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现代】被遗忘的那五年(强行完结梗)

第二天戚少商开车把顾惜朝送到了YC办公楼,按照约定戚少商在楼下的咖啡厅里等他。
顾惜朝进了电梯就浑身不自在,在他的记忆里他与唯一的交集就是曾经拎着合同半威胁半商量地逼着被业界称为九哥的男人签了下来,这是他相当成功一仗,在让连云顺利进入B市的过程中狠狠地推动了一把。
然而现在他却是这里的一份子。
他走进办公室,一路上有形形色色陌生的面孔跟他打招呼说顾总好。他只能应和着若有若无地笑笑。
九哥的办公室他知道在哪里,只是当他站到那扇门前时,愕然发现上面的名牌变成了顾惜朝。
创意总监泡泡拿着咖啡经过这里,随口说了一句顾总你来上班了啊。
顾惜朝拦住他问你知道九哥现在在哪儿吗?我需要跟他请个假。
泡泡惊讶地说顾总你这个工作狂居然要请假,不可思议。你直接把这段时间的任务Email交代给龙哥就行了不用来请假呀,九哥不是出国回本部去了这段时间分公司全权交给你了吗。
这下换成顾惜朝惊讶了,他在YC居然已经有这么大的权力可以独自掌管这个全国排名第二大的分公司了,他并不怀疑的自己的能力可以做到这一步,但是他要做到这个位置就势必要做出一些格外出色的成绩,比如抹掉连云。
你能把公司这个星期的计划和财务部的报表都拿给我看一下么。顾惜朝推开门进了办公室,拿出手机想给戚少商发个短信说麻烦他多等一会,然后他直接就按了手机的快捷键,果不其然蹦出来的就是戚少商的电话号码。
他本来刚按下去的那一刻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和戚少商分手了,估计快捷键早换了,毕竟连手机都不是同一个了,没想到他不仅依然在用快捷键,而且连快捷号码都没有变。
这下他连自己也看不懂了,这是唱哪一出?
对着手机看了半晌,他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刻滑动手机去翻通话记录,果然不出所料。
他把手机握在手里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把短信发出去,戚少商回了一个好字,泡泡的资料也堆到了他的桌子上。
他翻看了一遍,果然戚少商的B市连云已经濒临倒闭,而YC在他的运作下业绩一直稳步攀升。
他一直在构想一种系统的公司管理方法,如果能够顺利的推行,那公司即使遇到管理层的人事变动和意外事件也可以照常运行,看这几天的情况,他的方法在YC实行的倒是非常成功。
但是这些成绩并不能让现在的他满意,至少在他眼里这些全部都已经乱了套。戚少商公司这个星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昨天却用了昨天一天或许还有今天的时间来陪自己进行治疗,这些本该用在连云里的管理方案全部被挪到了YC。
他心情复杂地对泡泡说这些天麻烦你们了,我可能暂时没办法过来,如果有更多的事情我会email通知你们的。

