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架空】养龙 第五章

 我的妈呀我搂不住剧情了救命


第五章 传闻中的龙大十八变

顾惜朝丢了包裹身上轻松不少,然而闯了祸的龙也没敢再要求顾惜朝抱着,只默默地跟在顾惜朝身后一路小跑。

你跑的很卖力我懂,但是……

顾惜朝猛地停下脚步,刹不住闸的小龙果不其然地撞到了顾惜朝腿上,顾惜朝用内力稳了稳才没被他撞倒。龙抬起头大眼睛冲着顾惜朝眨了眨,满是疑惑,顾惜朝弯下腰抱起它:“你身为一条龙,你不飞,你跑个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带了只壁虎出来。”

龙微微地摆了摆尾巴,我这模样好歹也是条黄金蛇啊,跟壁虎那是妥妥不像的,但是壁虎左右好过九幽说的黄金猪。

顾惜朝看手里的家伙毫无身为龙的自觉,不由怒从心中起,把它用力往空中衣抛。

咻~
  顾惜朝在底下双手握着拳头举在胸口一脸期待,飞啊大黄。

龙郁闷了,在半空中四只爪子瞎扑棱了一下接着来了个标准的自由落体。

然后顾惜朝就感受到一坨龙准确砸到了他的身上,那一瞬间顾惜朝几乎是崩溃的。

二月初寒冷的天气都没有他内心里的狂风暴雪来得凶残,他呈大字型躺在玉池山脚一半是雪一半是青草的地上,胸口趴着一只懒洋洋的龙,眼睛快要湿润。他顾惜朝这是下山未半而丧失信念。

龙蹭了蹭他的胸口,然后转个身来看他,还往前爬了两步。

这是怎么了,小顾你眼睛怎么红了,谁欺负你了我去帮你揍回来。龙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愤怒。

顾惜朝默默地拎开胸口上的龙放在地上然后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好了认命了,做人嘛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不会飞好歹会跑会吃会睡嘛,看这圆圆的多健康。

往地上瞅了一眼……

“继续跟着跑吧,减肥。”

 

一人一龙一天的路程终于赶到了有西边交通枢纽之称的旗亭酒肆地界。旗亭酒肆是青田镇这边儿最大的客栈,而且地处交通要道,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如果不提前跟这里酒肆的老板高鸡血预定客房,那基本都是要睡柴房和后堂的料。不过九幽跟高鸡血关系一向很好,鱼池子的人来这里也算有特权,九幽前段时间就跟高鸡血打了招呼说他小徒弟会来住客栈,帮忙多照顾点。

但是那时候九幽绝对没说他小徒弟浑身上下就那么十两碎银子。

尖嘴猴腮一对大龅牙的高鸡血顶着个大帽子拨着算盘一脸怀疑地再三盘问顾惜朝:“你叫顾惜朝?师从九幽?来自鱼池子?”

顾惜朝被他盯得一脸窘迫,点了点头又点了点头。

“你们鱼池子前些天还做成了一单大生意,九幽就给你这么点银子?”高鸡血颠了颠手里的碎银子,腹诽到合着这九幽比我还抠啊。

顾惜朝想说不是,是因为意外全丢了,但是又觉得跟高鸡血这个外人解释没什么意思,如果他再多管闲事通知九幽了,那回去不得被师兄师姐笑话死。于是就一昂头:“废什么话,给我一间屋子不就行了。”

“哟,你还挺横。我这么给你说吧,你师父每次来住的房间最低那一晚上就得五十几两,本店最便宜的房间就凭你这十两银子也就能买个三分之二,不过看在你是他徒弟的份儿上,我就不在乎这点零头了。抱着你这只蛇还是猪还是壁虎的上去吧,左起第二间。哟呵你看看养的这货还瞪我。”

住一个晚上就把盘缠全部用完了?

那以后怎么办?

那边高鸡血已经嘀嘀咕咕地把银子收起来了,他要是再反悔那丢的可就是鱼池子的面子了,顾惜朝一咬牙,抱着大黄就上了二楼,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明天上街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挣些盘缠。

高鸡血把算盘往桌子上一放,捻着胡子说有趣真有趣,九幽什么时候开始养这款神兽了,看着挺好玩的,有机会去买一只来养养,金黄金黄的放在门口说不定能招财。

 

左起第二间屋子确实不怎么大,里面摆设也很简单,一张床中间一个桌子两个凳子,床也不大,睡一个人刚好。顾惜朝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感觉还可以,打开窗户发现明月高悬,映着地上洁白的雪,天地白茫茫的一片。

玉池山上是四季如春,偶尔他们无聊了,英绿荷会拉着他们在冬天的时候下山去打个雪仗什么的,想到这里,顾惜朝觉得自己有些思念山上那些人了,第一次独自离开他们闯荡江湖,但是出师不利,明天的饭钱房费都还是问题。对着月光小顾公子悠悠地叹出一口气。

