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架空】养龙 第七章 赫连小侯爷才是名副其实的江湖一枝花

  • 赫连小侯爷才是名副其实的江湖一枝花

     

顾惜朝和戚少商回到酒肆随意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即刻起身赶去皇城。

其实戚少商的意思是他们可以再歇息几天,你看这庙会还没结束,我们多玩一段时间嘛,毕竟那个什么所谓的武林大会还有日子。

顾惜朝一边把买来的干粮认真地塞进包裹一边很严肃地纠正他:“那叫四盟一会,不叫武林大会。武林大会那是一群江湖怪物只凭意气和蛮力在台上争来打去,跟四盟的斗智斗勇理性切磋交换对天下大事的意见是完全不同的。”

戚少商啃着苹果看着顾惜朝试图让最后一个馒头挤进包裹,他对四盟一会到底是做什么的丝毫不感兴趣,而且按照他对这四盟的了解,感觉坐在一起打麻将的可能性都比交换对天下大事的意见大得多,他建议多留几天也无非是想让顾惜朝放下心事儿多玩一下而已,可惜顾惜朝心里不仅装着光耀师门的事,还有他的科举。

顾惜朝想着戚少商也是个不安分的人,是龙的时候还能安安静静地闭嘴,这一变成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憋久了,那话跟竹筒倒豆子似的,严重影响他的复习计划。这青田镇太小了,就算打发他出去转悠也打发不了多少时间,等到了皇城找个地方安顿一下就可以把他撵出去了,皇城这么大,总能让他一边儿玩去,眼不见为净。

顾惜朝也不是讨厌戚少商,只是他一时半会真的找不出个合适的态度来面对戚少商,他一边觉得他一手养大相依为命的大黄没了,一边却又不得不承认戚少商就是他的龙,这得也不是失也不是的感觉真是非常差劲。他对戚少商有一种的陌生感,这种陌生感让他觉得烦躁和不安,但同时又特别想亲近戚少商,毕竟戚少商本体是跟他相处了十几年的被他认为是朋友甚至是亲人的大黄,这种矛盾的感情在他心里装着科举和大会的时候出现显得特别不合时宜,分散他的精力还破坏他的心情。

所以顾惜朝选择理不清的就抛开,具化到行动上就是避之,躲之,嫌弃之。

戚少商在一旁看着顾惜朝阴晴不定的脸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心里是知道顾惜朝对自己有很多疑问,可是有些他不是不想说,也真是不能说。顾惜朝的心性他也了解,估摸着他这心结肯定也没有那么好解开,对自己有些疏离也是应该的。

顾惜朝收拾着突然想起了前些天他在山上收拾包裹的时候大黄在桌子上爬来爬去蹭自己手背的时候,想着想着就微微转了头打量吃苹果吃得出神的戚少商,盯着看了一会戚少商突然回过神眨眨眼冲他笑了一下,他连忙把脸转回来,狠狠地把包裹一扎,心说,以前多可爱!

戚少商本来发现顾惜朝在偷看他心里高兴还专门回礼了一个自认为甜甜的笑,结果人家一看见那笑直接转过头去跟见了鬼似的,戚少商莫名其妙地捏了捏自己的脸,自言自语,我觉得我这皮相还挺好看的呀。

 

离开的时候高鸡血再次真诚地询问了顾惜朝黄金猪的品种和价值,顾惜朝再次真诚地回答高老板你一定是眼花了,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金色的猪呢?旁边戚少商铁青着脸嘀咕,谁是猪,你见过这么高贵脱俗的猪么。

在戚少商的资助下顾惜朝在驿场买了两匹马,一黑一白好不神气。戚少商牵着马一脸嫌弃,他一条正儿八经的龙,到底为什么放着天赋异能不飞去皇城,要骑马。顾惜朝冷冷地说,不骑马难道骑你么,你不别扭我还别扭呢。

戚少商听他这话嘿嘿笑了两声,说小顾啊,骑来骑去的话能随便说吗?