戚少商在楼下慢腾腾地喝着咖啡等顾惜朝,结果顾惜朝没等来,等来了阮明正。
戚少商也有些讶异她居然会知道自己在这里,不过想想她也算了解自己,多半可以猜到自己会陪顾惜朝回趟公司。
阮明正坐他面前倒也没废话,说你没空来,我就只能亲自来汇报情况了。人家已经催了,大家也都把东西收拾好了,今后呢你不管干什么都好,我们还是愿意跟着你的。
戚少商笑了笑,你们几个跟着我从南到北闯了来,回头还都集体失业,让我情何以堪。我知道有几个公司挖你呢,看着差不多就去吧,别委屈了自己。
戚少商。阮明正深呼吸了一口气,你不要再给我装傻充愣了,我最委屈自己的就是等了那么多年,可是现在我等来了,你们分手了,我不想再错过这个机会,我已经认真地跟你说过这个问题不止一遍了,你可以不给我答复,但是你不能再搪塞我了。
红袍,我很抱歉之前无形中耽误了你很多年,但是他现在的情况真的比较特殊,他生病了,我不能放任他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自己撑着。
戚少商你不欠他的,你干嘛老把自己锁在那段感情里,他做了那么多伤害你伤害连云的事,你凭什么把一辈子就赔给他!
阮明正咬着牙说道。
他赔不赔是他的事,我要不要是我的事,但无论如何这都是我们俩的事。阮小姐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们就先走?
顾惜朝冷笑着推开门进来走到戚少商面前说道,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戚少商无奈地看着这两个随时准备开战的人连忙拽着顾惜朝走了,末了冲气得火冒三丈的阮明正比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顾惜朝坐在车里阴阳怪气地说还回去打电话吗,私情挺多,戚大当家一直这么多情。
戚少商听得只想笑,回呛,哦只许你有英绿荷啊。
说完他自己先消了声。
这之于他俩都并不是件值得调笑的事情,多少年携手并肩,最后却分道扬镳各拥如花美眷。
怎么样。最后还是戚少商打破了沉默,你在公司里有没有找到点感觉,有没有记忆回来的迹象?
戚少商,你很希望我把记忆找回来然后跟你分开吗。
顾惜朝的声音冷冷的淡淡的。
我不知道。戚少商说,但是我希望你能很明白地活着,而不是这么迷茫。而且…现在我的感觉也并不好,我总觉得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恢复记忆了,那时候我肯定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我也是。顾惜朝说。我一边很想知道我们俩之间的那五年,又怕真的知道了,我又会彻底失去你。
惜朝。
嗯?
没什么。戚少商笑了笑说,快到英子的诊所了,我送你进去,晚上我来接你,带你去个好地方。
好。

英绿荷的诊所布置得相当清雅别致,各种绿色植物利于舒缓心情。
顾惜朝跟戚少商道了别进去之后,果然有一种微微的熟悉感,看来他对这里的记忆还不算完全磨灭。
英绿荷推开门就看见顾惜朝正捧着一盆多肉打量,这个男人的长相格外英俊,修长的身形,永远自信的眼神,和那种好像什么都在掌握之中的笑容。
她第一次见他是在一个企业家论坛上,他站在被誉为业界新秀的戚少商旁边,没有黯淡半分,可以称得上交相辉映。这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里她一直更偏爱顾惜朝,这可能就是眼缘的问题。知道他们俩关系的时候她是遗憾过好一阵子的,但是没想到这个男人有一天会走进她的诊所,憔悴非常地寻求心理疏导。
那天他也是像今天一样,用如同一个小孩子一般的眼神去关注一棵植物。
嗨惜朝,你终于愿意跟我面对面交流了?我的男朋友。
英绿荷笑着把盆栽从他手上拿来,转移他的注意力到自己身上。
英小姐对吗?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知道我们俩可能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情侣关系。顾惜朝微笑着说,他坐在了病人专用的椅子上观察着英绿荷微表情的变化。
英绿荷笑了笑,惜朝我不得不承认你很聪明,你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准确获取各种信息并将其甄别的能力。有时候我觉得当你的心理医生完全是多余,因为你本身就已经是个优秀的心理医生了。但是这次你猜错了,我们真的是情侣。
她弯下腰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他果然条件反射似的避开了一些距离。
你说的不对。顾惜朝说,如果我是一个优秀的心理医生,我就不会把自己逼到这种境地,必须靠强迫自己忘记来继续我的生活。以及我更加确信了我们不是情侣。
为什么。
英绿荷靠在桌子上做了一个请指教的手势。
我可能很依赖你,很信任你,很尊敬你。但我确定我爱的是戚少商,我了解我自己,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我都很爱他。
爱这个字,很微妙,它很多时候只是代表了一种情感的宣泄,然而它并不能影响你的生活中的一些选择。这些……都是你自己告诉我的。英绿荷随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录音笔,按了播放键,顾惜朝的声音瞬间充满整个房间:
我觉得我无法在连云继续做下去了,它让我觉得压抑,我要面对的是我所有的计划都要遭到不同程度的阻挠,所以我终于跟戚少商提出了辞职。
他同意了。
然而我却犹豫了。
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走我自己的路,用这段感情当赌注,即使他说他相信我,可在这个商场里信任不值钱,甚至可能感情都毫无意义,我一旦出去,我有预感,我们终将对立。

