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现代】谈一场悠长悠长的恋爱(完结)

丨全文赠霖怀
丨正文完结
丨躺地说好高三多一个字儿都不写

晚自习下课回了家顾惜朝去卫生间洗漱,戚少商在外面接了个电话,一会儿走进屋来扒着浴室的墙对正在挤牙膏的顾惜朝说我父母明天晚上回来。
顾惜朝想了一下对他说,那我这几天回家吧。
戚少商皱着眉头说你就住这儿吧,我跟我爸妈之前电话里也提过我一同学要来暂住的。
顾惜朝停了手里挤牙膏的动作转过身对他说,你跟你爸妈经过这么大的事儿来个重逢我在这儿当电灯泡啊。
戚少商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感觉顾惜朝要是在这儿的话处境是有点尴尬,然后有点不情愿地说,我估计我爸妈也待不了很久……你记得每天等我放学啊,那这几天你给我发短信吧。
顾惜朝刷着牙含糊不清地说我有病啊晚上回家都十一二点了还给你发短信。
戚少商说赫连春水说他跟息红泪每天聊到凌晨一点,那我们每天报个晚安也是可以的。
顾惜朝懒得搭理他。
晚上睡觉的时候戚少商蹭啊蹭地就把顾惜朝揽怀里了,顾惜朝在黑暗里盯着头顶悠悠转着的电风扇,心里念叨着,离高考真是越来越近了。然后无声地叹了口气,往戚少商的方向微微挪了挪身子。明明大夏天这么热,为什么还是想要靠得更近一些呢,谈恋爱的人真难理解。顾惜朝自嘲地想着,最后听着戚少商的呼吸声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晚上顾惜朝下了晚自习在楼梯口等戚少商,结果没等到戚少商反而等到了铁游夏。顾惜朝和铁游夏并不熟,之前也只是打过照面,只是知道他是晚晴的男朋友才勉强觉得有了一点关系。铁游夏走向他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想问晚晴的事,结果谁知道铁游夏一开口就是戚少商父母回来了,他今天晚自习也没上就回家了,他让我告诉你别等他了。
顾惜朝哦了一声然后说了句谢谢,然后转身就想离开。
铁游夏在他背后突然张口问了一句,晚晴最近状态还好吧?
顾惜朝转头看看他,有点纳闷,问道有什么事发生吗?
铁游夏挠挠头说,我知道你跟她关系不错,她经常跟我说起你,所以我们俩的事你可能也知道。是这样的,她爸对我挺不满的,但是其实我们俩也没真的确立关系,我们是想毕了业再说,可是她爸爸好像说话挺重的。上次我们见了一面她说她爸爸让她报考L大,可她想和我考一个城市,然后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看你们考试排名她往下掉了一些,我怕她难过。
顾惜朝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无端开始抑郁起来,越想逃避这个问题反而越显得迫在眉睫,戚少商父母这次回来了也肯定会聊到这方面的话题,那戚少商又是怎么想的呢。顾惜朝勉强冲铁游夏笑了一下说晚晴还好,上课也算在状态。她一向挺有主见的。
铁游夏点了点头说对,她什么都懂。那你也快点回家吧。
顾惜朝心不在焉地骑车回家,到了十字路口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往戚少商家的方向看去,也不知道戚少商在家里干什么呢。
想完又觉得自己挺好笑,昨晚还嘲笑戚少商让他发短信太肉麻,今天自己倒是真的有点想他了。

