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现代】悠长悠长的恋爱(5?)

丨全文赠霖怀


丨下章完结


丨专业OOC


丨自己写着玩儿的




戚少商的脸因为背对着灯光而晦暗不清,但偏偏顾惜朝却清晰地感受到了他的眼神和那种眼神背后的含义,只是这种被压制的感觉太差劲,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顾惜朝都讨厌做那个被动的人,所以他咬了咬牙一脚蹬在了戚少商的肚子上。


这一脚因为紧张的缘故而没有拿捏稳力道,戚少商哎呦一声捂着肚子翻到顾惜朝旁边然后滚了两圈面对墙壁。


顾惜朝被他这一叫给吓个好歹,连忙爬过去想把戚少商身子掰过来检查一下,嘴里不住地问:“哎我踹你哪儿了,你这不自己找罪受么。”


戚少商不言不语捂着肚子一动不动,顾惜朝知道他这是置气呢,一生气就不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毛病,拉了两下戚少商的衣服那人还是不动,顾惜朝也懒得搭理他了,爬回自己睡觉的位置按灭了灯。


爱生气自己气去吧。


顾惜朝恶狠狠地想,最好明天也别理我。


戚少商本来想着装下伤员让顾惜朝安慰自己一下,结果好嘛人家还真睡了。戚少商等了半天也没动静,偷偷地转头看了看,顾惜朝已经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哟,装睡。戚少商一只捂着肚子慢慢转过身来,把另外一只手大大咧咧地揽在顾惜朝腰部,头又在顾惜朝脖颈处蹭了蹭。


顾惜朝比闭着眼睛拳头却攥了起来,脑子里简直噼里啪啦炸起了烟花,一边觉得戚少商也太不要练脸了一边心里又痒痒地,莫名地期待着什么,整个人都僵了起来。


只有两个人的房间此时显得异常燥热,顾惜朝终于憋不住,蹦出来三个字,戚少商……


戚少商黑暗中无声地笑了起来,搂住顾惜朝的手紧了紧,轻声说,别说话,睡觉,我就抱抱你。


顾惜朝心里喊着去你大爷的就抱抱我。然后他就说出了一句没过脑子的话,他侧过头看了看戚少商的酒窝,然后说,你就只想抱抱我啊。


此话一出,两个血气方刚的好男儿脑子里一根弦同时崩断。


讲真,虽然俩人在一起住了也有一段时间了,但除了接吻之外倒是真的没做过什么过火的事情,青春期的少年们难免会有想入非非无法自持的时候,但顾惜朝这个人吧之前可能也偏冷感,要不是戚少商老撩他他还真不一定什么时候会有最近这么强烈生理冲动,戚少商那不用说了,忒早熟一孩子,就是跟顾惜朝从拉手到接吻都跨得艰难,戚班长心里也苦啊。


顾惜朝话音刚落戚少商就掰着他的脑袋吻下去了,不同于在学校树林里单纯的唇瓣接触,顾惜朝在戚少商的舌头撬开他的牙齿的时候才意识到可能没第一次那么简单,心里只能暗道一句似乎大事不好。


顾惜朝被戚少商亲得晕晕乎乎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虽然潜意识想要主动但是一想到自己确实没什么经验,戚少商这孙子每天看那些十八禁的东西总归是比较多,左右是懂得多一点,为了两人的安全和舒适度着想还是勉为其难地接受吧。


戚少商其实也有点心虚,那视频看了再多遍也不是实战啊,这万一要是伤了顾惜朝可怎么办,这这么关键的时候顾惜朝要是出了点事他可抡死自己也不够赔的。


【英绿荷:喂,顾总,回神了,你想什么呢脸都红了!


  顾惜朝:我这是火气上来了。


  英绿荷:说真的我是有点好奇,我就想问问,你们俩,第一次那个那个什么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顾惜朝:我拒绝回答。


  英绿荷:你一大男人害什么羞啊我都不害羞。


  顾惜朝:高中毕业的时候吧,成年了。


  英绿荷:……不会吧,你们不是之前就同居了好些时候么。


  顾惜朝:高中的时候请把注意力放在学习上谢谢。】


戚少商自己偷摸着做了很多功课,什么哪些注意事项啊,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啊,是不是该有什么要准备的啊。


但是今晚纯属是个意外,他从第一次把顾惜朝压下去开始事情就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他只是觉得父母没出事自己突然特别安心,而在身边的顾惜朝陶瓷儿似的侧脸在灯光的晕染下过于让他沉迷,大事小事一起涌上心头让他特别想用某种方式来表达自己无处发泄的感动。


戚少商放开顾惜朝的唇,顾惜朝因为刚才激烈的亲吻而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戚少商刚才在他身上没有什么章法的抚摸却让他情动,黑暗中戚少商看到顾惜朝的眼睛湿漉漉的,微张着有种肿胀的嘴唇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戚班长很难过,戚班长润滑剂和TT都没有准备,戚班长百密一疏,戚班长不能当个禽兽。


戚班长低下头又亲了一下顾惜朝,然后默默地爬起来冲进卫生间然后把门关上。


顾惜朝脑子还没转过来,他眨巴两下眼睛,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思考了一下……然后一声怒吼,戚少商好了没,好了就给我滚出来!