录音笔里的声音充满了焦虑和疲倦。顾惜朝摩挲着手指,闭上眼睛静静听着。

YC的高层决定对连云动手了,我昨天回家的时候看到他带着微风在遛弯,我突然有种放下这一切的冲动,但是又做不到,我好像迫切地想要找到一个宣泄口去完成我的一些目标,我爱他,可是这不能阻止我去完成我的工作,我觉得越来越累了,但是现在还不能停,也不能懈怠。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我知道他的能力有多强。
说起来特别好笑,我一直很希望有机会能跟他酣畅淋漓地打一场,无关感情,就这么硬碰硬地,对上一次。

英绿荷倒了一杯茶放在顾惜朝的手边,可是他自始至终没有动那杯茶。

我们又吵架了,我能感受到他的厌倦,因为我也同样厌倦。我失手把我们挂在客厅里的画打掉了,他一句话也没说,把画收起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微风现在也没有以前活泼了,我觉得一切都在变。我们却无力阻止这种改变,这是日积月累的矛盾,我不知道我们俩还能撑多久。

在听到画的时候,顾惜朝的眉头皱了起来。

除夕我没有回去,在外面应酬了很久,最后睡在了办公室里,我甚至都忘记了那天是过年。
第二天我回到家里去拿衣服发现戚少商把院子里的树砍了,看到地上的残枝我竟没有特别的伤心,我那一瞬间有点希望他砍断的真是我们之间的感情,那样我们就可以潇潇洒洒地离开对方。
如果感情能砍断该多好。

……

跳过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倾诉,顾惜朝在戚少商来之前勉强把录音听得差不多了,她在他临走的时候说,惜朝,我见到的你一直都不开心,我很爱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开心。我曾经在你的相册里见到过你和戚少商的合照,我一直相信,你和我在一起之后我也一定会拼劲全力让你这么笑,但是老天似乎对你们格外优待。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想起这五年,我也不知道你想起这五年之后你会选择什么样的生活,但我希望你无论如何能开心起来。
顾惜朝抱了抱她说,我知道。我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知道我一定会无条件地交付给你我的信任。你也会有很幸福的未来。谢谢你的陪伴,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

顾惜朝走出门的时候,看到了路灯下靠在汽车上正抬头数星星等着自己的戚少商。
他走上前去戳了一下戚少商脸上酒窝的部位说,上车走吧。
戚少商没有问他在诊所里聊了什么,也没有问他上午在公司里看了什么,只是安静地开车把他带到了一个酒馆门外。
这个酒馆坐落在郊区,周围也没有什么建筑,顾惜朝跟着戚少商下了车一阵抱怨,说他就喜欢找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喝酒。
但是当他进了门看到迎出来的老板,才真的明白戚少商为什么会选择这里。
他和戚少商是在西北荒漠地带山脚下的一个小酒馆遇见的,那时两个失意人一见如故把酒畅谈互相引为知音,临别时他们却没有互相留下联系方式,然而不久后他们却在同一个城市又再次见面了。
那时那个酒馆的老板就是他,热情迎上来的高鸡血。
戚少商一直与高鸡血有联系,高鸡血当时准备来b市开分店也是他撺掇的,在他们俩两周年三周年纪念的时候,戚少商都带顾惜朝来过,不过他已经忘记了,可是作为这些年记忆的共同交叉点,顾惜朝第一次对现在这个环境有了亲切感。

