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现代】关于谈一场悠长悠长的恋爱

【戚顾现代·OOC·傻白没有甜·而且TBC】




提问:当你有了一个男朋友

被采访者顾惜朝


 


【顾惜朝:那其实是很让人抓狂的一件事情。】

顾惜朝和戚少商相识在高一开学典礼,他在台下打瞌睡,戚少商在台上演讲。那时候没有人觉得他会是个好学生,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快的就是大家的嘴,极其关注学生整体质量的班主任傅宗书毫不费力地得知了他的家庭状况,丧父,母亲有涉黄前科。更重要的是顾惜朝的分数是擦着录取线进的这个重点中学,没什么潜力。
但其实没人知道他在考最后一门的时候不到三十分钟就交了卷子,大半个卷子没写。
戚少商不一样,接近满分进校的奇葩,父母是常年在实验室进行科学研究的知名学者,跟第一中学的优秀班主任诸葛正我是故交。
16岁的戚少商作为学生代表慷慨激昂地扯淡,少年人清亮又不乏沉稳的声音和英俊又阳光的面容让他一下子成为N市第一中学的风云人物,无数女生在台下被他脸上那对深深的酒窝和大大的眼睛折服,互相拉拉扯扯着小声议论着好帅啊。
而年方15岁帮着家里忙活了一晚上的顾惜朝正坐在观众席自班的方阵里昏昏欲睡,耳中只零星地听见有人像苍蝇一样讲个不停,烦。

【顾惜朝手指交握在一起:他一直觉得我是从开学那天就认识他了,其实完全不是。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正被班主任训话,我当时只想把他的眼睛挖下来。】

N市一中高一分班除了1班以外,其他班级都是随机分配,而1班是高分班,进去的个个是骄子。但是其他班级是平行班,作为平行班,就必须付出很大的努力去竞争排名,高一这一年的学习将决定你们以后的分科选择和是否有机会进入重点班。
6班的班主任傅宗书推着眼镜喋喋不休地说着,顾惜朝觉得他聒噪得不行。趴在桌子上蹭蹭了胳膊,换了一边继续睡。
没睡成,傅老走下来沉着脸敲了敲他的桌子,你给我出来。

戚少商抱着一打卷子路过6班,看见6班的班主任正唾沫飞溅地教训一个被他称为“顾惜朝”的学生,那个人穿着和自己一样蓝白相间的校服,上衣没有拉拉链,露出里面白色的T恤,微微低着头,有些卷曲的头发翘起了一撮。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表情是全无悔改,多的是不耐烦。
感觉到戚少商的目光,顾惜朝抬眼瞪了他一下。
阳光斜落在顾惜朝的侧脸上,他浓密的眉毛上。有些稚气的精致的眉眼带上了点点杀气,戚少商被他瞪笑了,他突然觉得这个人特别像个炸了毛的猫,用有着软绵绵的肉垫的爪子在他的心头挠了一下。
他抱着作业的手紧了紧,收回目光,凑到傅宗书面前说了一句傅老师好。酒窝是一定要露的。
傅宗书“忙”中抽空回了一句戚少商卷子分两份,一份你们班一份我们班,待会送我们班去。
戚少商哦了一声,然后又看了顾惜朝一眼才离开。
傅老严厉地斥责了他在班会上睡觉的行为,并警告他,作为压着分数线进来的学生,在这个重点中学里如果不努力态度不端正,那肯定会被刷下去的,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
顾惜朝不甚在意班主任说了什么,他只注意到了路过的“戚少商”看到了他狼狈的模样,不仅如此还笑出了两个酒窝。
戚少商,你真烦。

【顾惜朝摊开了手:后来学校里举办篮球赛,我就想去看看他怎么出丑以解心头之恨,不过那次倒是对他有点新的认识。】

高一上学期篮球赛,往届1班常年垫底,通常在第一局就会被拿下,然而今年戚少商带着一队同学一路过关斩将杀进了四强。
顾惜朝拎着晚饭杂粮煎饼回教室上晚自习时听到操场那边喊声震天,女生们蹦着跳着说七号加油,他算了一下时间还有一些空闲就逛了过去。
6班止步于八强,本届一共九个班,顾惜朝以不会打篮球为由拒绝参加。
他在操场旁咬着煎饼果子喀嚓一声的时候戚少商正好一个三分球进筐。他旁边的女生啊得就尖叫了起来,吓得他一个趔趄。
戚少商意气风发地跟队友击掌,一回头正看见顾惜朝啃着煎饼果子艰难地稳定身体,夕阳的余晖打在他的身上,闪闪发光。
是不是每次看见的顾惜朝都会发光啊。戚少商想。
篮球比赛1班创造历史拿了冠军,诸葛正我骄傲地拎着奖状在办公室里转圈,说着看看看看,以前略商那体育特长学习不行,这少商真争气啊。看前来送作业的戚少商的眼神比亲儿子还亲。
同一个办公室里与他一桌之隔的顾惜朝在跟黄老师解释为什么英语作业没写完。
戚少商嘴上应和着诸葛正我的话,眼神却一个劲儿往隔壁瞟,零星听到什么帮工,下班之类的话,还想听更多就被诸葛正我打发出去发批改好的作业了。

