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架空】养龙 第六章(这么ooc的文为什么还在更呵呵

        第六章 古人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能是最近赵吏刷多了 

|讲真这文除了结局其他剧情我也记不清了

|大量红泪出没

|唉,雷


今天青田镇很热闹,过年的气氛还浓烈,虽说大冬天的漫天遍地都是雪,可架不住老百姓热情,一群小孩在雪地里追来跑去地丢雪球,街上舞狮的杂耍的卖糖葫芦糖粥梅花糕的也是应有尽有。

顾惜朝跟戚少商出了门看到这番情景心情也不由自主好了起来,一个小孩跑到戚少商身边躲着他伙伴的雪球,被追急了干脆拽着戚少商的衣摆左闪右避。顾惜朝被孩子撞了好几天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戚少商倒是毫不介意的样子,抱着手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跑来跑去。

顾惜朝见他没有动的意思,心里想着果然是个不靠谱的,趁着戚少商还在低头看还在就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孩子闹够了跑开了戚少商才发现顾惜朝已经把他甩下有一段距离了,嘿这小子话说得少走得倒是麻利,当即弯下腰团了一个雪球追了上去,然后灵巧地一转身把雪球往顾惜朝头上一砸,哟,碎了。

顾惜朝拳头捏紧了。

闭着眼睛告诉自己,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唉顾惜朝谁让你用法力的这犯规啊!啊!”


顾惜朝拎着脸上围巾上挂满了雪的戚少商挤了半天才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找到一块相对空旷的地方,那是在一座大宅子前面,宅前还有一棵两人合抱的柳树,他们俩也没在意牌匾上写的什么就匆匆忙忙地开始了赚钱。

顾惜朝布置好场子一拱手:“在下初来乍到,身上盘缠紧张,幸而练有飞斧绝技,不知道哪位可以出来配合一下我完成表演,在下绝不失手!”

顾惜朝长得好看,这真是先天优势,路过的小姑娘大姑娘甭管有事没事都忍不住驻足围观,一会儿的时间人居然越聚越多,快把路都堵上了。

然而白瞎这么多人围观,愣是没一个敢上来帮忙的。

戚少商本来被安排挤在人群里帮忙活跃气氛的,可底下的人只窃窃私语没有行动,眼看这场就冷到尴尬了,戚少商看见顾惜朝在寒风里卷毛被吹得一颤一颤的,鼻头都有些红了,有点看不过去,连忙举了手:“我来我来!”

他这一声喊,惹得所有人的脑袋刷地都转向他。

戚少商咽了一下口水,不至于吧,捧个场嘛……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好!”

周围的人啪啪啪地都鼓起掌来,一边起哄一边交头接耳地说着这小哥也挺漂亮啊哈哈哈哈。

顾惜朝挺高兴有人搭腔终于开了场,但一看是戚少商嘴角又塌了下来。

戚少商凑到顾惜朝身边撞了一下他的胳膊说:“怎么这个表情啊,我给你捧场你还不乐意啊。”

顾惜朝也不是不乐意,就是心里本来还有点小算盘,他原本是想趁这次让戚少商看看他小斧的准头儿,昨晚那次真的有点伤自尊心。这下又泡汤了。

顾惜朝从布兜里掏出一个苹果狠狠地塞他手里,说:“我还真是谢谢你了。”

戚少商也不跟他计较,拿着苹果乐呵呵地站到顾惜朝找好的树下,把苹果顶在头上。


人群里有三五个头戴白纱斗笠的女儿家也来凑这个热闹,其中一个红衫女子在看到戚少商出现之后怔了半晌,旁边同行的好友推搡她她才回神。

另一个方向一位身着锦衣的莫约二十岁上下的俊俏少年笑眯眯往场子中间看,时不时还侧身跟身边陪同前来的三个侍卫说着些什么。


 戚少商在树下站好,稳稳地顶着苹果。顾惜朝屏息凝神幻出了三把小斧。

九幽当初交给他神哭小斧的时候说是这心法啊只能幻出一把小斧,可他不信邪,一把怎么够用,至少也得三把吧!当时九幽说他贪心不足蛇吞象,祖宗说一把就一把,后来九幽被三把小斧追着满山跑的时候祖宗说的话彻底被推翻。

戚少商看到三把小斧出来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

神哭小斧的心法和兵器他都熟,而且可以说是不能再熟。然而顾惜朝就这么轻轻松松理所应当地幻化出了三把小斧。顾惜朝以前练功的时候总是自己大半夜悄悄地跑后山练,他喜欢在安静的地方自己琢磨,不管是戚少商还是他那些师兄姐弟也都给他这个霸占权力。但真没想到他这么通透,这么聪明,改变了心法,触类旁通练出了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神哭小斧。

