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现代】悠长恋爱(几来着?)

|随手拯救主页没戚顾

|依然献给我亲爱的阿里

【顾惜朝:戚少商在我心里一直是生活在一个理想国的男人,他无论看什么都是设法找到积极面,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境都不会绝望。我有的时候会想,这个人是不是永远这么不知民间疾苦,优渥的家世,天赋的才能,让他可以有一种近乎天真的执着。

后来我发现不是的,那种正面的、温暖的力量就像是存在于他血液中,与生俱来,不可否认老天对他足够优待,但是更多的时候,如果你长时间的接近他,你会发现他并不是没有阴暗面,而是他坦露给你的,他所坚信的,永远是光明。

我第一次看见他爆发自己的情绪就是在高三下半学期的开学,他的父母失联,我那时有些手足无措。】

顾惜朝从没这么直观地感受到戚少商的跑步速度是多么惊人,他一路向前几乎没有回过头,而顾惜朝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奔跑也并没有机会开口让他停住。

幸好门卫大爷和上课时间永远紧闭的大门将有些丧失理智的戚少商拦下。

顾惜朝几乎是脱力的扑到了戚少商身上,双手紧紧地箍住失魂落魄的人。

大爷还在询问这是干什么呢不好好上课。

顾惜朝咽了几下口水艰难地说,没事,您要有什么不放心的就去找理(1)的班主任诸葛老师。然后强拽着戚少商走进假山背后。

惜朝。

戚少商紧闭着眼睛把额头靠在顾惜朝的肩膀,身体开始微微地颤抖。顾惜朝心里一酸,把他揽进怀里,问道,怎么了,告诉我。

我父母在山里考察失踪了。我这个星期都没有和他们联系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他们、他们一直这么不声不响地离开,以前哥们老羡慕我在家自由,可我的家里总是什么也没有……

顾惜朝感觉到自己肩膀处的衣服湿润了。戚少商最多也就是个十八九岁的孩子,在别人看来他总是能把事情做到最好,让每一个人放心,可作为一个孩子他得到的关怀却少之又少。顾惜朝在学生时代因为家庭背景的缘故总是独来独往,他绝顶聪明,却必须要把很多的精力花费在养家糊口,不上不下的成绩也无法让老师们另眼相待。戚少商同样也是寂寞的,他不知道戚少商走近自己是不是因为也看到了自己身上和自己相似的一种孤单,但他们总归走到一起了,在这个离世俗离责任离一切无法回避的复杂事物还有这很长一段时间的年纪走到了一起。他们是彼此的依靠,彼此的慰藉,彼此的力量。

我不知道我可以陪你走多远,可我答应你只要你不放弃,我就绝不放弃。

他拍了拍戚少商的背说,别自己脑补琼瑶剧,叔叔阿姨一定会没事的,你没头没脑的乱撞等有了消息也没办法通知你。我们先回去,诸葛正我一定知道最新的进展对不对。

戚少商抬起头,他的眼睛很明亮,现在却黯淡的不少,眼眶和鼻尖都有些有些发红,却没有流出眼泪。顾惜朝心里一软,把他拥进怀里,说,相信我,没事的。

放了学顾惜朝被傅宗书留下来做检讨。从上课不听话随意出教室数落到到这次小测试政治选择题多错了一个。顾惜朝全程走神,看到顾惜朝这副样子傅宗书冷哼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数学成绩好了是因为跟1班那个戚少商走得近,他爸妈出事你跟着着急也不知道操的哪门子的心,你这种基础不牢固的所谓“黑马”到了真正高考的时候能冲出来的有几个。他戚少商是奔着北清复交去的,你现在跟人家套关系有用么,回头成绩一出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看你还作。

本来傅宗书数落他他也习惯了,傅宗书一直培养的几个学生这几次都被顾惜朝这个他一直不看好的给挤下去了,他自己傅宗书自己也纳闷,也就不把傅宗书的话当回事,但这次傅宗书一番话可戳中了他的痛处。

戚少商一直是学校里的佼佼者,虽然他们城市很小,学校也不算全国排的上名的没有保送名额,但也一直在想给戚少商争取机会,可这机会是戚少商自己推的,他也是后来听别人八卦才知道这事儿。

他总觉得戚少商在刻意策划着什么,以前聊到报考学校的时候,什么风景最好的大学交通最便利的大学他码起来给顾惜朝分析了个遍,堪堪避过了那几个顶尖的。但是戚少商越是这样顾惜朝越是觉得憋气,你是觉得我跟不上的步子怎么着?

