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现代】谈一场悠长悠长的恋爱 2(TBC)

全文赠霖怀


【顾惜朝: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学习开了校运动会,这是大家都比较喜闻乐见的事,因为意味着三天的时间不用上课,对于我来说就等于这三天的时间可以全身心地去帮忙家里的小吃摊。我记得你以前说过觉得我和戚少商也不是很合适对吧,他喜欢热闹,我却更偏向于单打独斗,但是其实这话也不是这么说的,两个人在一起需要的是相互的包容和理解,而不是相同。】


运动会的时候戚少商承包了没人报的两千米和跳高,顾惜朝本来就打算把时间空出来回家,所以并没有报什么项目。放学的时候戚少商要去跑圈训练,于是就告诉顾惜朝这段时间不用等他回家了。


顾惜朝心想我本来就是得回家帮忙的,难不成还真在这儿看你跑圈。


第一天第二天顾惜朝放学就回了家,第三天的时候他跟他妈妈说这段时间报了学校的跑步项目,以后得训练,所以可能得晚些回家。


第三天放了学顾惜朝抱着书包叼着面包躲在看台后面看戚少商跑步。


两千米是耐力跑,顾惜朝看着戚少商一圈一圈满头大汗的,也不知道他这么拼是为了什么,集体荣誉感?戚班长还真是为人民服务。他看戚少商跑了三圈之后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于是就掏出课本开始复习。时间就是金钱,难得从生活的窘境中解脱出来,不如补充点精神食粮也算对得起学费。


戚少商一圈一圈下来,直到天色黑到顾惜朝再也看不见书上的字的时候戚少商才终于停下来靠在看台下面的墙壁上喝水,脸上挂着点点汗珠。顾惜朝在看台上想了半天要不要去叫他,挣扎了一会还是放弃,毕竟都说过不来看他了这个面子拉不下来。


戚少商跑完步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但是这次他没有走进停车场,而且直接出了校门右拐。


顾惜朝背着书包满脑袋问号,他连忙取了车子追了出去,跟戚少商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直到戚少商拐进学校附近一个小区,进了一个院子。


顾惜朝站在小区里的路灯下扶着自行车看着戚少商家的灯亮起来,好像自己心里也有什么一起亮了起来。


运动会的第二天顾惜朝来到了学校。他们学校的操场的大门被关了起来,学生只放很少一部分进去看台坐着,平时开两个门的操场这次只开了一个入口,而且有老师看着防止大批学生涌入扰乱秩序。顾惜朝的班级被安排在靠近那个关闭入口的地方,顾惜朝目测了一下那扇铁门上的锁,有点意思,第一次觉得学校年久失修的设施还是有点优点,比如两扇铁门之间的缝隙很容易就可以……钻进去。


戚少商的今天的眼睛相当疲劳,也不知道为什么学校一定要规定运动会大家统一校服,又不是广播操大赛。现在他一不确定该来的人来了没,二来了也不知道人在哪儿,还把入口封上了。他百无聊赖地在操场中间的绿地上做着热身运动,下一个项目就是两千米了,这些天练得也不少,左右他也不是为了争什么校第一去的,重在参与,所以倒也没有多紧张。


顾惜朝站在操场最后一排大树下看戚少商左顾右盼的觉得特别逗,故意的没有过去告诉他自己来了。路过的同班同学冷呼儿和鲜于仇看着一向冷言冷语面无表情的顾惜朝脸上笑意盎然地一致打了个哆嗦。


号令枪砰得一声起点处八位选手如离弦之箭,本来戚少商是真的没什么争第一的心的,但是在他旁边跑道的穆鸠平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一直刻意压着他的速度。戚少商一开始觉得无所谓的,但是被恶意撞了两次之后心里也火了,一冲刺把穆鸠平甩后面去了。


穆鸠平体能特别好,他家里就是从事体育教育的,父母本来是想他走体育特长生的但是 他自己不愿意,非要实打实考大学,家里人扭不过他才暂时没有提这茬。所以专业性这方面戚少商肯定是比不上穆鸠平,他这一冲刺整个节奏就乱了。


顾惜朝本来坐在树底下等戚少商来的时候跟他说一声的,结果谁知道戚少商根本没看见他,风一般地掠过了。顾惜朝打招呼的手还没举起来呢又放下了,戚少商过去没一下穆鸠平也从他眼前飞过去了,他远远看着俩人一会你前一会我后的,好像明白了什么。


戚少商第二圈经过的时候顾惜朝也跟着他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说着戚少商你别管他你先把自己的节奏稳下来,戚少商听到他的声音喘着粗气转头,大眼睛里都是笑意,回了句你等着,我拿第一给你看。


顾惜朝无奈地说你拿第一给我看干嘛,你再这么跟他耗下去你撑不到最后。


戚少商冲他笑了笑,你别瞧不起我,等着。


我什么时候瞧不起你了,我这不是怕你累死在操场上。顾惜朝也是服气,陪着他跑了半圈之后干脆出去给他买水了,结果经过门口的时候看见阮明正和1班的班花息红泪一人攥着一瓶水神色紧张地往戚少商的方向看。顾惜朝想了想,心说也挺好,省钱了,就走了过去对她们俩说,你们俩站在这里他待会跑完的时候没法第一时间送到他手里,你们要往前走走。