顾惜朝看着他笑,瞪大了眼睛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戚少商见状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得,从没下过山被保护得太好的小师弟看来是一点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戚少商和顾惜朝上了马还没跑出几里路就被身后传来的马蹄声给震住了,听起来这少说也得有十几匹马,不知道这条路上还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经过,于是都往左边靠了靠。果然不一会儿一大队人马就经过了他们,八九个擎着书有“赫连”二字旗子的人骑着马护着一辆外观看起来朴实无华的马车而来,戚顾二人不约而同一脸好奇地看向马车,只听见里面好像有人在叫嚷着什么。

等马车刚好路过戚少商的时候,帘子倏然被一只手撩了起来,一个锦冠白衣长相俊俏的少年人伸出头来冲前面喊道:“小爷我让你们停下你们是聋了?!救命啊!绑架啦!”

马车速度不慢,很快就甩下戚顾一节路程,戚少商看着马车远去的方向若有所思,顾惜朝打马过来问怎么了,戚少商说我听到有人呼救,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

顾惜朝见他双手紧握缰绳分明就是已经做好了准备打定了主意要去看看,于是就说前面那一行人一看就不是普通老百姓,这天下复姓赫连还有这排场呢,八成是皇城里赫连将军手下的人,赫连将军不是战功赫赫为人正直良善么,咱们两个去管闲事你确定不会帮了倒忙惹祸上身?可别到时候落得个进退两难,我是有正事在身的。

戚少商笑了笑说,你也太小看我了,他们不是普通老百姓,我也不是呀。我看那车里有个十几二十岁的小孩,反正你我也是要上京城走的也是这条路,跟过去看看说不定还有什么意外收获呢,你别是不敢吧?说罢骑着马就追了过去。

顾惜朝无言以对也只好追了上去,心说陪我看了这么久的书还真没白瞎你,还学会用激将法了。

顾惜朝和戚少商循着马车的痕迹跟到了沿途一家茶馆,那一行人满满当当地把茶馆内外的桌子都挤满了。

顾惜朝下了马小心翼翼地靠近茶馆,身后跟着被马颠了一路一脸生无可恋的戚少商。

他一盘整条顺的白龙,放着蓝天白云不去拥抱,放着一扭身子八万里的速度不去利用,跟这儿颠儿颠儿地用这四脚兽赶路。他喃喃自语着,这场面要是被那些老家伙看到了,指不定得笑话个多少年。可惜顾惜朝对他现在就是敬而远之,而且看他家小顾这表情估计他变个身那厌恶感还能再度加深。

顾惜朝他们两人拴好马一前一后若无其事的样子进了茶馆的门,谁知迎面就撞到了正忙的团团的小二,戚少商一把拎过手里还捧着两碗茶的小二问道,你们这儿还有座位么?

小二愁眉苦脸地说哎呦小兄弟你没看见这都坐满了吗,哪儿还有座位啊,不然您二位找别处去吧。

顾惜朝向上指了指说,你们这儿不是还有一层呢吗。

小二说上面也满了呀,不知道今天怎么就这么巧赶上了两大队人马,一队清一色是汉子,这楼上啊却都是姑娘,我这实在招呼不过来了,你们请便吧。

顾惜朝和戚少商交换了个眼神便开始环视四周想找戚少商嘴里说的那个少年,只是少年是真没找到,只与三个姑娘擦肩而过,其中一个姑娘身高要比另外两位高出很多,她路过顾惜朝的时候顾惜朝错愕了一下,因为实在很少有姑娘能跟他一般高,于是不由多看了两眼,姑娘们没多停留,只是跟小二交代了几句就一起上了楼。

戚少商那边也没有什么收获,正在困惑着呢就看到后面跑过来一个人对着坐在他旁边的络腮胡子耳语了几句,然后就听到那络腮胡子一拍桌子怒吼,什么?!我就让你陪他上个茅房你也能把人给我看丢了?!

他这一吼不仅把戚少商给惊着了,这一层的人都开始着急了。顾惜朝看他们刷得一下站了起来,然后络腮胡子一声令下,他跑不远!快把赫连小侯爷给我找回来!此话一出顾惜朝才想起刚才那个身高有些异常的姑娘,然后趁着这些人往外跑的时当走到了戚少商身边然后拉着他躲到了楼梯的阴影里。

一楼瞬间就空了,还没等小二回过神来,楼上的姑娘们也都下了楼,姑娘们皆以斗笠白纱覆面,看不清楚容貌,顾惜朝注意到走在队尾的那个人就是刚才路过自己的高个儿姑娘,于是拽了拽戚少商的袖子。戚少商起了促狭之心,手背在身后微微一挥,一阵风吹过,姑娘们的白纱被扬起,只露出半张脸。