大黄在地上转悠了两圈,然后咬住了顾惜朝的裤脚,拽了拽。

顾惜朝顺着它的动作看了过去,立刻明白了它是想让自己把桌子移到窗口好爬上去看窗外的景色。

顾惜朝把桌子推到窗边然后把它抱上去,叮嘱道:“这里冷,你就在这里看一会就行了,我看了看那床有点小,我待会问小二要壶热水,回来后就把窗户关上,然后我把枕头给你,你自己睡桌子吧,我睡床。”

龙眨了两下眼睛。

顾惜朝拍拍它的脑袋,然后转身出去找小二了。

目送顾惜朝出去,门吱嘎一声关上,龙转过头来看月亮。

多大的月亮啊,好看,在玉池山被那个老王八蛋设的结界就看不到这么大的月亮,沐浴不到这么净的月光。寒风从窗口吹进来,龙眯着眼睛感受着,它浑身散发出恍若月色的银辉,整个身体笼罩在一片淡淡的白色烟雾之中。

顾惜朝推开门的时候差点一个手抖摔了据高鸡血自己说价值百两的精品茶具,他放在窗口的桌子上大黄不见了,出现了一条跟大黄差不多长但是毫不臃肿,每片鳞片都泛着玉一般的光泽的银白色小龙,周身围绕着烟云,灵气十足,但是……这什么情况?!

顾惜朝唰得一下幻出了小斧对准那个不速之客:“大黄呢!”

那条白龙听到他的声音开心地扭过头。

顾惜朝发现这只龙跟他的大黄有个地方很像,都是缺了一只角,不过大黄的角长得不怎么好看,缺了的那只角像个鼓包,不长也不消,而这只,即使只有一只角,却依然显得俊朗不凡。顾惜朝的心思瞬间转了九曲十八弯,他想起九幽很早之前曾经教导过他,这世界上龙有温和有凶残,但是只要有心驯养,都是有机会的,可唯独不可对白色的龙对歪念头。

因为白色的龙不是兽,是神。

可是管它是个什么东西,顾惜朝一咬牙:“敢问阁下,我的金黄色小龙您有没有见过?”

白龙歪着脑袋,往顾惜朝的方向爬了两步。

顾惜朝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眼神里满是防备和疑惑。

白龙闭起了眼睛,它周身的烟云陡然弥漫了整个房间,顾惜朝大吃一惊,手里一握,神哭小斧旋转起来将他周围的烟云吹散,他眯着眼睛往前走了两步,却从逐渐消散的烟云中看到了一个身影。

那人同他差不多高,一袭白衣,身材修长,脖子上系着个黑色的围巾,十八九岁的模样,童花头,眼睛大大的,正在冲他笑,呵,两个酒窝。

顾惜朝也笑了笑,那人以为他卸下了防备,正在再往前,谁知顾惜朝眼神突然一变,手往下一摆,神哭小斧飞速地就冲了过去,目标就是童花头的脑门。

白衣少年连忙躲避,小斧紧追不放,顾惜朝看着这一人一斧缠斗不修,又是一握拳,小斧直把那人逼到了墙角。

“说,你到底是谁,大黄呢!”

白衣少年咳了两声:“许久不说话了……其实大黄这个名字,不算好听,我是有自己名字的。”

顾惜朝皱起了眉头:“你在说什么。”

少年打了一个响指,然后气势汹汹的小斧一下子就乖乖地落到了少年手上,他拿着小斧走到顾惜朝面前:“来,收好。”

顾惜朝伸手去接斧头的时候已经在计算逃跑的七十二种方法了,师姐说过,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打不过我们可以跑,不要逞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自己跟对面这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货段位差了不是一点两点,现在必须以静制动,择机跑路。

“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窗户不错,可以翻,但是这个人挡在窗户前面,有风险。

“我其实很早就想跟你说了,大黄这个名字太难听了。我的名字其实叫戚少商。”

但是如果从门走的话又有点……等等……

“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了!”顾惜朝揪住那人的围巾:“大黄是什么情况,你是想告诉我我就离开接壶水的时间我的龙就成精了吗?”

那人按住顾惜朝的肩膀:“惜朝你冷静一下,其实我并不是个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精这种跟我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当然如果你开心的话继续叫大黄我也并不介意,毕竟那就是个名字罢了,我……”

“你以前不是黄的吗?!”

“那是随便幻的一个型罢了,如果你喜欢红的,我也可以变,不然蓝的,黑的,我都……”

“闭嘴。我受够了,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居心,但你滚吧,养不起你了。”

顾惜朝松开戚少商的围巾,脸上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他现在心里很乱,大黄突然就变成了一个人,说好的廉价小黄龙突然就变成了传说里的不知道什么怪物。自己养了这么久的大黄原来自己一点都不了解,合着自己一直被一条龙牵着鼻子走。

顾惜朝一生气一不知所措就会把自己蒙被里冷静一下,这里果然又上床把自己裹到了被里。

戚少商转头看看床上的顾惜朝,先走过去把窗户关上,然后把门关上,最后把顾惜朝从被里刨出来,把他头上的簪子拔下来放到床头,问他:“冷吗?”

