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不要加陌生人关注 第七章

第七章

 

顾惜朝掏出来一本书。

装帧不甚精良,手写本,上面还有些墨迹和雨水曾经打过的痕迹,但是被保存的小心翼翼,放在布兜里连边角都没有一点皱褶。

顾惜朝拿着书,坐在炕上的身子摇摇晃晃的,他一把拽住戚少商的衣领把戚少商拉近,跟自己头对头,然后把书放到他眼前,低声说:“你看,这本书。”

戚少商被他一连串的动作也给弄懵了,特别现在自己的头还贴着顾惜朝的头,互相交换着呼吸,距离近得让他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但是手里又举着碗不方便动,就想先轻轻把碗放下,结果他身子一动,因为酒劲上头身体支撑不住而微微依靠着他的顾惜朝差点一下栽进他怀里。戚少商想了想,迅速放下碗然后立刻一伸手把顾惜朝给稳住了,对顾惜朝说:“顾兄弟,你还好吧?”

顾兄弟一点也不好,眼睛朦朦胧胧起了一层水汽,被他一问,马上又迷迷糊糊地凑近他的脸盯着他看了半天,然后不太确定地说:“戚……戚少商?你、你刚才说什么?”

顾惜朝一凑近,戚少商的心突然砰砰砰跳得格外卖力,他一只扶着顾惜朝,一只手伸出去把顾惜朝手里的书捞过来:“我说我看看这书。”

书的封面是大大的两个字“七略”,笔法清逸俊秀,戚少商猜测这多半是顾惜朝写的书,他翻开看了一下,结果看了一页之后忍不住看了第二页,然后是第三页,第四页……他看到兴起处想跟顾惜朝讨论,结果一低头,发现顾惜朝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而且难得没有像上次那样睡相恐怖,反而安静得不得了,一时间酒肆里除了滴滴答答落下的雨声,就只剩顾惜朝绵长的呼吸声了。

烛光打在顾惜朝的身上脸上,使他看起来温和柔顺得像不像话。戚少商小心地把手里的书放在枕头边,然后把顾惜朝又往怀里揽了揽。顾惜朝在睡梦里感觉到狐裘的柔软和周身的温暖,就用脸小小地蹭了蹭。戚少商看着他的侧脸,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地方被击中了,这种情绪一瞬间淹没了他整个思绪,好像全世界在此刻只剩下顾惜朝一个人。

酒肆里一派温馨,酒肆外高鸡血已经被眼前的高能小甜饼齁得把持不住了。

他抹着泪打开了微博,这次没发图片,讲真,舍不得发,想私藏,不管是光线还是构图还是人设都美好哭了,追了这么多年的八卦,最后发现还是自家山头发生的爱情故事最美,于是他最后就发了一句话。

旗亭酒肆V:QwQ啥也不说了,总之戚少商和七略公子一生推,官博君已被甜到哭,已进坑。

结果大家不乐意了,没图你说个JB啊?再说了,你这不是消费我们观众的感情吗,你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想炒作啊,是不是想红啊,进什么坑啊,是不是故意麦麸啊,滚出微博啊真是烦死了。

旗亭酒肆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时候谁也不知道,但是这句话却像投石入水,那个涟漪荡得啊的是荡出了新一波江湖八卦的壮阔波澜,无数人涌入了戚少商、七略、旗亭酒肆和连云寨的微博,特别是一开始只是个僵尸粉般存在的七略,那个粉丝数哗哗地往上涨,关注为零,粉丝已经破了五万。

旗亭酒肆微博底下不用说了,早就炸开锅了,还有人扬言要是高鸡血不放照片出来以后就集体抵制旗亭酒肆,高鸡血看着微博一头黑线,你们这是网络暴力啊,你们这么说我还就非不这么干了,我就不发,就不发!

铁手无情还有冷血在小楼里盯着微博回味高鸡血这句话,追命去找杨无邪还没回来,但是从他微博的迹象来看,应该也在关注这件事。

诸葛正我进门的时候,他三个宝贝徒弟都正对着微博若有所思,他叹了口气,捻着胡子晃啊晃啊晃到屋中央,清了清嗓子。

没人理他。

他又清了清嗓子。

依旧没人理他。

他一拍桌子:“反了你们了!都给我抬起头来!”