与此同时戚少商正躺在家里的床上抱着手机看着时间,嘴里念叨该放学了吧,按时间来算应该在路上,还得十分钟才能到家吧……就不能下了课就发一条吗……
那边戚妈妈敲了敲戚少商的门。
戚少商连忙把手机塞枕头底下坐起来笑着说,妈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戚妈妈一向对自己的儿子是满意到不能再满意,所以他想做什么事自己也都是一万个支持,但是今天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了,还是经历了一场小小的意外之后的重逢,本该是一件开心事儿,但是却因为戚爸爸和戚少商的冲突而显得有些不尽如人意。儿子怎么做自己都赞同,可是这一次她也想不出理由,于是她撇开还在生闷气的戚爸爸从戚少商下手,问道,儿子,你到底为什么不愿意考到B大呢,我们俩的工作都在那儿,这样也方便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呀,而且以你的成绩考B大是完全可以的。
对,就是因为这件事儿,戚爸爸想让戚少商考去B大,但是戚少商却不愿意,理由也说不出来,反正就是说要自己把握自己的选择权。戚爸爸说他没出息,放着全国最好的大学不去上还谈什么选择权,总之必须上。
谈判破裂,戚家父子一人一个屋各自冷静一下。
戚少商头疼地想,妈啊,我总不能告诉你我想跟我对象在一起上学吧,他还是个男的,我怕你跟我爸一时冲动会杀子啊……但是说出来也只能打着哈哈道,这离高考还有时间,我都没考呢,我也不一定能考上B大啊,我这不是也给自己留后路吗,我爸说的那也太绝对了,给我压力。
戚妈妈摸着他的头说,你也别有压力,我跟你爸不逼你。这样的,我们一直也觉得对你照顾的实在不够,这次就请了假,陪你到高考结束为止,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复习。
这下换戚少商懵了,他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们这就不走了?
戚妈妈笑着说开心吗,不走了,等你考完高考我们再回去工作,组里也能理解,少商啊努力啊,爸妈都看好你的。哎?还有你说的那个同学呢,以后还来不来住啊?
戚少商有气无力往后一躺瘫在床上喃喃自语道,我想他是不会来了……
戚妈妈看着儿子表情复杂,以为他又因为自己的话有了压力,连忙说那你看书吧,妈妈先去睡了,你也早点睡,不要熬太晚。
戚妈妈走了之后戚少商在扯过顾惜朝的枕头抱在怀里在床上滚了两圈,把手里拎起来委屈地说,惜朝啊到家了没,你男朋友想你了。
也是巧,这时候手机叮叮响了两下,戚少商激动地一下床上蹦了起来,乐滋滋地戳开短信,发件人一本正经地写着顾同学三个字,里面是两个孤零零的晚安外加一个句号。戚少商看到短信内容一下泄了气,抿着嘴唇回过去一句,你不想我吗。
顾惜朝在台灯下摊开文综卷子正在做选择题,做着做着放在右上角历史书上面的手机屏幕就亮了一下,他捞过来点开一看,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戚少商一双大眼睛装可怜的模样好像就在眼前,让人特别想逗逗他。
-不
-我有点想你
-那你想吧
-……
顾惜朝看着六个点儿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把手机放回去继续做题,结果不一会屏幕又亮了起来。
-惜朝啊,不然你明天就回来吧,我爸妈说他们要陪我到高考。
顾惜朝啊了一声,心里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但是手比脑子反应地快,直接就回了一句
-那我就不去了吧,反正也冲刺了
短信发过去之后戚少商半天没有回信,顾惜朝拿着手机叹了一口气,然后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慢慢地认真地按出一句话:
-戚少商,你有想过考哪所大学吗
他握着手机,一边期待回复,一边又有点无端的忧虑,但是这次戚少商没让他等很久,一戳开就是简单的五个字:
-和你同一所
顾惜朝盯着那五个字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然后嘴角缓缓地勾起了一个弧度,不过只是一瞬间,他就马上恢复到了之前严肃的样子,接着打字:
-可我还没决定考哪一所
-没关系,反正你是哪所,我就是哪所
-我要考省内的大学,没有办法和你一起去B市
短信上黑色的输入符一闪一闪,顾惜朝慢慢地输入这几个字,可他的手指按在发送键上却始终着不了力,最后他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了这句话。
-嗯,晚安。
戚少商看着三个字外加一个标点符号开心地在床上滚了两圈,然后把手机贴在胸口轻声说,惜朝,晚安。