顾惜朝其实不是特别想把家里的事都翻出来说,但是黄金鳞这个老师软硬不吃,一直用“你不要拿忘了带这种理由搪塞我,不解释清楚以后不要来上我的课”去对付他,他无奈只能把家境差放学后会帮母亲看店送外卖说出来。
黄金鳞听了这些倒也没再为难他,但也说了学习最重要,如果再有下次不轻饶。
顾惜朝抿着唇出了门,刚想上楼就被人一把拽住了手腕。他心里有气正没地方撒,就猛得一甩手怒道你谁你。
好在戚少商也算个运动健将,虽说顾惜朝力气不小但他也没太丢人,被顾惜朝这一甩往后退了几步,左右算站稳了脚。
戚少商看着怒气冲天眼眶有些微红的顾惜朝,不知道为什么心一下子就软下来了,戚少商心里给自己又做了一次工作,然后伸手说道,你好,我叫戚少商。
顾惜朝当时觉得这人多半有神经病,他冷笑一声,心说全校几个不知道你是戚少商。
戚少商看他这么笑一时也摸不着头脑,就接着说,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想问你能不能交个朋友。我注意到你放学骑车的路线跟我其实差不多,放学可以一起走的。
顾惜朝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说你不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想发挥你道德标兵的优良品质帮助困难同学吧。
戚少商被他逗乐了,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还得评感动中国呢,我见着你好几次了,就是挺想认识你的。那你要是没什么问题,我放学等你一起回家。
说完直接就回班了。
顾惜朝整个过程都莫名奇妙。搭讪?然后一起回家?他谁啊。

放了学顾惜朝去推车子,没想到的是戚少商还真把把车子停在他们班旁边,在斜靠在车子上全神贯注地翻着一本小册子。
顾惜朝也没理他,推了车子就要走,都到了停车处出口了,戚少商才把眼睛从书上挪开,去看一眼顾惜朝存车的地方,谁知道一看车已经没了,这才把书塞进书包里骑上车去追。

【顾惜朝:他这个人一向是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加上长相性格都挺吃得开,所以就很自信,他想认识一个人,那就特别直白地去说,当时就是他主动找我的。我那时家里状况不太好,也没时间跟同学一起娱乐,所以朋友也比较少,他挺难得的。戚少商过的就是正常高中生的生活,而且因为他也比较聪明,所以可能更闲一点,有时间跟我耗呗。】

顾惜朝不太喜欢别人去他家里,因为讨厌那种同情的眼神。他最不需要的就是怜悯。母亲弄了个移动的小吃摊,他平时放了学就去照料着,顺便送一些附近老主顾的外卖单。
戚少商知道这事,所以每次跟他都在离他家一个路口时就主动跟他道别。
顾惜朝那时不知道他是无意还是有心,只是模糊中觉得对戚少商好感多了一些。
戚少商特别会挑话题,跟顾惜朝一起回家都能天南海北扯一路。顾惜朝也想可能就是因为这条路太孤单,没什么同学一起回家,戚少商才来和自己做朋友的。


不过大概半年之后顾惜朝就知道了戚少商的家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个方向,而是非常靠近学校的一个小区,那时候顾惜朝问戚少商为什么这么做,戚少商说……


【顾惜朝:我想起来他说过一句话,虽然挺恶心的但是我觉得你应该用得到,有时候选一条路不是因为孤单,而是因为那条路上有你想要陪伴的那个人。我警告过他少看一些磨磨唧唧的少女文学,但是对于你这种写少女文学的应该挺合适。】


十五六的男孩儿其实交心挺简单的,特别一方还比较主动,更巧的是两个人的兴趣爱好也比较相近。聊天时戚少商才知道原来顾惜朝是会打篮球的,不仅会打而且打得还相当不错,而且比起篮球他更擅长的是网球,初中的时候他们学校附近有个网球场,他逢周六周日有空闲时间就会去帮帮忙偷偷师,因为他很有天赋做事也认真,那里的教练都挺喜欢他。顾惜朝说这话的时候一反常态,戚少商看着他神采飞扬的样子若有所思。不过


因为在学校里班级在两个不同的楼层,班与班之间直接的交流也不多,顾惜朝也是个不热衷于参加学校乱七八糟活动的主儿,所以很少有人知道戚少商和顾惜朝关系很好。很少有人不代表没有人。6班的阮明正是个爽朗又大方的妹子,她喜欢戚少商挺久了,放学的时候也恨不得能多看戚少商两眼,所以也是一早就知道戚少商经常和顾惜朝一起回家。那天下午放学收拾书包的时候,阮明正走到顾惜朝桌前,悄声对他说,你能帮我一件事儿吗?


