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现代】谈一场悠长的恋爱(不记得是几了)




赠阿里




OOC得我自己都哭了,等我把这个写完我就把它给锁了








【顾惜朝:戚少商吧,到现在都是,每次参加个什么同学聚会或者是看望老师的,那些老师特别是诸葛正我,一脸欣慰地到处说什么什么少商是个好孩子啊上学的时候就乖,他还乐呵呵地卖乖,一到这种时候我就觉得没眼看,他乖?他好孩子?多讽刺啊。但没办法啊人家戚大当家就是吃得开呗。】




戚少商开口告了白,他其实也没指望顾惜朝会立刻给自己一个答复,而且他觉得很可能他俩之间连朋友都没得做。他并不是认为顾惜朝会对自己没感觉,只是当一个人真正面对这种选择的时候,大部分都会退缩。




那天太冷,风太大,气氛太适合拥抱,所以他说了出来,有一点点破釜沉舟。




戚少商凑着他的耳朵说完话就放开了顾惜朝,一双大眼睛盯着他,但是看不出情绪。顾惜朝微微低着头好像在思考什么,然后他张开嘴无声地念叨着一句话,戚少商皱着眉头没听清,就想靠得近一点,结果顾惜朝抬起头顺便提起了膝盖给了他肚子一记,戚少商抱着肚子还没嚎出声又被顾惜朝拽着衣领子提了起来对上他的眼睛说:好。




戚少商捂着肚子掉出了眼泪,一半是疼的一半是乐的。




他放开捂着肚子的手又把顾惜朝揽过来有点委屈的说,那哥你以后罩着我,不能再踢我了。




顾惜朝一脚踢开他,不要脸,谁是你哥。




戚少商笑得喘不过气。




高二下半学期赫连春水追到了息红泪,在学校里嘚瑟得不行,恨不得挂块牌子在自己身上告诉大家我终于成功了。当然这种行为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被叫了家长,但是吧人家赫连春水是高干子弟,爹妈太忙没空来学校,所以老师转个头去叫了息红泪家长。但是息妈妈息爸爸牛掰啊,表示青春年少,就要敢爱敢恨,谢谢老师的提醒和照顾,我们打死不改。




可是息红泪怒了,严厉地警告了赫连春水,再招摇地送些花啊草啊的就有多远滚多远立刻分手不解释。另外想继续当我息红泪的男朋友以后不准掉出年纪前十。




咬着煎饼果子在学校小树林的假山旁边偷摸着围观了息红泪整个训夫过程顾惜朝表示息小姐真是一朵有思想有魄力的带刺儿蔷薇花,赫连春水能追到她也是造化,但我觉得他该请你吃顿饭,不然还真没他什么事……你盯着我干什么?




戚少商组织了半天语言也没组织个所以然出来,只能把手里的豆浆递过去说,不烫了,你喝试试别噎着了。




顾惜朝觉得戚少商有点奇怪。




不奇怪才怪。




戚少商晚自习的时候以头抢桌长达十分钟,班里其他同学以为班长因为下次模考压力太大纷纷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告白过去了快半个月,顾惜朝因为那次之后跟母亲回了老家串了一趟亲戚所以寒假里他们一直没有见面的机会,顾惜朝又没有手机,好不容易在开学前找到个时间见面打网球,顾惜朝全程光明磊落坦坦荡荡地小模样,临了连个拉手的机会都没给他就说今天得提前回家帮忙。




这是开学的第一个星期,戚少商觉得不管这孩子是装傻还是真傻,都得有进一步的行动了。




放学的时候顾惜朝推着车子,戚少商走在他旁边,他说傅宗书今天在班里说了息红泪的事情,严重警告文(2)班的同学不准早恋,但是他不巧刚好知道隔壁的铁游夏给晚晴告白了。




顾惜朝一只手扶着一车子,一只手在空中比划着,戚少商笑着听他说话,然后特别自然而然地捞起他刚刚垂下的手,十指紧扣。




顾惜朝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小幅度挣扎了一下,戚少商死活不放,他小声说了一句,这太肉麻了。戚少商充耳不闻,还用手指挠了一下顾惜朝的掌心,顾惜朝装模作样地拒绝了一下倒也没真的甩开,两个人牵手走了一会,顾惜朝突然噗嗤笑了出来,戚少商转过头看向他。