 


昨晚折腾了半宿俩人都没睡好,第二天顶着俩黑眼圈就上课去了。


顾惜朝划拉着练习册听傅宗书敲着讲台强调马上就六模了,已经到了最后冲刺阶段了,你们转头看看黑板上的倒计时,一个个的还不长心,从今天开始全班晚自习再延长四十分钟。


听到延长四十分钟顾惜朝的笔一歪,划出了练习册边缘,四十分钟?!那不得十一点了?这还是得告诉戚少商一声让他晚上下课别等了。傅宗书你烦不烦呐……顾惜朝翻了个白眼然后把英语练习册收起来翻书包准备拿数学习题出来上课,但他手伸进去找了半天也没找出个所以然来,奇了怪了,早上临走时明明记得桌子上是空的,不可能没带啊。


数学老师最近更年期,逮着没带作业能数落半节课,一想到这个顾惜朝就头疼,恨恨地锤了下桌子,都怪戚少商,昨天晚上作天作地的,害得俩人今天都精神不集中。


隔壁理科班的班长戚少商此时正一脸黑线地看着自己从书包里掏出来的在封面写着“顾惜朝”三个大字的数学练习册,早就听顾惜朝吐槽过他数学老师难缠,这下好了,数学练习册装他戚少商书包里了,要是让顾惜朝知道那真是分分钟就把他给人道主义了,而且想想昨晚这么胡来今天如果顾惜朝再被老师给训一顿,也挺让人心疼的。


戚班长左思右想,准备把数学练习册给顾同学送过去。戚少商他们班第一堂课前有十分钟的休整时间,顾惜朝班里的数学老师一般会提前十分钟来对一下布置的数学选择填空题的答案,于是戚少商就拎着练习册冲到了一班门口,留下一屋子茫然的同学目送他们班长奔向文科班。


戚少商到一班门口的时候数学老师正站在顾惜朝的桌前,顾惜朝正手里握着笔,抬头看着这位中年大妈唾沫横飞,一脸无辜。戚少商在门口挠墙,英雄救美的热情一下子就被点燃了,思想准备了一下,一声响亮地报告老师成功地把一整文科班的同学给惊呆了。顾惜朝手里的笔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文科班女生多啊,一见戚少商来了也就叽叽喳喳地小声议论起来了。


半晌数学老师清咳了两声班里才又安静下来,她扶了一下眼镜问道:“戚少商同学,你有什么事情吗?”


戚少商摇了摇手中的练习册,正直地说:“我刚才在楼梯上捡到了顾惜朝同学的数学练习册,特地给他送过来的,没耽误你们学习吧。”


顾惜朝一只手捂着脸并不想看他拙劣的演技。


老师哦了一声,对顾惜朝说,愣着干什么,还不过去拿,上战场枪都能丢了,还得让人家给你送过来,你说说你这粗心大意的,怎么上考场。


顾惜朝也懒得搭理她,跑到门口接过练习册然后快速小声说了一句今晚放学别等我了。


戚少商还没反应过来顾惜朝就回到了座位。


老师看戚少商还杵在门口不知道想什么呢就说了一句:“戚少商你又干什么呢,送完了赶紧回去上课去吧。”


戚少商哦了一声才转身回班。坐在顾惜朝后面的傅晚晴拿笔戳了一下他的后背问道:“惜朝,你跟戚少商认识呀?”


顾惜朝翻开了练习册说:“不认识,眼熟而已。怎么了?”


傅晚晴小声说:“哦……那没事儿了。”


顾惜朝瞥见她欲言又止十分忧郁的样子觉得肯定有什么事,心里想着戚少商你能耐啊,这怎么七拐八拐还能跟晚晴扯上关系。


班里和顾惜朝关系好的也没几个,但晚晴算一个,顾惜朝一直觉得如果要不是戚少商提前搀和这一脚,自己的理想型怎么也该是晚晴这样的,至于最后怎么拐到戚少商那儿去的真是要感慨于命运的奇妙。顾惜朝秉持着关怀小天使的念头下了课就转头问傅晚晴到底是有什么事。


傅晚晴支支吾吾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本来以为顾惜朝和戚少商认识的话就能让顾惜朝帮她个忙,但是如果不认识的话就没必要了。


