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架空】养龙 第四章

五一要出门啊可能会断更。

第四章 下了山的徒弟泼出去的水


鱼池子里的日子转眼过去了四年,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大年三十的时候九幽举着酒杯对在座的弟子们说道。


往年里热热闹闹互侃打闹英绿荷满场追着给顾惜朝嘴里塞饺子的场景今年并没有出现,而且整体气氛比较压抑。九幽连咳了几声大家都沉默不语。


而作为罪魁祸首的顾惜朝更是一声不吭默默夹着菜,还间歇性地往怀里的龙的嘴里塞一口,龙眼睛转了转,吃下一口菜,然后往顾惜朝怀里又拱了拱,顾惜朝拍拍它让它不要闹了。


大黄这些年还是没怎么长,九幽说可能是先天不足吧,头上有伤,一个角长出来了另外一个一直都是小鼓包,会影响它的生长。


英绿荷的气叹了是一口又一口,龙涉虚看着师妹师弟这样子也着实吃不下去饭,筷子举起又放下,泡泡铁蒺藜孤狐悲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谁让今年小师弟得下山呢,好歹相处这么些年了,感情又都不错,英子更是一颗心全在他身上,舍不得呀。


九幽看着满桌子人怎么都提不起兴趣也恼了:“你们一个个什么表情啊,这是过年,又不是哭丧。他下个山罢了,又不是以后见不着面了,你们有点师兄师姐的气势成不?”


顾惜朝突然把龙从怀里放在凳子上,然后站起身来拿起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对着大家正色道:“惜朝无父无母,养母早逝,幸得师父带弟子上山,传授一身技艺。这些年来师兄师姐们对惜朝的好,没齿难忘。此番下山一是为了给鱼池子壮声势,二是为了圆亡母和我自己的一个心愿,也望师兄师姐师父不要对惜朝有所怨怼,人生匆匆,总有事情是必须要做的,但我顾惜朝既是从鱼池子出来,是永是鱼池子的弟子,你们也永远是我的亲人。”


说完一饮而尽。


英绿荷侧着脸眼眶红红地看着顾惜朝喝完一杯酒,颀长的身材,已经比她要高多了。英俊不凡的侧脸在烛光下被勾勒出柔和的线条,她的小师弟长大了,已经是个翩翩少年郎,不是那个看着他们满眼都是防备的小孩子了。


九幽欣慰地笑了笑,因为他常年不可摘下面具,所以大家也只能看到他的眼睛弯了弯,随着九幽也把杯子举起,桌子上的其他人也一同举起了杯子。


“祝小师弟一路顺风。”


顾惜朝笑着给大家布菜,龙涉虚端起顾惜朝给他盛的鱼汤无不感慨地说道:“好好好,也真是值了。”


英绿荷嗤了一声,说你也就那点出息。


泡泡插嘴说也不知道是谁在早上小顾说帮她画个眉毛的时候都快把脸哭花了。


英绿荷伸手就要去打他。


顾惜朝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一转头看到他的龙的眼睛里满满都盛着笑意,一双大眼睛熠熠生辉,顾惜朝敲了一下它的脑袋,龙身手矫健地跳下凳子,往门外跑去,英绿荷问它这是怎么了,顾惜朝说没事儿它吃饱了吧。


阿悲和大铁也不说话,就看着大家嘿嘿的笑,九幽拍着桌子说别闹了别闹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去放炮吧。


一伙人从屋子里出来,玉池山上还是一派春色,九幽从屋子里拎出一串鞭炮递给顾惜朝说:“来,今年你放。”


顾惜朝应了一声,把鞭炮挂到院子里说树上,说一声大家捂好耳朵,然后鞭炮就噼里啪啦地炸开了。鞭炮要炸开之前龙涉虚作怪挠泡泡痒痒,泡泡一激灵把手放下来了,龙涉虚迅速把耳朵捂上,结果就听到泡泡大叫:“龙老大你这个王八蛋!”院子里的人笑成一团。


龙盘在屋顶上看着院子里其乐融融的场面开心地打个一个滚,它看到树下捂着耳朵躲避鞭炮的紫衣少年毫无防备地开怀笑着,觉得自己内心有些埋藏了很久的东西又要翻腾出来了。从一个小小的孩童,长成一个一表人才器宇不凡的少年,面容褪去了稚嫩,轮廓变得深刻鲜明,眉宇间依然是一种他特有的桀骜不驯,只是少了冷意和决绝,多了恬然和柔和。他的顾惜朝,看起来真的很幸福。真好。


龙感觉喜悦和满足之情快要把自己淹没了,长长的鞭炮还在乱炸,它躺在屋顶上仰天长啸了一声,痛快。


九幽隐隐约约听到有龙啸声,而且这种浑厚悠长的声音还不是属于小龙的,于是皱着眉头拉着英绿荷问:“你今天没给潭里那几个老家伙喂东西?”