戚少商想着想着觉得真欣慰,多有灵气的孩子啊。

戚少商这边还没感慨完呢那边三把小斧刷刷刷地就冲过来了。饶是戚少商也不禁瞪大了眼睛咽起了口水,突然觉得自己卸了护体的法诀是不是有点作死,这要是真被削一下那灵可得散一半啊……


别说戚少商了,顾惜朝也有点紧张。他三把小斧其实也练成没多长时间,虽然他对自己有信心,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本来就打算拿一把出来的,谁知道被戚少商昨晚莫名其妙的一出给气得加上刚才又有点不对付,一用力就出来三把了。

人群也一下子安静下来了,特别是红衣少女,在三把小斧出现的时候倏然握紧了手里的剑,咬起了唇。

啪。

戚少商抬头看了看被牢牢固定在头顶的苹果,抚了抚胸口,然后弯起了大眼睛,拍了一下掌:“小兄弟准头不错呀!”

接着人群跟着响起了掌声喝彩声。

顾惜朝脸色这才从惨白稍稍恢复了一点,他抬眼看向戚少商,一身白衣的娃娃头正背对着阳光笑得开怀,脸上一深一浅两个酒窝招人得不行。


“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戚少商看大家反响这么热烈,连忙拍了拍看着他有点发呆顾惜朝小声说:“赶快收钱去啊!”说话间自己把围巾解了下了走近人群收起了钱,他走到那个红衣姑娘面前时那姑娘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他纳闷极了,心想可能是谁家小姑娘出来没带钱看个热闹,也就想直接绕过她,谁知姑娘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她一下子就抓住了戚少商的胳膊。

戚少商疑惑地看向她:“姑娘,有事?”

姑娘声音有些急切也有些微微的颤抖,但是音色清亮中又有丝丝缠绵,特别好听,她说:“你……你会剑法吗?”

戚少商笑了笑,把银子拢了拢说道:“我会,但是很久没用过了。”

“你才十八九岁的样子,很久是多久?”姑娘又问,握着他胳膊的手又重了些。

戚少商心道真有意思,这小姑娘力气还不小:“姑娘我不收你的钱了好吗?”

“你跟我比一场,如果我输了我就给你双倍银子,赢了你就回答我一个问题。”

说罢姑娘一下子摘去了头纱抽出了抽出了手里的剑向戚少商刺去。

戚少商顺着剑势打了个圈把围巾抱着的银子冲顾惜朝丢了过去。

顾惜朝本来在离戚少商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收着钱,谁知道一转身就从天而降一包银子,他这才发现场里已经换了主角。红衣姑娘一招一式轻灵洒脱,美不胜收,但美则美矣花架子太多带缓了速度,戚少商躲得并不费力,反而有一种在跟姑娘家玩闹的感觉。

顾惜朝冷哼了一声,带你出来赚钱你却在这里沾花惹草勾三搭四。

戚少商也不知道自己是惹了这姑娘哪里不痛快了,虽说她的剑招杀气不足但是招招凌厉逼得他步步皆退,活像是前来追债的不能把人打死要留活口。

百姓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又开始了新一轮表演,于是更兴奋了,拍着手大声叫好。锦衣公子则是从红衣姑娘除了面纱之后就直愣愣地盯着人家瞧像是再也移不开眼了,随行的侍卫大声小声地提醒了他好几次他都没有听见,只念叨着可真是漂亮啊。

“你再不出剑我可下狠手了!”

姑娘逼近戚少商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戚少商也是服气了,不至于吧他这才第一天化了人形就来这么一场,还真是给足了活泛筋骨的理由啊。


从顾惜朝这个角度看过去,那姑娘可是已经贴到戚少商脸上了,他顿时脸黑了一半,今天这风头全都被头不知道什么颜色的怪物给抢走了!这还用他的场子谈情说爱,有伤风化,当诛!

锦衣贵服的小公子也气了,哎什么情况啊上面那白衣服的那谁,要不要脸啊占人家小姑娘便宜,姑娘你等我我这就去抽他我!

“唉侯爷你别闹了这出来够久了马上将军要发现了!”

“你别拦着我啊我跟你说今天这姑娘要是出了什么事我马上让我爹把你带边关去!”

“别跟侯爷掰扯了直接把人扛走吧不然被发现了我们可真得去边关了。”

“你们这群胆子挺大啊敢点小爷我穴道我……唔!”