顾惜朝嘁了一声,戚少商咳了一下说失误失误,然后又是一挥,一阵大风吹过,楼里的桌椅板凳全都翻了个儿,瓶瓶罐罐乒乒乓乓地落了一地,小二哭丧着脸大喊这又是哪门子的邪风啊!姑娘们的斗笠纷纷被吹下,一楼瞬间一片惊呼,趁着姑娘们弯腰捡斗笠的时候,戚少商开心地指着最后那位姑娘对顾惜朝说,你看吧还挺有用的不是。结果一转头就看见顾惜朝的卷毛糊了一脸,就漏了只眼睛正怒气冲冲地瞪着他。戚少商尴尬地笑了笑说,这一下有点用力过猛,来我帮你捯饬一下这头发啊……站在队首的那个正蹲下捡斗笠的红衣女子听到声音一下子转过身来看向他们俩。

戚少商小心翼翼地想帮顾惜朝把头发恢复原状,顾惜朝却不耐烦地把他的手打开,然后从身后的包裹里拎出一条缎带把头发一扎,说道,你还别说,这趟真有意外收获。戚少商不明所以地啊了一声然后转过身。

这下戚少商也不免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嘴里她她她她个不停。

顾惜朝一声冷笑,说,我还以为你是真的想来打探一下赫连家的事为进了京做准备呢,原来是念念不忘卖艺场上的姑娘。

戚少商一拍脑袋后悔不已,心里想说这算个什么事儿啊,对顾惜朝解释说,我真不知道她也在这儿,一路上你也跟着我的啊,我们根本也没碰见过她们,不就是为了那个小公子来的嘛,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扮成小姑娘混在这里啊。

红衣女子上前一步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小公子?

队尾的高个儿姑娘听到他俩的对话突然啊了一声冲了出来扑到了红衣女子的怀里,再抬头已经是梨花带雨,她颤着嗓子指着戚少商说,城主,他就是我的那个负心人,与我青梅竹马私定终身却对我始乱终弃,现在听闻我要上毁诺城才从家里追了出来,现在肯定是想要说些不着调的话让毁诺城不接受我。

戚少商闻言一脸茫然,他怎么就始乱终弃了?红衣女子脸上看不出来是什么表情,顾惜朝倒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对戚少商说,前有青梅竹马,后有一见钟情,你这可是修罗场啊修罗场。

戚少商说哎惜朝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你十二三岁我就跟你在一起了,我哪儿还有时间跟她青梅竹马。

梨花带雨的姑娘听到这话直起身一手叉腰一拍桌子说,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啊,不仅专门来害我进不了毁诺城还想带这小卷毛私奔了啊。

顾惜朝一听当场就炸了,说谁跟他私奔,我是男的你看不见吗!

戚少商在中间和稀泥说惜朝你别跟他计较他不就是想转移话题嘛,哎你把手里的小斧头放下放下,再来一场这茶馆可就塌了!

红衣女子——毁诺城城主息红泪听得头大,大喝一声,都给我闭嘴!然后声音里不带半点温度地对叉腰的姑娘说,赫连春水,闹够了没,闹够了就跟着你的死士回去吧,我没这闲工夫陪你玩,不许再跟过来一步,不然我砍断你的腿。还有你。她看向戚少商说道,当年玉池山下多谢相救,但是既然你已经不记得我是谁,那我也不会再多做纠缠,就此别过。说完头也不回带着一队姑娘离开了茶馆。

一直捏着嗓子装作小姑娘的赫连春水小侯爷这下也急了,却碍于息红泪的威胁不敢跟出去,于是他把满腔怒火发泄在了戚少商身上,他提着裙子上前一步对戚少商狠狠地说,童花头,你什么来路,两天不到你坏老子姻缘两次了!

玉池山下?

戚少商完全无视了赫连春水,他皱起了眉头认真地思考起了玉池山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他的脑中的时间线太长,一时半会倒真的想不起来和这个女孩子有过什么交集。

喂!

