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现代】被遗忘的那五年(梗·续)

阿里说她觉得虐让我再补一段


顾惜朝面无表情地看着医生给他听心率。
戚少商又接了一个电话,阮明正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要不要帮忙,他支支吾吾地想要搪塞过去,却用余光感受到了顾惜朝投射过来的视线,最后只能说,顾惜朝这里出了点事正在医院,他在照顾他。
阮明正在电话里气急败坏地大声说道大当家你为什么还跟他牵扯在一起,不是都说清楚了吗,他不是今天就搬家了吗。
戚少商沉默了,一会他低声说,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再给你打过去,我今天不去公司了,你们看着办吧。
阮明正没等他说完就挂了电话,戚少商只能苦笑。
医生把听诊器从顾惜朝身上拿开,起身对戚少商说借一步说话。
戚少商感觉到顾惜朝的眼神里充满着困惑不解,但是他看向戚少商的时候却始终是信任,戚少商熟悉他这个眼神,在五年前,他们曾把对方当作灵魂伴侣,是彼此的支柱和方向。然而现在看来,恍如隔世。戚少商移开了自己和他对视的目光,心里一些酸楚。
医生说顾惜朝车祸造成的可能最大的是心理的问题,他刻意地遗忘了五年,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心理疏导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戚少商送走了医生,然后坐到顾惜朝的病床前看着他说,我们先回家,回头我帮你约英子。
顾惜朝脸色有些苍白,他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他的意识里,上一秒还和他亲密无间的戚少商,现在莫名其妙地与他有了明显的距离感,这种陌生感距离感让他焦虑不安,他讨厌这种什么事都脱离自己掌控的感觉。
他抓住戚少商的手,却感觉那人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才浅浅地回握,他尽量强迫自己不去注意到这个问题,问,戚少商,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可以接受。
戚少商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微微地抿了抿嘴巴,熟悉的酒窝露了出来,顾惜朝突然有些恐慌,事实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戚少商说,惜朝,现在不是2010年,已经是2015年了,我们……已经分居了接近一年,你有一个女朋友,叫英绿荷,她也是你的心理医生……我知道你可能不能接受这些但……
你闭嘴!
顾惜朝脑袋里回想起医生的态度,戚少商的眼神,不小心看到的小护士登记住院记录的日期,一种巨大的恐惧笼罩了他,他猛得甩开戚少商的手,愤怒地跳下病床,戚少商拦腰抱住他安抚他说惜朝你冷静一点!
顾惜朝转过身拎着戚少商的领子吼道戚少商你别玩了,我让医生给你看看你是不是跟我一起撞坏了,什么分居什么女朋友,你有病吗!
顾惜朝你给我冷静一点!
戚少商挣开顾惜朝怒道,顾惜朝被他一吼懵了起来,整个人突然脱力跪坐在地上。
戚少商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眼圈红了,他也蹲了下来,慢慢把顾惜朝拦到怀里,惜朝,地上凉,起来好吗。
顾惜朝难得示弱,戚少商与他在一起这么多年,傅晚晴的意外去世都没让他显得这么无助。戚少商把他按在怀里,轻拍着他的肩膀,说,没事的,我们先回家,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顾惜朝的手机响了起来,戚少商扶他坐好然后把手机递给他,戚少商知道是英绿荷,但是他这次没有回避,他知道对于现在的顾惜朝来说,英绿荷是个陌生人。
小顾啊,你怎么还没到啊,我这儿都等你半天了,连个信儿也没有,不是说早就把东西整理好了嘛?
电话那头的声音对顾惜朝来说是陌生了,即使戚少商对他说这是他现在的女朋友,他也无论如何不能接受。
他的嘴巴微微张开想要回话却吐不出一个字,那头催促着小顾你怎么了倒是说话啊,戚少商看不下去把电话接了过来,说他现在身体不太舒服,不方便说话。
英绿荷一听是戚少商,浑身上下的刺儿都竖起来了,冷笑着说,哟戚先生,我们家小顾身体哪里不舒服?麻烦你了啊,你们现在在哪儿呢我去接他,你看看这搬个家还出这种妖蛾子,下次一定不会了。
戚少商懒得跟她计较,说你要是想来你直接去我家吧。然后就挂了电话。
顾惜朝在床上憋了半天没憋出来一句话,戚少商揉了一下他的脑袋说,走,收拾东西回家。
顾惜朝跟在戚少商后面一路无言,到了楼下打到了出租车才突然冒出来一句,我不认识她。
戚少商闻言一愣,说什么?
然后马上反应过来了,握着他的手说,没事。
戚少商在车上自然而然地握住了顾惜朝的手,顾惜朝有些疲惫地靠在座椅上闭起了眼睛,戚少商看着交握的两只手,心中感慨万分。即使有再多的隔阂和矛盾,即使有再多的愤怒和不解,在他需要他的时候,他仍然会想要握住他的手给他力量,他们之间的关系并非牢不可破,却已经深入骨血。
他想,或许当初他们各自能再有一些小小的让步,都不会变成之前无法面对对方的局面,不会连心平气和地聊天都成为奢望。
车子停在小别墅前面的时候,戚少商叫醒顾惜朝,那人睁开眼茫然地看了看四周,戚少商注意到他眼眶周围的黑眼圈,才想起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关心过对方的状况了。
戚少商扶着顾惜朝下车的时候英绿荷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从门前面走来,径直来到顾惜朝面前,上去就要挽住顾惜朝。
顾惜朝下意识地往戚少商身边靠了靠,避开了英绿荷,英绿荷这下可算目瞪口呆了,指着戚少商说你给他下药了?
戚少商对她也是服气,说有什么事进屋说吧,小顾老站着累。说着就要开门,结果微风一下子就窜了出来,一改往日高冷模样直往顾惜朝怀里蹭,把顾惜朝吓了一跳。
英绿荷哎呦哎呦地跳开说戚少商你故意的吧,不知道我对狗毛过敏啊。
戚少商也不理她,扔过来一双客用女式拖鞋,然后唤了一声,微风,别闹了。
微风很听话,马上吐着舌头乖乖进屋,顾惜朝啊了一声,原来它是微风,这么大了…手里驾轻就熟地打开鞋柜二层准备拿自己的拖鞋,结果当然没找到。
戚少商像是早就预料到这件事,等他从屋里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拎了一双深绿色的拖鞋,说你的那双早就坏了,这是你很久之前买了备用的,可惜还没来得及用,你很久没回来了。
顾惜朝本来接过拖鞋正准备换,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不知道是堵什么气,鞋一扔站在玄关。
英绿荷见这架势,乐得不用进屋,忙说那咱们走吧不要打扰戚先生了,我今天准备了牛排,独家手艺。
戚少商抱着肩冷眼看他俩,顾惜朝没说话,但是浑身上下散发着我不高兴但我不走的气场,微风在戚少商身后偷偷盯着顾惜朝看了好几眼,然后默默把鞋叼回来,顾惜朝深吸一口气,拍了拍微风的脑袋,然后换了鞋。
戚少商也没说二话,上去牵了顾惜朝的手就要带他进去,看得英绿荷是急了眼,顾惜朝那边脾气还没下去想甩手还没甩呢,这边英绿荷倒是跑上去一下吧两人的手强行分开了,振振有词地说道,戚先生,你现在当着我面拉我男朋友的手是不是不合适啊,你…
结果她还没说完顾惜朝就挣开了她的手,满脸尴尬地说,英小姐是吧,我可能有事要跟你解释一下。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