铁手第一个把头抬起来了,然后冷血也抬起来了,就剩无情,依然慢腾腾地划拉着微博,问:“世叔,追命去找杨无邪讨论这件事还没回来,我们也没有什么内幕消息可以通报给你。”

然后诸葛正我耷拉下了脑袋:“唉……你们也没消息啊,咱们六扇门这消息系统不行啊,怎么这么慢,不科学。”

“因为咱们没那么多钱跟金风细雨楼或者有桥一样囤一群专门搜集八卦的人。”无情放下微博,端起茶杯:“旗亭酒肆这件事一定会是这段时间的热点话题。说实话神侯府最近穷得也是厉害,再过两天我都怕得把自己的轮椅卖了才能过得下去。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既能拿到一手资料,又能赚些外快。”

铁手冷血和诸葛小花闻言都凑了过来,问道:“什么主意?”

无情微微一笑:“派个人去前线。”

冷血默默站了回去,抬头望天状。

诸葛小花捻着胡须叹了口气:“唉,我年纪大了,不宜舟车劳顿。”

铁手抖了一抖:“领命。”

 

于是乎在当事人并不知道的情况下,神侯府连云寨外加赫连家有桥集团都派出了人手去打探消息,并为了赶路无所不用其极,非得在天亮前安排好观察位置。七略公子硬生生被鸡血的八卦百姓给刷上了热搜榜,当时大宋娱乐周刊官方是这样评价顾惜朝的——“如今世上四大顶红毋庸置疑,杀猪的盆,庙上的门,顾惜朝的名声,火烧云。”

顾惜朝莫名其妙地火了,傅晚晴可傻了眼了,这什么情况啊,几天没见面而已,怎么男朋友就上了热搜了,还跟一大侠绑定住了。于是傅晚晴去找傅宗书问:“爹,你到底让惜朝去干什么的呀?”

傅宗书其实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人家是丞相,丞相嘛那就是什么都得知道,不知道也得装作知道,他就安慰傅晚晴:“我这是让他去帮我办事的,这都是正经事,所以你看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也别介意,那些都是浮云,在家好好呆着看书就行了。”

看看看,看球看,傅晚晴当即决定去神侯府找铁游夏。

为什么找铁游夏呢?

因为人家俩算是青梅竹马,私交好得不行,而且八卦一句,傅晚晴暗恋铁游夏暗恋了好些年,可惜铁手不开窍,加上傅宗书跟诸葛正我关系差那是大宋无人不知,铁游夏不开口傅晚晴就不能说,磨磨蹭蹭好多年,一腔热血都给磨成怨念了,傅晚晴遇到顾惜朝的那天上午正跟铁游夏墨迹这件事,她旁敲侧击想让铁游夏明白自己的意思,谁知道铁游夏以为她身体不舒服,就是关注不到点子上,她伤心得不行,告诉自己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结果上天就派来了顾惜朝,对她温柔体贴无微不至,长得还好看。快刀斩乱麻,傅晚晴就打算嫁了。

这下倒好,一个铁游夏没捞着,顾惜朝也快被人拐带走了。

傅晚晴赶到神侯府的时候铁游夏手里拎着一个包裹,正把另一个包裹往马身上堆,一见她来了连忙迎上去:“晚晴你怎么来了?”

傅晚晴垂着眼睛小声说:“那什么,你知道现在那个顾惜朝的事儿吗?”

顾惜朝?铁手摸不着头脑,他知道很长一段时间傅晚晴不爱理他,他也在反思自己哪里做错了,也不好意思去问,拖来拖去的倒是好久没联系了,傅晚晴一上来就问顾惜朝,原来这事已经引起这么大波澜了么:“我知道,我这就是去办这件事儿的,你也想听八卦么?那我到时候得到消息给你飞鸽。”

谁想听八卦啊,傅晚晴气的一跺脚:“什么八卦啊,顾惜朝是我未婚夫。”

轰!

铁游夏脑子里炸开了一朵蘑菇云。

无情和冷血在小楼上透过窗子往下看,那画面,那剧情,亏得小冷内力还算不错,才没漏下。无情举着茶杯感慨道:“贵圈真乱。”

冷血点头:“乱。”

无情沉吟:“你说,这关系要是爆上大宋娱乐周刊,是不是也能捞到不少。”

冷血觉得一阵冷风刮过:“大师兄……那二师兄……”

无情抬头看向他笑了笑,极其温和:“你别多想。修书一封,催追命回来,再不回来我会以为他想跳槽到风雨楼。顺便下去告诉铁手一声,要是跟其他人比迟到了的话,扣他半年俸禄。”

 

顾惜朝醒了,眨巴眨巴眼睛,往上看,看到了一张脸,正闭着眼睛睡觉呢。这张脸脸特别熟悉……

“戚少商?!”

