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现代】段子,短

(一)
戚少商大晚上一高兴就拉着七个兄弟和卷哥一起去后海的酒吧庆祝这次任务完成。
晚上十点,酒吧一条街灯火通明家家满座,一行人吹着闹着直奔大槐树底下的旗亭酒肆。进了门儿戚少商就领着人往二楼露天阳台的小亭子,还没上楼梯呢就被人拦下来了。
戚少商眉毛一挑就听那位新来的服务员公式化地通知他:“不好意思先生,楼上座位不开放。”
声音很有质感,珠落玉盘,好听。抬头看看脸,嘿,高老板这品味够不错的。
雷卷一看顾惜朝那架势那长相那说话的语气就知道戚少商又得往坑里跳,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上去推了戚少商一把:“戚老大还能不能搞定了?”
戚少商无奈地笑:“卷哥你就别拿我开涮了。”
那边儿阮明正凑上前来对皱着眉头的顾惜朝说:“他算你们老板的合伙人儿,上面不开放就是给他留的。”
顾惜朝这才知道扰了老板的性质,但还是心气儿高,心里也是把眼前这浓眉大眼的酒窝男鞭挞了一遍才强行说服自己低眉顺眼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楼上请。”
戚少商乐呵呵地说了句没事儿,给我们来两扎送上去,就也没怎么当回事。
入了场一群人海侃了一会顾惜朝上来送下酒菜,俊俏的眉眼耳边微卷的头发在七彩轮换的灯光底下生着几分旖旎,戚少商上前搭把手接过酒菜。
顾惜朝下了楼,雷卷又是一口烟圈:“你是不是审美一直这款没变过?”
戚少商一口闷了一杯酒:“卷哥你就放过我吧,这话再传到红泪耳朵里去我看我俩是别想和好了。人家好好一小伙子,你以为我禽兽啊。”
阮明正倒是点头表示同意:“那可说不准。反正红泪姐对你也就是甩不甩的边缘了,这次再吹,就你这风评儿,在这片儿也就只能换个性向了。”
戚少商笑着打了她一下:“我什么风评啊。你们看着,我今晚就把你们嫂子给哄回来。”

息红泪住在后海边儿一胡同里,戚少商掐好了时间躲巷子里面儿,息红泪快到了息红玉就会给他发短信,等人来了他就一下子窜出去拉到屋檐红灯笼底下按在墙上先吻再说,以前跟息红泪吵架就用这招,简单粗暴,相当有效。
息红玉的短信到了,戚少商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接着豹一样窜出去逮人就按墙上亲了上去。
嘴唇冰凉,眼神错愕。
下一秒一阵剧痛传来,顾惜朝一口咬住戚少商的舌头然后双手勒住他的脖子膝盖往他肚子上一顶,戚少商被咬了一下子叫都叫不出来了只有下意识去挡气势汹汹的膝盖,结果顾惜朝又是一记重拳生生把戚少商打到牙齿松动就差没飙血了。
戚少商同学二十五年的人生里第一次强吻一个男人,经验真是相当珍贵。
顾惜朝同学二十一年的人生里第一次被人强吻,对方还是个男人。
随后滴滴滴短信音,戚少商艰难地打开:姐夫,我姐临时要去逛一下小吃,你别等了。
戚少商扶着门欲哭无泪,耳边回想顾惜朝临走时留给他的一句话:“无耻。”


(三)
雷卷曾经断言,戚少商早晚得栽一大跟头,就因着他那审美。
后来戚少商被息红泪甩了,被顾惜朝骗了,阮明正认真地对雷卷说,卷哥你也给我算算命呗。
道上人都觉得戚少商就是真是头狮子,经过顾惜朝这么一折腾也爬不起来了,谁知道人家就是这么顽强,但凡有一口气都能活过来还生龙活虎的。
然后大家又觉得,他不死那顾惜朝肯定没活路了。谁知道曾经扬言要剁了顾惜朝一条胳膊的戚少商把刀都架人胳膊上了最后连个深点的血痕都没压出来。据说在场的“七大护法”都看不下去了,一边给戚少商制造台阶下一边低声对顾惜朝说嫂子你先走吧。
顾惜朝怒了,你们他妈喊谁嫂子!
后来顾惜朝在大门口被人打了,那么粗的铁棍子直接就抡腿上了,咔嚓一声。
戚少商赶到之后把那几个人揍得爹妈都不认识:“我他妈都没舍得动他你们哪根葱?!”一遍儿还在那儿喊:“打电话叫救护车!”
顾惜朝脸上毫无血色一只手抱着腿快要休克,一只手拼死命拉着勾青峰说:“快带他走,不然警察就来了!”
哇,好热闹,之后两个月戚大当家驻扎医院专注削苹果,两个月之后已然练就一身不断皮的绝技。
顾惜朝躺在床上生无可恋:“我不想再看见苹果了,想吃芒果。”
戚少商把苹果塞他嘴里:“明天再买。”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