然后顾惜朝的手里就被塞进了一个信封。一向女中豪杰真汉子的阮大小姐这次居然红了脸,你能帮我交给戚少商吗。


顾惜朝哭笑不得,只能说好的我知道了。


路上顾惜朝骑着骑着车对戚少商喊了一句你停一下,戚少商刹了车扭过头大眼睛充满了疑问,接着他就看见顾惜朝从书包里抽出一粉红色信封,然后嘴角就止不住地咧开了上扬了。


顾惜朝一抬头就看见戚少商两个大酒窝,整个脸上写满了雀跃,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特别刺眼,话里带了刺儿说,没见过情书么。


顾惜朝把情书递了过去,戚少商接了过来,刚想拆,但是马上忍住了,向顾惜朝抛去一个眼神,问,现在能看吗,还是我回去看?


你什么时候看情书关我什么事啊。顾惜朝也是莫名其妙,你想看现在就看呗。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戚少商拆开信封飞速地浏览了一遍,期间顾惜朝把周围的风景看了一个遍,然后戚少商咳了两声把信一下子塞进书包里,然后说小顾我们接着走吧。


顾惜朝难得八卦一下,就问你打算怎么办。


戚班长一脸正色地教育顾同学,我们现在正是学习的时候,不能被为这种事情分心,明天我去见一下你们班这个小阮把情书还给她。还有你身为一个先进的高中生怎么能随便帮人牵线搭桥呢,这是不对的。


顾惜朝点了点头表示说得有道理,下次我得收费,一次二十。


戚少商摇着头说,唉,学坏了学坏了。


【顾惜朝:我们学校高一高二没有月考和期中考试,只有期末考,第一学期结束吧,戚少商拿了个全年级第一。我那个时候的成绩就在中游,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没什么时间学习。当时他拿了第一挺高兴的,他一堆同学要他请吃饭,我嘲笑他跟交际花似的,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交际花油嘴滑舌的能力还是不错的,那次之后也算是我们俩第一次出去玩。】


戚少商的兄弟聚餐的时候顾惜朝没去,一来是不熟,二来也不太想凑这种热闹。戚少商也没勉强他,只叮嘱他周三的时候到约定的地方等他。


顾惜朝觉得戚少商神神叨叨的,不过这次倒是没拒绝。


到了约定时间顾惜朝去那地方等他,早到了一些时候,冬天的风嗖嗖地刮着挺冷,他穿的有点少,只能用衣服上连带着的装饰性的帽子把耳朵捂上,虽然也没什么用。他等了有十分钟吧,戚少商才姗姗来迟,骑着自行车风驰电掣地,背后还背着什么东西似的。


顾惜朝本来有点生气,他很讨厌别人没有时间观念,但是戚少商一见他在风里缩着脖子,鼻尖冻得红红的,眼神里气愤又带着点被风催出来的眼泪,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一个劲儿对不起对不起,然后把自己的耳罩摘下了卡他耳朵上。动作流畅得顾惜朝都不好意思发飙。


戚少商解释自己出门的时候家里钥匙找不到了,这才耽误了一点时间。然后指了指车说上车,我带你去那个地方。


顾惜朝不太情愿地说不是这里吗,怎么还不是。这么冷的天你瞎折腾什么的。


戚少商推搡着他催促他上车,嘴里只剩一句,唉你别问了,好地方就是好地方。对了你坐后面就拿着这个吧,说完把自己背上的东西拿下来递给顾惜朝。这给你的礼物,我考第一家里给的奖励,正好两个,你一个我一个。


顾惜朝拉开包,看见里面两个网球拍,顾惜朝抬起眼看着戚少商问,你爸妈买这拍子时得多正好才能正好到两个?而且这拍子可不便宜。


戚少商嘿嘿笑了两声,那必须呀,全校2000多人我考了第一,太便宜我还不接受呢你说对吧,咱们以后有时间就可以去打网球了。前面有个网球场,室内的,特别好,我爸妈跟那负责人熟,他俩特别支持我去锻炼。


顾惜朝横了一眼他把拍子扔回去,戚大少缺陪练?


戚少商把拍子又给他塞过去,不是缺陪练,我这是缺教练,顾老师。


【顾惜朝:我业余兴趣爱好是打网球你知道呀,戚少商就约我打网球,他一直跟我一起打的,所以他水平也不错,你以后也可以不用老约我,你可以约他打。


  英绿荷:谢谢,我并没有那个兴趣,你们打网球看水平,我打网球是为了看人。唉你这就要走了?还没说完呢。


  顾惜朝:今天不行,下次吧,我还有点事得处理。】

评论(10)
热度(52)
  1. 拂衣复惊梅一心无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