然而他们学校文科真的不算很强,也就每年的状元有机会进那几所大学,对于顾惜朝这个高一高二都徘徊在中下游的人来说,就算他最近几次考得再靠前,也始终没有拿过头筹。

戚少商靠在校门口的墙上心神不定地等着顾惜朝,一边是父母还没有消息,一边是顾惜朝又不知道被傅宗书怎么刁难,想来想去眉头越皱越深,顾惜朝来到他面前了他都没注意到。

想什么呢,眉头都快打结了。

顾惜朝微凉的指尖触到戚少商的眉心,戚少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看到面前顾惜朝的脸,开始从眼睛深处溢出笑意。顾惜朝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觉得脸有点发红,刚要收回的手就被戚少商一把捉住,说,傅宗书没为难你吧,可让我一顿好等。幸好快毕业了,不然烦也被他烦死。

顾惜朝笑了笑说,对,也快毕业了。

戚少商拖着他的手,两个人在这个时间已经没有什么过往行人的小路上慢慢地走着。戚少商不知道是习惯还是什么,非常喜欢牵顾惜朝的手,然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能光明正大地这样做,所以戚少商到别人不会注意的地方就会牵着顾惜朝的手。他把他的手握住,十指紧扣,好像不管是拥挤的人流还是天崩和地裂都不能把他们分开。

顾惜朝觉得这是戚少商缺少安全感的一种表现,而恰巧,他自己也是如此。他们的不得深识愁滋味的年纪被内心里淡淡的寂寞和欢喜所左右,无所顾忌地在一起。可现实的洪流终将会摧垮这安宁的小世界,比如迫在眼前的,在高考后可能会各奔东西的命运。

父母在戚少商心里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因为一直缺少家庭的关爱,让他更加向往得到父母的肯定。戚少商父母的研究工作主要是在那座高速发展的大城市,不出意外,戚少商也是要考到那里去的。

但是我呢。

暖黄色的路灯打在路边的树叶上再投射到顾惜朝身上,一片斑驳。

我可能,不会离开这个城市太远,我不确定我是不是会有足够的路费让我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回来照顾她。初初下定了决心不会放手,可是当面对接踵而来的压力,微不足道的爱情是不是可以支持我们走下去呢。

戚少商察觉到顾惜朝的低气压,步速缓了些,和他肩并肩问他,惜朝你怎么了?傅宗书跟你说什么了?你别听他的。你也别担心我,我们回家之后我给所里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我爸妈福大命大我也相信他们没事。

顾惜朝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

戚少商看他兴致不高,自己今天也确实没什么心情去调节气氛,两个人只得默默地并肩行走。

到了家顾惜朝先去洗澡,戚少商就在卧室盯着电话满脸惆怅,顾惜朝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看见戚少商把电话抱在怀里犹豫着要不要按下去。他走过去盘腿坐到戚少商身边说,打吧,你自己说的,福大命大吉人自有天相。

一间小卧室,两个人倚靠着对方沉默不语。半晌之后电话铃声突然想起,戚少商颤抖着手不知道接不接,顾惜朝干脆地按开了免提,话筒里穿出戚少商高叔叔的声音,少商啊你别担心,你父母我们已经联系上了,一切都好,你别怕啊。喂?少商?

被顾惜朝锤了一拳才回过神来的戚少商连忙说好好好我知道了,没事就好。

少商啊吓坏了吧,你爸妈在这边休息几天就回家去看你,千万别影响了学习啊。他们现在还在路上,山路信号不好没法打给你,等他们信号好了会打给你的,叔叔先挂了,这里的事也比较多。

这边戚少商已经紧紧地搂住顾惜朝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顾惜朝认命地被他搂着,不禁在心里吐槽着这戚少商身板看着也没比自己结实多少啊,身高比自己还矮三厘米呢,怎么力气这么大,一会之后终于忍不住抱怨起来,我要被你勒死了。

戚少商没说话,顾惜朝又戳了戳他,哎,干嘛呢。

戚少商闷在顾惜朝的颈窝处小声说了一句,惜朝,你这沐浴露的味道好香。然后有意无意地用嘴唇摩挲着顾惜朝脖颈处的皮肤。

顾惜朝觉得那块的皮肤有点发烫,就推搡了一下戚少商说别闹了成吗。下一秒却被戚少商一个用力压到了床上,虽然身后是柔软的大床但是这一下也是不轻,再加上心里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惧意,复杂的情绪被他表达为了愤怒,他挣扎着怒道戚少商你发什么疯!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