戚少商右手捏诀青光乍现,下一秒手中就出现了一把通体泛着青色光芒的长剑。姑娘看见青色的剑脸色变了变,喃喃地说了一句:“不是他……”

戚少商的长剑迎上姑娘的剑发现她手中的力气居然卸了几分,小声说了一句该死,随即也卸了力道,然而他的剑本身就已经有了一定灵力,出鞘就已带着杀气,竟把那有些失魂落魄的姑娘震开来了。

他立刻抓住那姑娘的手腕把她往怀里一带稳住身形,你来我往之间姑娘的剑挑破了戚少商的衣服。

戚少商哭丧着脸站稳脚跟然后松开了红衣姑娘,眼睛滴溜溜地四处搜寻着顾惜朝,可惜顾惜朝好像并不怎么关心他,跟一群人一起正凉凉地看着热闹。

他刚想往顾惜朝身边凑就被那姑娘拉住了袖子,问:“你输了,回答我一个问题。”

顾惜朝拍了拍小布兜,也冲他说了一句话:“走。”

戚少商看了看顾惜朝又看了看小姑娘,沉吟了一会,开口:“不然我一边走你一边问?”

顾惜朝打了个呵欠:“那你们慢慢聊,我先回去了。”

说完真的就转身走了,留下一堆等着看热闹的群众不明所以盯着戚少商和红衣姑娘继续看。

见顾惜朝真走了戚少商也急了,对姑娘说:“姑奶奶你有什么赶紧问哪,我那还有个小祖宗呢。”

“你有一把散发着寒气的,银色长剑吗。”

戚少商的目光本来看向顾惜朝离开的方向,听到身后姑娘这一句话,原因不明地闪烁了一下,低声说道:“没有。”然后追着顾惜朝也离开了。



见当事人都一个个离开,围观群众也失去了兴致,一哄而散,徒留那些披带着白纱的姑娘们。一个走上前来对眉宇间满是失望的红衣姑娘说:“城主,我们走吧。”

红衣姑娘低头轻笑了一声,然后抬起头,脸上一扫之前的苦郁,淡淡地说道:“我等了他十年,碎云渊的心法练到第九层可保容颜不老,但是他却根本没有认出我来。罢了,就当我这些年等错了人。阿碧,我们上路这次四盟好不容易能聚齐,我们可不能迟到。”



“小顾我跟真的不认识那个姑娘啊。”戚少商靠在门框上解释着:“我完全没有打乱你计划的意思。”

“戚……”

“我叫戚少商。”

“好,戚少商,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打乱了我的计划,这些不是重点。”顾惜朝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我在乎的是你的来历不明,你这么神通广大,应该比我清楚我介意哪里。”

“你可以躲过九幽的每天的查看,你可以躲过他一排排详细的龙潭资料更新,你可以让潭里一群小龙大龙唯你马首是瞻,你可以随意幻出人形控制我的神哭小斧甚至你的长剑的剑意出去都可以横扫四盟。”

戚少商挠了挠后脑勺:“他们也没对我马首是瞻啊,每天还跟我抢东西吃呢……你怎么知道我能横扫呀我自己都没试过呢……”

“你别跟我顶嘴!”顾惜朝一拍桌子:“总之你爱谁谁,反正我不想跟你再扯上什么关系。”

“我骗了你是我不对,但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嘛,你要相信我对你没有恶意,我只是想跟你一起……跟你一起……度过这段日子而已。”戚少商想着措辞,却觉得怎么说也不是很对。

“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我的生活你为什么要搀和?我不同意。”顾惜朝一甩袖子,转过了身,背对着戚少商。

因为你的人生我必须搀和啊小顾,这段日子不算多长所以我想一直看着你啊小顾。

他慢慢地走到顾惜朝身后,清了清嗓子说:“那我也要参加四盟一会,请问可以和顾公子一起上路互相打个照应吗?”

“我不需要。”顾惜朝不为所动。

“那我支付所有的住宿费用呢……”

“我也不需……等等!”顾惜朝转过身揪着戚少商的领子狠狠地说:“你有钱?!”

戚少商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左手伸出了凭空抓出了一个包裹:“钱的问题在我看来……还是不成问题的。”

“你有钱你不早说还让我去街上卖艺!”顾惜朝觉得如果现在自己手里有一把小刀他可能就照他腰上捅过去了。

我没让你卖艺啊卖艺是你自己说的啊……当然这句话是打死也不能说的。

顾惜朝咬着牙瞪了戚少商一会,然后倏然把他放开,冲他勾起嘴角笑了笑,这一笑可谓春风化雨杨柳拂面清风袭来万树花开。

这一笑真是让戚少商毛骨悚然。

“好啊,我让你白吃白住了这么多年,让你走也得把账给我还清了再走。”

戚少商心里暗自嘀咕:我也一直觉得还清了就走,可这些年怎么就是还不清啊……


评论(2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