他清了清嗓子举起两人牵着的手说,不知道诸葛正我和傅宗书知道会不会气死。你说呢戚班长。




戚少商看着他一脸雀跃,像只小狐狸一样,忍不住上去捏了一把他的脸。顾惜朝拍开他的手又说了一句,两个大男人这太肉麻。




戚少商心道你也就会这一句了。




到了小区的时候戚少商才依依不舍地把手松开。顾惜朝冲他摆了摆手说进去吧愣着干嘛。




戚少商说那临走得拥抱一下。




顾惜朝斜着眼睛看了他一会,然后扬起脸面上稍微带着点儿嫌弃地张开手臂,那既然你坚持,勉强答应一下。




戚少商无声地笑了,然后把他一把拉到怀里,用力抱了一下,晚安小顾。




顾惜朝把脸埋在戚少商的颈窝处嗯了一声。




告别结束,顾惜朝转过身骑上车子远去,戚少商站在暖黄色的路灯下看着他逐渐消失在拐角处,等到人彻底不见的时候他才进去小区。




顾惜朝觉得今天晚上的空气难得的清新,月亮难得的漂亮,星星难得的多。他一路上想东想西,想明天的课,想今天的作业,想赫连春水在走廊上大声说红泪我们一起吃晚饭好不好,故意不去想戚少商的牵手和拥抱。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微凉的风吹到有些微微发红的脸上,他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他想他们两个真的特别好笑,第一次谈恋爱,没有经验,牵个手都磨叽了这么久,不过感觉还不赖。




 




而他们的第一次亲吻,发生在一个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场合。




一中有一个小花园,花园里种着一些花花草草大树小树,角落摆着一块假山,晚自习一下课就很多小情侣躲在小花园里搂搂抱抱卿卿我我,校长老赵经常在那个时候带着教导主任和某些班主任拎着手电筒去捉小情侣。




每年的下半学期这种活动进行的更加频繁,因为毕业班的要高考,早恋绝对不能分散学生的注意力,所以特别成立学生学风纠察小组,高二的戚少商任学生组队长和值日老师一起巡视小树林,争取做到棒打每一对早恋的鸳鸯。




听到傅宗书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顾惜朝一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内心十分复杂,又特别想笑,但又不能在现在笑出来,于是他翻开了一本试题调研数学专辑默默地勾起了选择题,这种时候只有做数学让自己冷静一下了。




晚自习下课之后顾惜朝兴致勃勃地收拾书包去了小花园,不为什么,凑凑热闹,看看戚队怎么棒打鸳鸯。结果刚走到假山附近就听到了隔壁班班主任训人的声音,什么成何体统,你们父母把你们送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你们浪费时间的吗,给我叫家长之类的。




他还想凑近一点,还没踏出一步呢就被人一把拉了回来,顾惜朝转头一看,哟,戚队。




戚少商苦着脸说你就别埋汰我了行吗。




顾惜朝戳戳他的肩章说,特别神气,真的,没埋汰你,你在我心里一派英雄气概,有朝一日剑在手,拆尽天下情侣狗。




戚少商捏了一把他的脸说那不是我捉的啊,我不干这缺德事儿,我得给咱俩攒攒人品。




顾惜朝拍开他的手说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动脚的,大庭广众,这么多盏探照灯,你前面不到七步就有督查老师,更何况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啊戚队。




戚少商看到顾惜朝的眼睛亮晶晶的,嘲讽起他来眉眼生动得不行,特别想揽怀里抱一下,这么想着他突然就起了坏心眼,凑到顾惜朝耳朵边儿说你知道我刚才跟老师一起看见他们在干什么吗?