酒馆叫旗亭,这么多年也没有变过,高鸡血看到他们来了也很意外,拍着戚少商的肩膀说你当年可说以后你们俩每个纪念日都来我这里过的啊,结果这可都两年没来了,你这不诓我呢吗。
戚少商笑着把他推进去说别贫了,我之前让你给我留的位子留的酒呢,赶紧拿出来。
高鸡血摆摆手说好好好我待会就给你们送过去,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啊。
顾惜朝跟在戚少商后面笑着说那谢谢高掌柜了。
戚少商把顾惜朝领进小包间说,咱们俩两周年三周年纪念日都在这儿过的,你可能想不起来了。
顾惜朝环顾这四周,喃喃地说,想不起来,可真遗憾。
一会高鸡血把酒送了进来,还附赠了一盘杜鹃醉鱼,说唉你们这可得六周年还是七周年了?这菜我送你们啊,酒不够再说,虽然我抠门,但是跟你们俩这交情还值点钱哈哈哈。
对啊几年了,开心的日子觉得过的太快还没来得及回味就消失了。
顾惜朝摩挲着酒杯,一饮而进,戚少商也干完了杯中的炮打灯,忍不住说这酒这么多年还是这个味,又冲又辣,就是让人放不下,之后再喝什么酒都没有这个畅快的滋味。
酒都差不多,关键看跟谁喝。顾惜朝扬了一下嘴角,戚少商,你陪我去阳台走走。
好。

戚少商,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准备放弃我的呢。
顾惜朝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听着像漫不经心地问道。
戚少商举起酒杯的手突然顿住了。
顾惜朝笑了一声,接着问,那你告诉我一句实话,你有没有在某个时刻打算接受阮明正?
戚少商一抬手把杯中的酒饮尽,然后说,我想过。
我们每次吵架我都会自己一个人想很久,想该怎么让我们的关系缓和起来,我想交给时间淡化矛盾,可现实与我想象的相反,它只是激化了我们的矛盾。
你记得那棵树吗?
那个除夕夜,我那段时间加班加点地完成工作,我想腾出时间我们要在一起过这个节,我准备了很多话想跟你说,但是特别不巧的是可能强度有些太大,所以我的胃疼犯了,我在办公室里疼得没有力气站起来,可是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那时候我的心真的有点寒。
红袍到办公室发现了我叫救护车把我送进了医院,我躺了一段时间觉得可以自己活动了就准备去你公司接你回去过节。那时候我出了病房刚好看到红袍,一个女孩子哭得泪人一样给劳二哥打电话,边打电话边说明天要完成任务。她年纪轻轻就跟着我打拼,一伙七个人里她是最小的那个,却是扛得最多的那个。
如果不是在连云,她会有更好的发展,而不是想法设法挽救这个风雨飘摇的公司。
那天我把红袍送回来,然后我走到你们公司楼下,却看到英绿荷挽着你的手,你们俩一起上楼。
回家之后我憋着一口气把树砍了,我想你会不会生气,如果你生气了,是不是代表你还在乎。然而你没有。
戚少商很平静地说着这些,好像在复述别人的故事。
我可以接受和你对立,我却不能不管我的兄弟们,连云不止是我一个人的连云。而我对不起红袍。
顾惜朝说,戚少商,你一直把兄弟情深看得太重,有时候你甚至可以模糊感动和爱情,我知道如果我离开,红袍坚持,你最后可能会接受她,可是你不是真的爱她。
只谈爱情有用吗?我们因为爱情走到一起,最后还不是到了这种境地。戚少商道,惜朝,你一直说我活得太过理想,其实你才是。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不是只用利益和盘算就可以,不一定非要你死我活,还有人情网。我确实想过接受红袍,但我清楚这其实是不可能的,我不能给她我全部的感情,这对她不公平。
惜朝你知道吗,每次我们俩争执我都很心疼你,我知道你固执,你心气高,你也一直想给我们一个机会可你不知道该怎么做,后来我就想,不然我放你一条生路,也放我自己一条生活。我没有对方都不会活不下去,可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
我们的工作强度都太大,我知道你一直有去看心理医生,我却帮不了你,你也帮不了我。我们都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顾惜朝抱着肩膀,他觉得身体心里都很冷。
戚少商说的都对,但是有一点一定是不准确的。
戚少商,我们没对自己失去信心,你还站在这里,就说明你不想放开我,而我也确信我没有放弃你。
可是惜朝,如果你回想起那五年,你变回之前的那个你,我觉得我无法承受第二次失去你,你懂吗。
戚少商的眼睛一直很好看,顾惜朝特别喜欢盯着他的眼睛瞧,现在依然是。顾惜朝慢慢凑近戚少商,把手伸进他的口袋里,捉住他的手,凑到他耳边说,你知道吗,我手机唯一的快捷号码是你,我出事之后用仅存的力气拨出的电话仍然是你。戚少商,我是个经历过车祸的人,五年后的那个顾惜朝告诉我,他在人世唯一的念想就是你,你让我怎么放过你。
戚少商的大眼睛带着惊讶和惊喜盯着顾惜朝,顾惜朝笑了起来,拽着他说,走,下楼,我看见他这里有吉他,我弹给你听。你不是要跟我分手?大不了我再追你一次。
戚少商一时哭笑不得,当时说分手的是你啊顾公子。