高三的日子总是过得格外匆忙,黑板上的倒计时从几十天变成了十几天,教室里随着温度一起升起来的还有斗志,文科生时事新闻每天更新背诵,理科生拎着一本又一本的数理化三十天集训册子查漏补缺,每天从踏入教室的那一刻开始内心就充满着紧迫感一刻也不敢放松,忙碌疲惫而又充实着。
赫连春水把一道没理解透的物理题摊在铁游夏的桌子上跟他争辩,他坚决认为柳激烟仔黑板上写的推理步骤不严谨,明显少了一种情况的分析,如果要是小球的摩擦力过大的话撞到第五个球停止的情况也是有可能发生的。铁游夏说你就是多挖边角料分析出这种情况你的分跟戚少商还是有差距的。
赫连春水一把把物理试卷拍到了铁游夏脸上。
戚少商在他们前面转着笔勾数学单选专项练习题,一道题目四个选项,括号里只能填一个答案。他一边转着笔一边想,A.去B大,和惜朝保持联系,但是长期见不到人 B.跟惜朝考到一起,但是会和父母产生正面冲突 C.说服惜朝考B大,这个选项可行性较低且代价太大 D.以上选项全都错误。
赫连春水把手在戚少商眼前晃了晃,发现那人已经思绪已经不知道飞到地球哪个角落去了,赫连春水没忍住敲了敲戚少商的桌子问,戚少商你干嘛呢你。
戚少商被声音一下惊醒,讷讷地问你干嘛。
赫连春水恨铁不成钢地说,天哪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工夫发呆,你就对着个值域题磨蹭半小时了。
戚少商嘁了一声说你懂什么,我在思考更重要的事情,对了小妖,你跟红泪毕业之后怎么办啊。
赫连春水把凳子捞过来坐在戚少商桌子旁边说,毕业之后怎么办,就这么办呗,反正红泪去哪儿我去哪儿,要把我和红泪分来天王老子说话我也不理。不过红泪说了,我们考完商量一下考哪儿,只要在一起就行了。
是啊。戚少商喃喃自语,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我还是得把这事跟他好好说说。
喂,戚少商你说什么呢,你问我跟红泪考哪儿去干嘛,我跟你说好了,你千万别跟过来,你那条腿接近红泪我打断你哪条腿。赫连春水拍着桌子说。
哟,你是想打断谁的腿啊。
诸葛正我笑得一脸慈祥地走过来,赫连春水一滴冷汗当场就下来了,尴尬地笑着说,诸葛老师您这都下课了还来关心我们学习啊,我太感动了真是。
诸葛正我从背后拿出一沓卷子敲了敲赫连春水的头然后转过身对全班说,大家回到位置坐好,接下来我们做一张试卷,只要做选择题和填空题和大题的1,2题,放学交卷。
班级里顿时一片哀嚎。
此时的顾惜朝正在翻着答案思索怎么吧解答题的步骤写得滴水不漏。顾惜朝做文综不太喜欢长篇大论,他知道多少就写多少,为此傅宗书也跟他说过,你要是还有时间你就多写点东西上去,能踩一点是一点啊。顾惜朝的选择题一直错误率很低,现在他准备开始实践傅宗书的话,数学什么的在戚少商的帮助下基本上没有出过纰漏,本身卷子就简单些,顾惜朝倒是没有很担心它,英语语文也趋于稳定,就是文综做的还不算完美。在对自己的精益求精下顾惜朝的模考成绩也在不断进步,后期基本稳定在班级前五名,最好的成绩考过年级第二。
他考年级第二那次戚少商看着排行榜的眼睛比他还亮,成绩出来的第二天放假一天,当天的晚自习也不用上,所以一放学就拉着他说要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那天晚上戚少商和顾惜朝跑到了城北的面馆点了两碗牛肉面,对此顾惜朝表示并不想理戚少商。

自从戚少商的爸妈回来之后他们平时的见面时间就仅限于晚饭时间和晚自习下课那一小段的同行了。但是因为他们每周六晚上和周日一天是不上课的,所以戚少商会和顾惜朝一起约着去学校的图书馆复习。
那个地方是戚少商找到的,图书馆三楼有一间许久不用的办公室,戚少商仗着和管理员关系铁磨来了一把钥匙,后来那个地方就成为了他俩专门的复习室。图书馆外有一个巨大的杨树,夏季到了枝叶繁茂,午后的阳光会将一树斑驳投射到复习室的桌子上,那时候坐在窗边看书的顾惜朝的侧脸好像总是晕着光,线条柔和而又优美,戚少商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浸在一片无边无际的明亮的溪流里,让他无端觉得感动。他坐到顾惜朝旁边的座位上,然后缓缓地拥住顾惜朝。
顾惜朝正在看练习,被戚少商抱住之后一回头,有些被打扰的气恼,但当他看清戚少商近在咫尺的充满着笑意的眼睛,突然觉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戚少商有双大而有神的眼睛,摇曳的树影在他的眼睛里,温柔的阳光在他的眼睛里,自己,也在他的眼睛里。这种纯粹的,毫不掩饰的爱意被直接得传达到顾惜朝的心底,让他整个人都柔软了下了。
周围的阳光的味道,树叶的味道,一排排书本的味道,甚至还有一点点黑色水笔的味道,但更多的是戚少商的味道,充斥着他的每一个毛孔,占领了他全部的思绪。
顾惜朝轻轻笑了一下,然后歪过头吻在戚少商的酒窝上。戚少商眸色更深了几分,他顺着顾惜朝的方向把唇送过去。
这个吻没有很激烈,却认真而绵长,顾惜朝喘着气和戚少商拉开了一点距离,戚少商看着他因为情动而有些湿润的眼睛说,惜朝,我感觉好像吻到了阳光。
顾惜朝一挑眉,这么巧,我也是。