顾惜朝歪着脑袋问,你要是能把画面给我描绘得精彩一点我会更欣赏你。




戚少商眨着大眼睛一副纯良的模样说,你再过来一点我就说给你听。然后拉着他往树林里走了几步,然后一下子把他压在树干上吻了下去。




顾惜朝觉得有时候真该把戚少商私下里的所作所为曝光给那些老师们看看,这就是你们说的纯良少年三好学生国家栋梁?




戚少商的吻技很差,虽然有着势不可挡的气势然而最终触及顾惜朝嘴唇的时候真的只是蜻蜓点水一般。




软软的,凉凉的。




顾惜朝瞪着眼睛看着戚少商,浑身僵硬,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戚少商居然这么大胆,他们的唇瓣相触的时间不算很长,但是两个人的脸上却都像烧起来一样。戚少商后退一步,眼睛亮晶晶地说,他们就这样。




这真的不算是一个令人满意的吻,没有技巧不说甚至没有任何深入的接触。但是两个少年却好像不这么认为。那天夜里的风,月,虫鸣,还有老师忽大忽小传入耳中的训斥声,都让这个夜晚不那么一般,连带那个吻都是那么特别。




很多年之后,戚少商曾经带着顾惜朝重新回到过这里,他说你看今晚月亮这么好,我们再来一次,顾惜朝说你无不无聊,然后揽过了他的脖子。




【顾惜朝:高三的时候我基本上放下了家里的活儿,因为我觉得最后一年了,或许可以搏一把。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并不想再被戚少商落下去。我们俩当时说好的是,总归是要报到一个城市里的,戚少商说一个城市大学也不一定近,还是得一个学校。高三的时候强制住校,但是因为戚少商家就在学校旁边所以他算个例外,他就跟我说你也别住校了,我爸妈长年不在家,你住我家不就好了。




英绿荷:戚少商打得一手好算盘啊直接把人拐回家了,天哪我高中的时候可没想过跟男朋友同居这事。




顾惜朝:你能纯洁一点吗。




英绿荷:我看着你俩现在这样我纯洁得了吗我。】




戚少商高二后期的时候经常往顾惜朝家里跑,没事还帮个忙什么的,顾妈妈都特别喜欢他,顾惜朝对此表示非常无奈,心里偷偷说着日后要是让她知道了事实,不知道是先打断戚少商的腿还是打断我的腿。




所以戚少商跟顾妈妈说到屋子这事儿时顾妈妈心里对戚少商的好感度又加深了不少,一来省了住宿费,二来家里的条件本身就比学校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戚少商成绩又好,顾妈妈也是很放心他和顾惜朝在一起学习的。但是左右还是觉得过意不去,就说少商你还是多少收一些钱吧,不然我们小顾住在那里我还是觉得不合适的。




戚少商也没推辞,如果他一直强硬地不要钱那无形中就会给顾家一种施恩者的感觉,所以他象征性地收了一点点钱,回头又把钱塞给顾惜朝说用来每天加餐。




顾惜朝斜了他一眼说你还真是计划通啊。戚少商摸摸后脑勺说哪里哪里,主要是跟顾公子学习了这么久总会有进步。




而他们两人的关系也终于从牵个手都尴尬进步到搂搂抱抱打打闹闹有事没事亲一下了,是不是很值得庆贺。当顾惜朝从戚少商一堆参考书里似笑非笑地拎出一盒小电影集锦时,戚少商装作抬头看天表示哎呀哎呀这哪里来的,值得庆贺,我的小顾长大了,都买小电影了。