英绿荷听不见他说什么:“你大声点。”


“我!说!你!给!龙!喂!东!西!了!吗!”


英绿荷一下蹦三丈远:“你要吓死我啊,喂了喂了!”


九幽又竖起耳朵去听,结果出了鞭炮声再没有其他的了。


奇了怪了,不太像潭里那几只啊。


好在九幽也不是个纠结的人,鞭炮放完了就招呼大家一起进屋继续吃饭去了,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就当是那几条龙的亲戚来走亲戚了吧,过年嘛,不想那么多,乐呵就行。


 


年过完了没几天顾惜朝就要准备下山去赶四宗的五年一会了,鱼池子位置也算偏远,本身也不是修仙的门派,御剑乘风之类的没练过,只能靠马啊车啊或者龙啊代步了。鱼池子里的龙最近销量还行,潭底的几个老家伙又雷打不动在偷懒,九幽过段时间去挑新龙苗还得带上两条去帮他看质量,好像是没有多余的龙给顾惜朝。


但是九幽坚持顾惜朝必须用神兽代步,废话么,你代表的可是我门的脸面,骑马走路去算怎么回事,你等一会我给你搞一条出来你明天用。


顾惜朝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师父其实我自己有龙。


九幽一把抓过趴在顾惜朝膝盖上睡觉的大黄拎着说:“你说你这头一尺多长的黄金猪?”


顾惜朝抽搐着嘴角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大黄在九幽手里扭来扭去挣扎着,顾惜朝看它表情一脸嫌弃,就连忙把它捞了回来,按在腿上让它安静。
  “其实大黄也有很多过人……过龙之处。”


顾惜朝也不傻,他虽然不知道他的龙为何长得没有那么传统,但是他的龙肯定不是普通的甚至先天不足的龙,因为他发现潭里的大龙小龙都有些惧怕这家伙。大黄在自己面前撒娇打滚的好像没什么特别,但是在他喂东西的和其他人喂东西的时候,那些龙都有意无意地让它先吃。


顾惜朝还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但是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他这次下山准备也把大黄带着,让它也跟自己一起历练历练,常听说有龙历劫之后脱胎换骨的故事,说不定他的龙就是个苗子。


九幽还是觉得不妥:“你从小把它养大……不对,你从小把它养胖,你们俩有感情我能理解,但是你遇到其他宗的下场比试的时候你还能把这玩意亮出去吗?为师交给你的神哭小斧你练得好我也知道,但是神兽带着吧是为了增强自身实力的,不是为了撒娇打滚拖后腿的……哎呦!这小畜生居然敢跑过来挠我!”


顾惜朝不动声色地抓着龙的尾巴把它从九幽旁边拖回来。


“师父我……”


“你别说了,你要非要坚持我也没办法,但是我给你的东西你得拿好了,到时候如果这龙真的丢人了你至少有个可以用的。”


九幽把一个半尺左右的盒子交给顾惜朝,说:“这里面的东西会长大,盒子也会随着它长大,盒子材质特殊,总之只要放在里面就不会摔坏,你就不用管它了。我算了一下,等到你正式该用的时候差不多也就长出来了。”


顾惜朝觉得不好再推辞了,也就收下了,对九幽道了声谢就准备回房。


“咳咳,惜朝。”


顾惜朝转头。


“要是外面有什么人欺负你,你打不过了,鱼池子老方法传消息给我们,知道吗。当然我相信你是不会这么弱的。”


顾惜朝笑了笑:“谢谢师父。”


“还有,状元考不上也没关系,在咱们山上饿不死你。”


“嗯,师父别担心。”


 


那天顾惜朝正式下山,换上了英绿荷给他做了好几年的新衣服,黄色内里,青色长衫,还有一个斜跨着的黄色绒布小包,里面可以放小斧和一些薄的书籍以及伤药。头上别的是他几个师兄在用山上订好的百年常青的树枝做成的弯月木簪。背上背着一个包裹,里面放着干粮银两和九幽给的盒子。


最后怀里还抱着一只金黄色的体型略圆的小龙。


顾惜朝的过肩的卷发随风飞扬,转身对他们挥手作别。


英绿荷拽着九幽的袖子嗷嗷嗷叫个不停:“小师弟这模样简直太勾人了太勾人了!”