顾惜朝坐在唱台上抱着吉他拍了拍话筒,戚少商坐在他对面的吧台上端着酒杯。舞台的霓虹灯光在顾惜朝身上打出如梦似幻的色彩,他对着话筒说几年前我先生跟我求婚的时候本来打算唱歌的,但是那天他好了布置好了露天舞台,却下雨了。我拿这件事嘲笑了他很久。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高老板的酒馆里也有一把吉他,然后我们弹着吉他聊了一晚上。
现在又坐在这里,换我给他弹一首歌:

候鸟飞多远, 也想念着南方
旅人的天涯 ,到尽头还是家
下一站 还感觉不来是冷还是暖
天一亮, 我又离开
如果我回来 ,有没有人等待
如果我孤单, 会不会谁明白
想象着 再见面却怕自己不勇敢
想拥抱,在你胸怀
时光隧道 ,传来回音
请你听一听
那是我们当时
幸福约定
有些人, 在心底从来没忘记
有些事 、有些梦 、还找不到谜底
有些话、 越欲言又止,就越是动听

那颗心, 还一直守候没离去
走遍了 ,全世界; 还是你最亲密
记得吗 ,你最爱的歌,让我再唱起
让我们相遇 ,要悄悄告诉你
多爱你。

酒馆里起哄的鼓掌着喊着小哥真帅留下联系方式的乱成一团,戚少商在人群里笑得停不下来,终于在一堆如狼似虎的女人扑到顾惜朝身上之前把人拉了回来扣在怀里说顾公子霸道总裁,柔情攻势不要太强。
顾惜朝眯着眼睛问他,还分手吗?
戚少商亲了一口他的脸说不分了。
顾惜朝问那如果我记忆恢复了怎么办,你还玻璃心吗。
戚少商说那我再追你一次,把你塞车里带走,咱不祸害别人祸害我一个就行了。
顾惜朝满意地点点头,说那咱们回家吧,你不想睡我我还想睡你呢。

一个星期之后顾惜朝辞了职,同时辞职的还有阮明正,戚少商送她的时候再次说了对不起,阮明正表示你没有对不起我,我们两不相欠。
几天后英绿荷要回瑞士,顾惜朝去机场送她,临登机前英绿荷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你看我都要走了,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吗。
顾惜朝一脸无辜地说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飞机快起飞了你马上来不及了。
英绿荷指着他说你就是个小狐狸。
顾惜朝但笑不语。








文中的歌是《悄悄告诉你》


电影结局女主脑癌绝症我觉得太狗血了( ̄▽ ̄)


顾小狐狸为什么最后选择了老戚,因为他面临死亡的时候发现自己真的不想失去老戚。


Bug一定有,太匆忙了!我居然让他俩两天就和好了!而且没有任何波澜!电影里可是互虐了好久!我真是个小甜饼(……)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