被他这么一说,两个小姑娘都红了脸,你推我我推你的往终点去了。


最后一圈的时候其他人都被戚少商和穆鸠平甩了有一圈多的距离,顾惜朝抱着手臂心里难得的也着急了起来,戚少商的脸色都不太对了,他平时都没跑这么拼过,他周围一群男男女女的都在喊着大当家加油,他一边觉得担心一边又觉得好笑,大当家是什么称呼,整个一山大王,只会蛮干。


戚大当家冲线的时候大家一涌而上,欢呼的欢呼送水的送水递毛巾的递毛巾,顾惜朝双手插口袋里面看着戚少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艰难地摆手对大家说没事,谢谢,然后眼神却越过十几二十人准确地看到了他。顾惜朝弯了弯嘴角,然后从铁门那里出了操场。


那天运动会结束的时候,他们两个一起去停车场取了车子,然后在出门的时候顾惜朝把车子停了下来,戚少商转头问你怎么不走了,顾惜朝眼睛里满是调笑地说方向不对,戚少商把车子后退了两下摸了摸他的脑袋问,没发烧。


顾惜朝一把拍开他的手说得了你别装了,我知道你家不在那个方向。


被戳破谎言的戚少商有点尴尬,但是还在垂死挣扎,没呀,我能不知道我家在哪儿。


顾惜朝下了车子说,好了戚大当家,以后这样行不行,我们一起走到你家然后我从你家旁边那条路直接骑回家。


戚少商一时没反应过来,只重复着你先陪我走到家?


顾惜朝满意地点头,对,哥陪你回家,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戚少商笑骂着要去打他,你谁哥啊你。


顾惜朝认真地表示,我比你高,我是你哥。


【顾惜朝:高一结束之后文理分科,整体班级打乱重排,他选了理科我选了文科,我的成绩那时候虽然整体排名中等偏上,但是文科人比较少,所以我也被分到了不错的班级里。高二的时候我们俩的班级就在同一层楼上了。】


高二的篮球赛戚少商极力撺掇顾惜朝参加,顾惜朝不乐意出赛是一大障碍,他们文科男生少是另一大障碍,但是这次傅宗书下了死命令,文(2)班绝对不能弃赛,顾惜朝他们班一共就11个男生,还有一个不足一米七的。


放了学戚少商就抱着个篮球乐呵呵地拖顾惜朝去篮球场。顾惜朝面无表情无可无不可地被他拉着手,路上遇到和戚少商一战成兄弟的穆鸠平热情地围上来大当家前大当家后的,等他余光从戚少商身上分出来一些些扫到了顾惜朝的时候,脸色微微变了变,对戚少商说大当家不然你过来一步说话?


顾惜朝冷笑一声从戚少商那里把手抽回来径直往篮球场走去,戚少商皱着眉头问穆鸠平什么事。


穆鸠平挠着头说大当家我听说这小子家里挺乱的,不是个好学生,小孟跟他同班,听说他阴阳怪气的,你怎么跟他碰上了?


戚少商听他这么说心里是不大高兴,但是他也知道穆鸠平这个人听风就是雨,虽然笨了点可是本质不坏,对他也一直挺真心的,就只能说不要随意评断别人的品格,他自己有分寸,然后撇了穆鸠平就追着顾惜朝的方向去了。


顾惜朝今晚打球打得特狠,横冲直撞地差点把戚少商给撂倒。最后一个三分球之后两个人都叉着腰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篮球场的灯光下背靠着背坐着喝着水休息,一时无言。


一段时间之后,顾惜朝闷闷的声音响起,戚少商,其实我父亲在坐牢,我出生之前他就在坐牢,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他。我妈不管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带我到这么大都是用了全部心血的。


他看不到戚少商的表情,只听得到他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


顾惜朝背对着戚少商站起身把瓶子丢进垃圾桶,说,你要是介意他们说的那些。


戚少商又灌了一口水,问,然后呢?


顾惜朝转过身,灯光打在他的身上,他脸上挂着的汗珠闪闪发光,好看得不得了,戚少商捏着瓶子的手紧了紧,他看到顾惜朝挑着眉毛说那不可能,因为我怎么可能看错人。


戚少商轻轻一抛把瓶子扔进垃圾桶,然后够过脚边的篮球,坐在地上把篮球扔给顾惜朝,学着他的样子挑着眉说再来一局?


篮球比赛初赛,文(2)班的顾惜朝在女生的尖叫声中完成扣篮,一跃成为N中男神,然而文(2)班整体水平太低,本届顾惜朝再强大也无法挽救一支毫无经验的队伍,在对阵理(1)班的过程中除了顾惜朝投进了七分之外其他一无所获,而60:7这一戏剧性的比分也深深地刻在了每个在场的学生心里,比赛结束之后两队队员进行友好的握手,戚少商握着顾惜朝的手然后一把把他拉到怀里抱着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比赛第二。顾惜朝一脚踢开他嫌弃地说洗完澡再跟我谈友谊谢谢。


喂你知道吗,有个班打出了60:7哈哈哈哈哈!