赫连春水见戚少商不理他就转头问顾惜朝说,他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顾惜朝也有了心事,比如戚少商居然有这么多这么多他不知道的背景,看起来真的很让人捉摸不透,明明是自己养大的龙,怎么自己一点也看不明白他呢?但是他又不想让赫连春水看出来自己心里小小的挫败感,于是就凉凉地说,从鱼池子对龙各个方面的评级标准来说,他除了体重超标之外,其他方面都很健康。

然后他嘴角一勾,对赫连春水说,屠龙大将赫连将军的独子扮作这副样子在江湖上走动又是几个意思。然后还伸手戳了戳对方突起的胸部。

赫连春水满不在乎地把胸前的两个馒头掏出来扔到地上说,你们懂什么,为了未来的夫人做出一点点小小的形象上的牺牲算什么。虽然这才是我见她的第二次,但是我已经知道这辈子我非她不可了。

顾惜朝别过脸,实在不忍心看眼前这穿着长裙抹着脂粉除了身形之外格外娇俏赫连小侯爷那一副沉醉的表情。

我想起来了!戚少商一拍掌,顾惜朝和赫连春水齐齐地向他看去,戚少商一脸无辜地说,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赫连春水咬牙切齿地说,你跟我媳妇到底有过什么有的没的!

顾惜朝摊开手说,其实我没兴趣。

戚少商对着他说,你可以感一下兴趣的。我十年前有一缕魂魄下过山,遇见一个木客镖手出言调戏一个女孩子,于是就教训了那个人,把他的舌头割了下来。现在想想那小姑娘也应该这么大了吧!

赫连春水瞪大了眼睛,一脸不解地问,十年前?一缕魂魄?童花头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什么童花头,我是有名字的,我叫戚少商。戚少商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我小时候还抱过你你不记得了?那时候你才……戚少商比划了一下说,这么长吧……

我这么长的时候还他妈没有一岁呢!赫连春水翻了个白眼说道。他是知道戚少商这个人的,不知道也不行,那可是他爹挂在嘴边从他小时候念叨到现在的人物,他说,你就算是戚少商那又怎么样啊,你不去找我爹你找我干嘛呀,这么大年纪了还想拐带我未来媳妇?

顾惜朝听得一头黑线,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他没记错的话息红泪今年也该二十六七岁了,这小侯爷只有二十岁上下,谁给他这勇气喊人家一城之主媳妇的。还有戚少商就不说了,从龙变成人,从人还变成一代名将的知交好友了,合着仨人站在一起就他一个在正常年龄做着正常事儿的正常人了么。

戚少商还没来得及辩驳,小二就颤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说,各位爷……小的也听不懂你们说什么,但是这楼都快塌了,你们能离开了么,我怕你们再呆下去真把我们茶馆都拆咯。

赫连春水一脸嫌弃地从衣服里掏出一锭银子扔到桌子上说,拿去买桌子去吧,爷正在这处理大事呢没看见呀。

小二拿着银子连滚带爬地走了,戚少商这才继续刚才的话题说我这次不打算再去找你爹了,我知道我寄存在你们家的东西你知道放在哪里,所以这次找你也就是问你拿了东西就走。顺便还想拜托你一件事。

赫连春水眨巴眨巴大眼睛说,东西在京城呢,得回去才能给你。还有什么事儿啊。

赫连春水。顾惜朝冷不丁冒出来一句说你们聊天我不介意,但你能先把你耳朵上耳环和脸上的胭脂水粉给卸了吗。

戚少商汗颜,心说你就是介意,你就差没直接给我一斧头了。

赫连春水搅着自己的辫子娇嗔道,哟我这样不好看吗,刚才还有小姐姐夸我漂亮呢。戚少商你说不说啊不说我可走了。

戚少商连忙说你们家在皇城宅子那么多,能给我们个地方暂住吗,顾惜朝要考科举,我觉得你们家总归比客栈安静得多。

顾惜朝闻言看了戚少商一眼,没有说什么,戚少商觉得那一眼情绪简直复杂,他也摸不透他家小顾到底几个意思,可惜现在还有个赫连春水在场,也不好多问什么。

小事一桩,爷家就是房子多,到了皇城你们随便挑,反正我老子不介意我也就不介意。但是说好了,房子借你住,媳妇你可不能再跟我抢,不过你也抢不过,我家红泪眼光不会这么差。赫连春水笑着说。

我看戚少商比你好多了。顾惜朝扔下这句话就头也不回地出了门去牵自己的黑马,戚少商连忙跟了上去。

赫连春水脸一黑,想起了息红泪对待戚少商的态度,在屋子里跺了两下脚也追了出去,一边追一边喊小卷毛你是不是瞎!哎你们俩等等我啊!我可没有马把我落下了你们俩等着到皇城喝西北风去吧!

 


评论(2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