长你大爷,戚少商你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




顾惜朝把盒子扔他桌子上,堪堪遮住了二模的数学考卷的分数。戚少商跳起来一把抱住顾惜朝在他颈窝里蹭啊蹭,说什么都没想什么都没想,我四大皆空六根清净。




顾惜朝低头看着戚少商一脸郑重地说,你帮我看看数学题吧,我感觉我还是有几题思路不太对,每次解出来的时间都太长。




戚少商无奈地抬起头说好啊。你看看人家谈恋爱都谈风花雪月你侬我侬诗词歌赋,你就跟我谈三角函数圆锥曲线等比数列。




顾惜朝可有可无地嗯了一下说成,等我下次考试数学考的分数跟你一样我就跟你谈诗词歌赋,谈谈你这古诗理解怎么做成这样,我不是说了就那几个词你背着就好了嘛。




戚少商抱着头在床上打滚说已经甩了赫连春水二十分了给他点面子不行吗,我实在不想分析这些花花鸟鸟的能反映作者什么心理。




三模的时候顾惜朝数学考了145,总成绩年级第十,一匹一表人才器宇不凡的黑马杀出重围惊掉了傅宗书的眼镜。




戚少商抱着肩在一群人中看着文科的榜单若有所思,他旁边的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地说顾惜朝啊文(2)那个特帅的,好看死了,他这一进前十那简直拉高了第一考场的整体颜值。




戚少商心情沉重,完,今晚回家得谈诗词歌赋了。




四模的时候顾惜朝进了前五,已然成了文科的神话,傅宗书对他也明显重视起来了,有事没事拉着聊会天关怀一下心情怎么样。戚少商那边一直平平稳稳,只是在被顾惜朝恶补了一段时间古诗文鉴赏之后甩了第二名赫连春水更多的分,搞得赫连春水下了课就拎着戚少商的领子吼你丫要不要这么拽啊在红泪面前给我留点面子能死啊。戚少商表示没办法没办法我给你留面子我回家得受罪啊。




过年的时候戚少商的父母没有回来,今年的课题时间太紧,实在是抽不出空。戚少商一向是个比较懂事也比较乐观的孩子,他们家里贯彻的思想就是每个人都是独立平等的有追求自己生活的权利,父母和孩子可以互相依靠但是不能成为束缚。但是说是这么说,可在家人团聚的时候还是会很失落。他没告诉顾惜朝这件事,顾惜朝以为他父母都会回来的,于是就回了家跟顾妈妈一起包饺子。等到出门买醋碰见穆鸠平,穆鸠平拎着盒点心跟他打了招呼说给戚少商送过去,他一个人在家可能太孤单,顾惜朝才知道这事。




顾惜朝也没跟穆鸠平废话,说我帮你带过去吧,然后跑到戚少商家把那个窝在床上看电视的人拎回了家。




戚少商你是不是傻啊,跟我回家过年能死啊。




不能,但是我觉得你也好久没和伯母独处了,下学期更忙,这一个寒假你们总归多聊聊的好,你看我们家想聊都没得聊。




在顾惜朝家里小房子里三个人一起看了春节晚会,顾妈妈说下学期你们俩都得加油,争取给高中生活画一个圆满的句号。




戚少商在桌子底下握紧了顾惜朝的手,他心里说嗯,会圆满的,高中生涯简直不能再圆满了。




过完年没几天就开学了,可是戚少商家里却传来了不好的消息,他的爸爸妈妈在一次深山的考察里失联了。




戚少商在教室外被通知了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懵了,呆呆地张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等他回过神来只能尽量压着自己的声音问老师我能去现场去找我爸妈吗。




诸葛正我说你要相信搜救队员,你去了也帮不了忙还耽误学习,少商,现在不是普通的时候。




可我爸妈不见了我怎么学习!考大学对我来说没有比他们更重要!




戚少商红着眼眶在走廊上大喊,诸葛正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没想到戚少商转身就往楼外跑。




顾惜朝正在班里上语文课,笔尖对着课本一戳一戳,结果突然就听到了戚少商的喊声,里面夹杂着哭泣,他也一下愣了,刚想伸出脑袋看看怎么回事就看见窗户前闪过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顾惜朝当即摔下笔也追了出去,丝毫没有理会傅宗书愤怒的声音。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