顾惜朝一下子坐起来了,头磕到了戚少商的下巴上,戚少商从梦中惊醒捂着下巴眼泪都要飙出来了:“顾、顾兄弟你醒了?”

顾惜朝脑子浆糊一样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一觉醒来头疼得要死不说还整个人都被戚少商揽在怀里,这什么姿势,这什么节奏,得亏是两个大男人,不然还不知道能发生什么呢。

唉你怎么知道两个大男人就不能发生什么了呢,顾惜朝你太天真了。

“这怎么回事啊。”顾惜朝把衣服拽了拽,把乱糟糟的卷毛拢了拢。

戚少商没忍住笑了出来。顾惜朝现在完全就是一个低气压的炸毛猫的架势,一头卷毛乱得快糊了一脸,插在发髻上的簪子也歪了快要掉下来,他本人又是瞪着眼睛微微鼓着腮帮子。

戚少商揉了揉下巴,从身边把《七略》抽出来,说:“顾兄弟,这真是一本好书。”

顾惜朝看见《七略》在他手上也是惊呆了,自己是喝成啥样了把这书都塞给人家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上去把书抢回来,谁知道还不太好抢,戚少商左躲右闪地拽着书就是不放,一边躲一边说:“行军布阵,你真有一手,我拉着连云寨的弟兄们抗辽,死伤太多,如果有你和你这本书在的话,一定战无不胜。”

顾惜朝僵住了,他用不可置信眼神看向戚少商:“你……看了这本书?”

戚少商点点头:“我看了整整一个晚上,能著作此书的人定是胸怀大志心向天下之人。”

顾惜朝的手颤抖了一下然后倏然握紧:“你是第一个将此书看完看懂的人,他们都说我花时间写这些,想行军打仗,出将拜相,是痴心妄想的疯子。”

戚少商把书小心地放进衣服里,然后伸出手覆在了顾惜朝紧握的拳头上,深深地看着他:“胡说,说你是疯子的人,他才是疯子。锥子在囊里总会脱颖而出。”

顾惜朝从未被人这样称赞过,从未被人用这样真挚深情的眼神注视过,他不知道这时候该不该把手抽回来。或许是因为戚少商的眼神太炙热,或许是因为早晨的酒肆太静谧,或者是因为其他什么乱七八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心情,他最终选择了回握:“谢谢你,戚少商。”

戚少商笑了起来,露出两个酒窝,一派明媚。

 

旗亭酒肆窗户外,掌柜的高鸡血连云寨的阮明正风雨楼的探子赫连家的死士有桥集团的黑衣人小雷门的八卦分社还有在最后一刻赶到的神侯府的四大名捕铁手,下意识地捂住离自己最近的人的嘴巴,气氛诡异到了极点,高鸡血挣脱死士的挟制,把食指放在嘴上示意噤声,大家点点头,然后拿下自己的手,统一做着深呼吸。

高鸡血摆摆手,一大波人在他的指引在聚集到了酒肆外的高粱地里。

这一路上大家都很安静,憋得厉害的甚至眼眶都快要红了。

等终于离开了可能被发现的危险范围,大家一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地喊了出来。

“卧槽我看到了什么!!!!”
“憋拦我老子入坑了!!!!”

“你大爷的说好的一起站白all呢!”

“我明明是all白!让我爬墙一下好吗!!”

“高鸡血所以那天晚上你到底还拍到了什么图快点共享一下不然分分钟剁死你!”

“呜呜呜呜呜呜这对好甜。”

……

阮明正抬头望月,大概是时候通知各位寨主兄弟迎接压寨夫人了。

铁游夏低头看霜,晚晴我这次会把握好机会的。

赫连家死士欢喜跳跃,我家少将军有机会啦有机会啦。

风雨楼的探子奋笔疾书,赶紧把消息通知杨总管!

有桥集团的黑衣人陷入深深地思考,看来想抢头条只有让方小侯爷出柜了……

高鸡血刷得一下拿出一张图,戚少商在灯光下拥着顾惜朝,说道:“闪开闪开,老子要发微博了,都给我转起来行吗?”

@旗亭酒肆V:朋友,你听说过戚顾吗,想要买个安利吗?[图片]


评论(1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