顾惜朝懒得理他,躺下继续睡,还顺便踹了戚少商一脚,把头埋在枕头里怀念他圆滚滚的猪。

戚少商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后伸手捏了个诀,屋子里的温度慢悠悠地就上去了,戚少商感受了一下,嗯舒服多了。然后变回黄色小肥龙,往顾惜朝的被窝里钻,顾惜朝揪着他的尾巴给扔下床,他又爬了进去,再扔,再爬,最后顾惜朝掐着龙的脖子:“睡地板去,还有,不要再变成黄的骗我了!”

戚少商很听话,瞬间变回了人形,人长得很好看,姿势摆得也很好看,顾惜朝的脸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气的,总归是红了:“我没让你变成人!”

戚少商认真地说“不成,体力不够了,变不回去。”

顾惜朝心说呸你当我傻吗,人家体力不够都是显原形,就你体力不够显人形啊,于是继续坚持:“你睡地板去。”

戚少商摇头:“要说一张床也是咱俩睡的,现在怎么就不行了。两个大男人你介意什么,凑合一下就是了。”

呸,你以前有那么大一只吗。

戚少商看顾惜朝还想闹腾,就一把扯过他的被滚到了床的内侧说:“凑合挤一下地板太硬我太累你太冷,三全其美。”

顾公子反抗无效,最后在满腔怒火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顾惜朝迷迷糊糊地起来就看见戚少商站在窗前远眺。顾惜朝爬起来揉了揉太阳穴,本来以为挤在一张床上会很艰难,没想到也没什么不适应,不知道这条龙用了什么法子。

看顾惜朝醒过来了,戚少商兴致勃勃地拉他到窗口说:“你快看,今天有庙会,热闹。”

顾惜朝没戚少商那兴致起来还看庙会,他只看到了自己一晚上的房费哗哗哗地就溜走了,而且现在又多了这么大一只戚少商,两个人总不能一直挤在一间屋子里睡,现在连饭钱都没有了,想到这里恨不得用眼刀凌迟了罪魁祸首。

“戚少商戚公子我觉得你有必要好好地跟我解释一下,你这么大一尊佛为什么要躲在鱼池子那种小地方还骗了我这么久,并直接害我丢失了此行的几乎所有盘缠和一个我师父送给我的宝贝呢?”

顾惜朝坐在凳子上等待解释。

戚少商挠挠头:“惜朝,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你可以长话短说。”

“短了容易说不清楚……”

“那就挑重点说。”

“其实所有都是重点……”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

“那时候身体出了点问题暂时在鱼池子休养多亏你当时救了我于是就想报答你,这么多年一直都在逐渐恢复直到昨天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九寰月圆我才真的恢复过来,就显出了真身。”

戚少商眨着大眼睛,诚恳得不行。

“真的?”顾惜朝有些怀疑。

“真的!”也就隐瞒了一些不大不小无伤大雅的而已。

“罢了,真真假假现在对我来说也没意义。我刚才看街上人很多,想起来以前师姐带我们下山的时候青田镇上有人卖艺挣盘缠,我刚才想了想不如就卖艺吧。”顾惜朝摆了摆手。

戚少商皱了眉头:“卖艺?”

顾惜朝点点头:“我觉得不失为一个好主意。高鸡血的厨房里有一些苹果,他说我可以吃,我觉得不如把苹果拿回来,表演小斧扎苹果。”顾惜朝说出自己想法的时候神采飞扬。

“你很想卖艺?”

“我觉得可以一试。”

好吧如果你想这么办那就这么办吧的,但是要盘缠的话,为什么一定要卖艺呢,其实要钱的话我就可以……

戚少商的小困惑没有说出来,因为顾惜朝现在看起来比较开心,如果顾惜朝开心的话那就卖艺好咯。

上午人流比较多的时候,顾惜朝把头发又束了束,拎着几个苹果带着戚少商就上街卖艺去了,下楼的时候戚少商一直盯着顾惜朝笑,顾惜朝问你笑什么,戚少商说你这个发型我还以为下了山就看不见了呢,你那身紫色的衣服也挺好看的,为什么没带下来。

顾惜朝幽幽地说其实也被我塞包裹里了,拜你所赐,找不回来了。

戚少商自觉理亏,不再说话了。

 

高鸡血拎着两壶酒看着并肩出去的两个人一阵疑惑,唉昨天不就一个人吗,大半夜难不成猪还能变成活人?奇怪奇怪。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