顾惜朝推着车子黑着脸从笑得喘不过气来的路人甲旁边走过,后面跟着酒窝晃眼戚少商。


篮球比赛一个星期之后顾惜朝的抽屉里开始频繁出现各式各样的情书,一天放学顾惜朝拉开书包拉链找车钥匙,钥匙不小心掉了下去,他弯腰去捡,结果书包里滑出来了一个信封,戚少商眼疾手快一把把信封捞起来,表情夸张地念出来文(2)班顾惜朝同学收。


顾惜朝的脸难得红了一下,一下把信抢回来塞进书包里说别捣乱。


陪戚少商回家路上戚少商旁敲侧击三十六计都差不多用上一遍了顾惜朝才勉勉强强说出来傅晚晴三个字。


戚少商哦了一声,拨弄着车子上的铃铛说傅老师家的千金啊,年级第二。


顾惜朝眼睛盯着他转了几圈点着头说戚大当家了解得挺多。年级第一是息红泪对吧。


戚少商轻笑了一声说是吗,你也知道的不少啊,但我对你们文科的排名知道的也不是特别多,除了前三也就知道个第二十五。


顾惜朝弯了弯嘴角说我没你那么闲,你们理科我能记一个就不错了。


【顾惜朝:高二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年级里传的沸沸扬扬的说校花息红泪跟校草戚少商在一起了。那时候晚晴找我说她觉得我文言文做得特别好,想和我在寒假找个时间讨论一下,我觉得也没什么,就答应了。谁知道就那天在学校附近的书店里碰见了他和息红泪,演电视剧似的。】


顾惜朝那时候也说不是心里是种什么感觉,傅晚晴正把一本看好的古典文学递给他,他一抬眼看见戚少商和息红泪挨得特别近地在离他们两个书架的地方低声说话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心情变得有些焦躁。


傅晚晴拉了拉他的衣服问顾惜朝你怎么了,他随意地把书塞进书架说没事,我们换个地方聊吧这里人太多了空气太闷。傅晚晴眨着眼睛不明所以,劝说这里有空调呀,外面其他合适的地方一时也不好找。顾惜朝压了压情绪对傅晚晴说,那你在这儿先看着,我出去买瓶水好吗?


傅晚晴说好,顾惜朝走到门口一拉开门,一股冷空气夹杂着雪花直直地往他脸上扑来,扑进他的眼睛里脖子里,鼻尖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连带眼睛都有些酸涩。


他对着手呵了一口暖气,拉了拉衣领,刚想冲进雪里,下一秒就被一道力量拉住了胳膊,一条围巾围上了他的脖子,他转身,看到了戚少商,还是那双眼睛,那对酒窝,那个声音,问他,往哪儿跑啊,不冷啊。


刚才挂在睫毛上的雪花一下子都被融化了,随着眼睛一眨一眨地落到脸颊上,被冷风吹红了眼眶的顾惜朝显得眼睛湿漉漉的,戚少商看着他,眼睛一秒都没用挪开,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好像心里一棵在土里深埋已久的小芽从顾惜朝睫毛上落下的雪水里获得了力量,破了土开始生长,让他满心怀喜。


顾惜朝问你在笑什么。


戚少商说看见你就想笑。


顾惜朝说我觉得这不是好话,你觉得我是笑话?


戚少商说没有比这更好的话了,没有比这更好的感觉了。你和傅晚晴在这里干什么?


顾惜朝说那你和息红泪在这里干什么?


戚少商看着他没说话,只是继续在笑,顾惜朝被他笑得心烦了,转了身就想走,结果戚少商拉着他的手死活不放,连拖带拽地把他拉进了书店后面的小巷子里。顾惜朝刚想使用暴力表示抗议就被戚少商紧紧地抱住了。


那个人的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用左脸贴上他的左脸,他觉得自己的脸突然烧了起来,火从心中起,雪花不停地落在他们的身上,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快要被热得融化了。


戚少商贴着他的耳朵说,顾惜朝,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好不好。


【英绿荷:你为什么从来不把故事说清楚,过程呢?好嘛你直接就给我一句在一起了,告白呢,内心挣扎呢,碰见息红泪之后发生了什么,你省略了多少?!


顾惜朝喝了一口咖啡:知道结果不就行了,过程又没有什么特别的,你自己编咯。


英绿荷:结果?我自己编?你有没有点良心啊好歹跟你这么多年交情帮我个小忙你还这么敷衍,我不就想问问你们的过程么,他到底怎么就把他追上了你能说清楚点吗。


顾惜朝沉思状:怎么追上我的?这个问题很简单啊。顾惜朝挑了一下眉毛,因为我也喜欢他呀。】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