。戚少商又看了一会,周围还是没人来,就决定进屋看看。
谁知道他刚把脚踏进去,那孩子抬起满是泪水的脸一看,又是哇得一声:“戚少商!”
戚少商心里一时五味杂陈,这孩子居然认识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他也快步走了过去弯下腰。
不过虽然戚大侠剑法高超,智计千条,琴棋书画也随手拈来,可惜还真没哄过孩子,一只手悬在卷毛上面不知道该不该揉下去。这边大侠还在尴尬着,那边孩子已经一把抓着戚少商的白衣服蹭到他怀里哭着:“戚少商,我不想这个鬼样子,我控制不住自己老是哭,我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毒,救我。”

是的没错,虽然成人的意识还在,但是行为举止会不自觉地儿童化,比如这场惊天动地的哭。孩子不会隐藏情绪,想哭就哭,想说就说,于是顾惜朝哭得昏天黑地,见到戚少商更加想哭,丢人丢到大仇人面前,奇耻大辱。

戚少商一时消化不了,他把孩子从怀里拉开,打量着。
得,脸都哭花了,可怜儿见的,小卷毛都糊上去了快,拨开头发,嗯,小粉团子,这发型,这眉眼,这人中。缩小了好几号的顾惜朝,头上甚至还别着那个木簪子。
但是这也太可笑了吧!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几年没见逆成一个粉团子了这真的接受不能啊!
“……你真是顾惜朝?”

真是顾惜朝,发起火来那眉毛挑的那小嘴撇的。
戚少商拎着剑在屋子里转悠几圈,然后回到顾惜朝面前,蹲了下来:“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买件衣裳,待会带你去找大夫。”
顾惜朝低头,沉默中。戚少商越看越可乐,这五岁左右的娃娃摆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来怎么看怎么好玩,虽然知道这人就是顾惜朝,但是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捏了一下人家的脸。
被突然捏了一下,顾惜朝显然没反应过来,可能是因为变成孩子了情感表达更直接了,他一下子抬起头,嘴巴微微张开,脸上写满了迷茫,湿漉漉的眼睛眨巴眨巴:“啊?”
戚楼主捂住胸口,顾惜朝,你不要随意使用杀伤性武器。
戚少商拍拍他的脑袋:“等我回来。”
看着戚少商一个纵身消失在院子里顾惜朝才回神:“谁准你拍我头的!”

换好戚少商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衣服,顾惜朝被他拎上马塞怀里直奔风雨楼。
杨无邪打量着自家楼主和身后的孩子,咳了一声,凑到戚少商耳边,压低声音说道:“楼主,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通知兄弟们,亏我还一直为你的人身大事操心。”
戚少商一把拍开他:“杨总管你脑补能力不要太强,这是顾惜朝。”
杨无邪沉默了半晌:“楼主你等我一下,我帮你去喊树大夫,你还有很多要事得处理,万万不能垮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病。”
“不不不,我只是觉得你身体微恙。”
“你们风雨楼兼职说相声?”小顾公子跨一步向前,用稚嫩的童声开启了嘲讽技能:“童叟无欺杨无邪,我本以为以你白楼的资料储备遇见什么事都该见怪不怪。”
“好了楼主我相信你了,在他人屋檐下还能拽得这么二五八万的这世上也就他了。”专业的就是专业的,一旦理解了发生的事情那效率就是没得说的。
树大夫对着娃娃望闻问切,得出个结论,中毒了。
“这种毒基本上是缺什么来什么,估计顾公子这是童年缺失,把缺的补回来,自然就回去了。”
这是什么有违自然原理的毒?
“那我怎么才能补回去呢?”顾惜朝困惑了,童年怎么补。
戚少商思考了一下:“我觉得我可能知道。”
“哦?”小顾公子眉毛又是一挑。

戚少商问顾惜朝:“你确定一定要跟着我走么,你这体型,街上人那么多,人贩子一来,那出什么事可不好说。”
有人抓住了自己衣服下摆。
戚少商接着说:“人挤人的,一不留神可就散了,再遇上个什么欺负人的。”
有人的手从衣服下摆移到了自己的手里。
“这花样都得在上面才能看到,在下面只能看大腿了。”
小手在大手里动了一下。
戚少商微笑着一把把小顾公子抱了起来。
看吧,果然还是孩子心性,摸清了这毒的效果之后戚大侠利用的得心应手。
小孩子逞能,就吓吓,哄哄,好不容易出来一次,玩得尽兴才行。
想着戚大侠就把糖葫芦塞顾惜朝手里:“这家的好吃。”
顾惜朝怔怔地看着手里的糖葫芦。
“愣什么?”
一转眼就是戚少商的脸,大酒窝,大眼睛,顾惜朝默默地用一只手揽住戚少商的脖子,对着冰糖葫芦就是一口。
“酸的。”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