高考终于来临,不知道是不是做过了太多卷子的缘故,坐在考场上一时有些分不清究竟是模考还是实战。当你填上你的学号你的名字,开始做第一道选择题的时候或许会觉得,原来这就是高考,明明是这么伟大的一个仪式,但是看起来却又这么平平无奇。但是当铃声响起的那一刻,你才会意识到,你人生一个重要的阶段终于结束了。
顾惜朝和戚少商被分开在两个不同的考区,两天的时间没有见面,顾惜朝之前和戚少商约定好了,高考期间不准发些乱七八糟的短信,只准报晚安,结果第一天晚上两个人互相发了几十条晚安。
第二天考完英语,戚少商踏出考场先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出学校穿过面前成群结队的家长骑着单车冲向顾惜朝的考场,他骑得太快,风从耳边呼啸而过,但是他却仍然觉得不够快,一边小声念着惜朝惜朝,一边觉得自己快要嗨得飞起来。
顾惜朝在校门口遇见了面带微笑的傅晚晴和哭丧着脸的穆鸠平,随意和晚晴说了几句话又礼貌性地慰问了一下穆鸠平之后也骑上单车,但是他骑得并不快,他和戚少商事先并没有约定高考完之后要有什么活动,只是心里隐约觉得戚少商还是会来的,但他转过一个弯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单车从他身边掠过。
然后顾惜朝无奈地停下车子,不一会儿红色的车子倒了回来,车的主人从车上跳下来,然后把顾惜朝扑了个满怀。
戚少商满头大汗笑着说,恭喜顾惜朝同学放假啦。
顾惜朝拍了拍他的后背说,同喜啊戚少商同学。


英绿荷:我觉得你很多事情没跟我解释清楚啊。
顾惜朝拿勺子搅了搅咖啡抬眼看她:你还想知道什么?
英绿荷举着笔记本说:你们最后为什么没读同一所大学,傅晚晴和铁手为什么没在一起,赫连春水为什么现在还在追息红泪。
顾惜朝摇着头说:我和戚少商没读同一所大学这个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有机会再跟你说吧,之前说好的只提供给你我高中生涯的故事,没说要大学。再说了你大学追了我四年,对我大学什么样还不清楚么,我和戚少商大学不在一起读对你的创造没有影响。
晚晴和铁手都是造化弄人,但我觉得他们有缘总会再聚的,时候未到罢了。至于赫连春水又在大张旗鼓的追息红泪,那纯粹是他俩闲得不行想秀恩爱而已。等等,这些你问我没用啊,你不如去问他们。
英绿荷一把把笔记本甩在桌子上说:顾小狐狸你就不能有一天不坑我,故事说一半算怎么回事,你不给我说清楚我就把你包养大学教授这事在你公司里抖开。
顾惜朝拿着勺子的手一顿,然后问道:我……包养大学教授?
英绿荷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学教授就推开了顾总办公室的门然后摇了摇手里的保温桶说: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这可是你大当家我精心……哎?英子?你怎么在这儿。
英绿荷一抬手说:你别过来,离我远点,我对酒窝过敏。你看看这什么风气,这都追到公司来了,顾惜朝你这名声怎么还没完,我劝你赶紧跟他离了,我永远向你敞开我卧室的门。
顾惜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起身迎过去接过保温桶说:英子说我要是不跟她把咱俩的事说清楚她就把我包养你的事在公司里说出来。
戚教授摸着下巴说:这招够狠的啊,看来顾总咱们俩的关系是要瞒不下去了,如果这事捅到学校我被开除了,你得继续养我啊。
顾惜朝冷哼了一声地看了他一眼说:合着你拿着公司的分红还得让我养你?
英绿荷捂着眼睛说:你们两个不要脸的能别秀了吗,得,老娘不留在这儿受刺激了,顾惜朝等我小说出版了你记得看啊,看你们两个狗男男令人发指的情感历程。
说完把笔记本塞包李昂首阔步地走了。
戚少商看着英绿荷关了门幽幽地来了一句:这怎么还没死心呢。
顾惜朝把戚少商带了的粥倒在碗里说:可能觉得你的地位不够稳固吧。
戚少商双手撑在顾总的办公桌上说:我这地位还不够稳固啊还让她觉得有可趁之机啊,那我得趁机来稳固一下了,来顾总你听我的指挥,首先把手里的碗放下,然后解开自己衬衫的第一个扣子,接下来我帮你……哎你踢我干嘛,办公室play啊多有情趣啊……顾惜朝你别乱动别碰着保温桶……

人生总是充满着意外和惊喜,比如当年瞒着对方填写了不同志愿,比如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后的第一次争吵,比如远隔千里却仍然风雨不改地一起度过每一个节日,比如家人的誓死阻挠,比如一起在地下室里度过的第一个相依取暖的春节,比如阴差阳错的分别又重逢。可是从当年在学校的走廊上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们只会越走越近,那是我此生见过的最美丽的眼睛,最明亮的少年。

英绿荷的书有一个被顾惜朝吐槽很没有品位的名字,叫做谈一场悠长悠长的恋爱,里面有三个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爱情故事,每一段故事都有各自不同的风景,但即使世事并非样样顺遂,但所幸我一直拥有你,一直爱着你。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