九幽深沉地说:“要是那只黄金猪能好看一点这画面就更漂亮了。”


听了九幽的话,英绿荷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黏上了顾惜朝怀里的龙。


龙好像也感觉到她在看它,冲她悄悄地挥了挥爪子,然后银光一现。


英绿荷惊讶地长大了嘴巴:“它它它它它它它……”


九幽他们还在挥手,顾惜朝此时正转过山角,再也看不见。


九幽皱眉问英绿荷:“你干嘛呢。”


英绿荷好像好不容易才平复下心情:“师父!惜朝的龙变成白色的了!”


九幽还没说话龙涉虚先凑上来了问:“英子你发烧了吧,不然就是太伤心了。怎么可能是白色的呢,黄色的我们都看了多少年了。”


“就是就是。”泡泡接话:“再说了,是什么颜色也不能是白色的,白色的那能是我们养的吗,你这眼花得也太不靠谱了。”


九幽摸了摸英绿荷的脑袋:“真可怜,伤心傻了。”


英绿荷被他们说的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大概我真的是眼花了。


九幽望着顾惜朝远去的方向感慨到:“下了山的徒弟泼出去的水啊,留不住留不住。”


 


顾惜朝走了一段路,觉得有些累,毕竟抱着个龙,他想了想,还是把龙放了下来,那金黄色的龙还在睡,他拍了一下它的脑袋说:“别睡了,起来自己爬,抱不动你了。”


龙睁开眼睛蹭了蹭他的手,然后慢吞吞地爬了起来。


顾惜朝满头黑线:“你不觉得隔壁池子里那头百年乌龟都比你爬得快吗?”


龙还在慢悠悠地爬,顾惜朝无奈地看了看它,突然想起来九幽给自己的盒子自己还没打开看过,于是就坐下来歇息一下顺便看看盒子里的东西。


盒子打开发现里面是个蛋。


上面有些尖底下滚圆的一个蛋,泛着淡淡的水蓝色,这蛋还不算小。顾惜朝敲了敲,里面没啥动静,不知道孵出来会是个什么东西。端详了一会顾惜朝把蛋又塞回了盒子里,放进背包准备继续赶路,结果一抬头,好嘛,那家伙爬到悬崖边儿去了。


顾惜朝连忙收拾东西起来,追过去喊:“你往哪儿跑呢,给我停下来。”


龙也没想那么多,它也就是想去看看云罢了,谁知道在顾惜朝心里它就是个不会飞的爬行动物,心里可紧张它会一不小心掉下去,结果龙停下来了,顾惜朝大包小包的一下没刹住闸被石子绊了一下。


这一下可不是小事,人直接就往悬崖边倒过去了。


龙吓得半死,上去一口咬住顾惜朝的衣服把他往回拽,顾惜朝这一跌并没有跌出悬崖,但是他的包裹被甩出去了。于是一人一龙就眼睁睁看着包裹“咻”得一声掉下悬崖,在云海中消失了。


顾惜朝面色铁青站起身来狠狠瞪了龙一眼。


龙装作四处看风景。


这下好了,钱没了,盒子没有,干粮也没了,虽说也没跑多远,但是现在回去要钱也太丢人了。顾惜朝摸摸小布兜,里面还有英绿荷塞给他的一些碎银子当零花的,现在只有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顾惜朝长叹一口气,点儿背啊!


 


说到那装着蛋的盒子,落进了一家院子。


院子里有一群主人养的母鸡,母鸡在下蛋,咯咯哒下了一个两个三个。


盒子落进鸡窝,那个蛋从盒子里咕噜噜滚了出来,滚进了鸡蛋里。


不久主人钓鱼回来解下斗笠,把竹篓放进屋子里,抓了把米去喂鸡,顺便捡今天的鸡蛋。


他的手伸进鸡窝,把鸡蛋捡进竹筐里,一个两个三个,哎?这个鸡蛋怎么这么大?


主人一头雾水地抱出那个半尺多长的蛋,他看了看蛋,又看了看母鸡。


母鸡无辜地咯咯哒了一声。


他把蛋也放进竹筐,然后摸了一把母鸡说,真是辛苦你了……说完往鸡群的饭碗里加了一把米。


在他背后,竹筐里的蛋动了动,又动了动。



评论(1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