顾惜朝也好奇了,问说是什么忙啊。


傅晚晴微微红了脸,说今晚不是推迟放学么,我爸以后都要下班直接带我回家了,我想让戚少商转告一下他们班的铁游夏这事。


顾惜朝还在那儿理关系,让戚少商转告铁游夏今晚傅晚晴推迟放学……等等……顾惜朝一脸怪异地盯着傅晚晴:“晚晴,你不会是跟铁……”


傅晚晴缓缓地点了点头:“我爸好像知道这事了,所以我肯定不能去理科班找他了……”


顾惜朝特想问你之前不是喜欢我的吗,那铁游夏跟我画风也太不一样了吧你怎么就又喜欢他了?想着想着突然觉得自己跟戚少商跟人家俩比起来还是有点好处的,比如这种时候完全不用避嫌,顾惜朝为自己的阿Q精神打了个95分。


中午吃饭的时候顾惜朝抱着饭盒在食堂西南角找到了戚少商,热爱牛肉面的戚少商正往碗里倒辣椒。


顾惜朝坐到他面前打开了饭盒,戚少商一抬头看见了顾惜朝惊讶地张开了嘴:“你不是一直不愿意跟我一起吃饭的吗?”


顾惜朝笑笑:“特地来感谢我校活雷锋戚班长送来我的数学练习册。”


戚少商放下调料盒握住了顾惜朝的手还用大拇指摩挲了两下,真诚地说:“顾同学客气了,真想感谢的话咱们以身相许吧。”


顾惜朝白了他一眼,说:“傅宗书给我们班延长了一节晚自习,你晚上别等我了,直接回家吧。”


戚少商惊讶地说:“还延长,那还要不要睡觉了,你们班这是要玩命啊。”


顾惜朝叹了口气:“没办法,傅宗书上一届没带出来什么成绩他特别耿耿于怀,我们都还算好的,晚晴他们几个每天被傅宗书拎着做题谈心才叫痛苦。对了,我过来找你除了这事之外,还想让你帮个忙。”


戚少商撇撇嘴:“跟我还说帮忙,我真是被你客气出一身鸡皮疙瘩。怎么又能跟晚晴扯上关系,她又给你递情书了?”


顾惜朝笑着戳了一下他的酒窝,说:“你就贫吧,晚晴想让你给铁游夏带个话,她爸最近看她紧,他们最近还是别见面了。”


戚少商眼睛亮了起来:“他们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铁游夏嘴还挺严的,这事我帮了,我下午就跟他说。不过你上你的自习你别管我了,下了课记得等我就行。”


顾惜朝不知道他心里又在盘算什么,索性也不管了,反正戚少商这人总体来说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儿,结果下午课间的时候他就听到前面的同学在八卦,说隔壁理科班第一那个戚少商,主动要求要上晚自习延长时,班里赫连春水他们几个看见戚少商这么一说也跟着要上,愣是逼得诸葛正我把晚上的自习室给申请下来了供他们班几个积极分子上自习。


 


赫连春水心里苦啊,他一直就怕息红泪再把心思挪到戚少商身上,于是卯足了劲儿想把戚少商的第一给顶下来,谁知道戚少商这么坚强,简直屹立在榜首不倒,本身已经追赶得很辛苦了这家伙又跑去要求多上一节自习课,这还给不给人活路,都考第一个还装什么逼上什么自习,害得他也不得不逼得自己跟着一起上自习以免懈怠。


理科班的自习时间是申请下来了,但是由于诸葛正我对他们一向放养,本身自习也就不怎么看班,更别提延长时了。第一个晚上赫连春水抱着三份理综卷子踌躇满志准备好好加个油,结果一抬眼戚少商趴桌子上睡得不亦乐乎。


赫连春水气得直踹他板凳,踹了半天戚少商晃晃悠悠地醒过来睡眼朦胧地看着他说:“小妖你干什么呢!”


赫连春水一把揪住他的领子低声说:“你他妈不是来学习的吗,你这都快睡了二十分钟了。”


戚少商甩开他的手说:“得了吧,都做了俩小时卷子了你还做,不嫌累啊,有什么好做的左右就那些东西,你别烦我啊,你下课的时候记得喊我一声。”


赫连春水同学这个晚自习上得很崩溃啊,前面的标杆睡得跟死猪一样,自己握着笔简直无限悲凉,放眼望去一个教室里就八个人,除了他,戚少商和铁游夏,三个女学霸就是两个对戚少商心怀不轨想入非非的很有故事的女同学了。这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四十分钟一过去,戚少商飞速地把桌上的东西塞进书包一遛烟就跑掉了,一句道别的话都没说,赫连春水翻了个白眼刚想转身跟铁游夏吐槽这事,结果发现人家也早就不见影子了。


一心来学习的赫连同学显然没有意识到,大家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