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桥段(微衍生)

旧文。萝莉文风文笔。

戚少商这段时间心神不宁,隐隐觉得有事要发生,以至于他时常恍惚出神,盯着个什么东西都能站上很久的时间。
这个时候作者都会借由一个知晓阴阳学贯古今落子间就千百条智计钻出来的配角如此说着:山雨欲来,风满楼。
于是,当戚少商在一天中第四次看向六扇门里梅花树枝头欲开未开的梅花时,无情微微叹了口气,对身边的追命说:“山雨欲来,风满楼。”
追命右手提溜着一个白色的酒壶,斜靠在门框上,悠悠然地喝了口酒,道:“放心,刚才就让小冷把衣服收了。”
无情把轮椅往屋里挪动了几分,斜眼看看追命:“你以为戚少商淋湿了,那身衣服不用洗的吗?六扇门的侍女们手劲一向很大,再洗几次若是破了,那就又要添新衣。戚少商这个月的晌银,却大半都被你借去买酒和收拾烂摊子了。你让他怎么办。”
追命凑到嘴边的酒壶纠结地暂停了一会,然后被无奈地放下,他皱着眉头说:“那我把他扛进来?不知道这梅花有什么好看的,连花都没见,看个什么劲儿。”
“尚未露出锋芒不代表不会开出好看的花。需得懂它守它的知音人慧眼识珠。”无情看着追命笑了笑:“你猜戚少商在想什么?”
追命坦然一笑,把手里的酒壶晃了几下:“没名利的想名利,没前途的想前途,没吃的想食,没喝的想水,吃饱喝足还立名于江湖的,自然……是在想西皮了。”
无情便不答话了,兀自回到屋里,把轮椅转到桌边,执起了桌上的茶杯,上好的白玉温润的触觉,是汴梁神通侯府送来的器件。
酒足饭饱,想西皮啊。

铁手把身上的包袱交给追命,接着深深地凝望了六扇门的大门,终于在深呼吸一口气后迈进了这远离了两年时间之久的“家”。
跟着追命进小楼的时候无情还在看书,看得极为入神,等到铁手一句“大师兄”喊出来,才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追命早就在旁边蹦蹦跳跳地对铁手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了,当然话题转来转去又变成了“不管怎么样咱们一定要去喝一场来庆祝你回来,不过这个酒钱你得先备着”。
铁手不由自主地笑着。在六扇门,总能感觉到这种真真正正的温暖。
“啪!”
一个声响,三个人齐齐回头,戚少商震惊的表情一览无余。
“戚少商?你剑掉了。戚少商,戚少商!”追命不解地看着戚少商,怎么又发呆了。
铁手一时也搞不清楚缘由,同样不解地看着戚少商。
无情似是明白什么,只得无奈地摇摇头。
要说戚少商这时的内心小剧场,它是这样子的:
黑色的底板无限放大,然后无数的弹幕一个个出现。红字的白字的黄字的呼啦呼啦都不停地飘过,内容是这样的“艾玛他怎么回来了!”“艾玛那我工作怎么办?”然后这两条迅速淹没在“顾惜朝哪儿去了……”“他不是看着顾惜朝去了吗……”“混蛋!顾惜朝哪儿去了!”“我就知道他一定是来找我看顾惜朝的!”“嗷嗷嗷你一定是来找我看顾惜朝的!”“艾玛我到底接受还是不接受”“顾惜朝”“顾惜朝”“顾惜朝”“顾惜朝”……最后底板完美地被“顾惜朝”给刷屏了。
“咳咳,”铁手打破僵局,主动走上前去冲戚少商一抱拳:“少商,我……”
“我答应你。”戚少商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弯下腰捡起剑:“走吧,我们现在就去。”
“啥?”铁手发现自己完全不在情况之内,眼见着戚少商都要走出小楼了,才进忙跟上,早一步跨到戚少商面前拦住他:“不是,你听我说……”
“我答应你我不会杀了他,不会报复他也不会让其他人杀了他,不管他犯了什么事,既然你把人交给我了,为了江湖大义和武林和平我也不会动他的。我们相识这么多年你该了解我是什么人。走吧,不然晚了再出了什么差错就不好了。”
“慢着!”铁手再也顾不得许多,一把拉住戚少商的袖子:“你去哪儿啊,我顺道路过神侯府进来打个招呼而已,你这是要跟我去哪儿啊?”
【噔!黑屏,对话框------系统提示:剧情发展出现偏差,非正常模式开启】
“你你你……这这……咳,没什么,再次见面我欣喜异常,口不择言,这样吧,我们晚上好好喝一杯,聊聊?”戚少商努力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那什么,我去找神侯把案情汇报下,你们继续。”接着目不斜视地走出了小楼。
“这……”铁手和追命不解地看看无情,追命抢先一步说:“他不是专门来小楼找你谈论案情的嘛?再者他刚才对二师兄说的那是什么意思?”
无情悠悠然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悠悠然地说了一句:
“同人文看多了。”

戚少商现在心情十分复杂,十分纠结,十分难过。
他的脑中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回荡。
“很失落?”
有点。
戚少商默默地回答,回答给自己听。
每当这个时候,失魂落魄的主角都会用一副苦大仇深的苦逼样跑到大街上去溜达。溜达途中各种支线情节就会随之展开……抑或是主线情节,才会真正展开。
戚少商拿着剑眉头深锁地走出了神侯府,这一步一步,缓慢而又坚定,他并不知道自己要前往何方,可自己的步伐却有意无意地往城郊走去。
城郊有一片竹林,但是这个季节,倒确实没有什么景儿。戚少商看着这满目萧条的景色,心里倒越发悲凉了。旧日在连云寨,寒冬的日子里大伙喝酒吃肉,一大帮子人热热闹闹地围在一起,什么寒意都驱散了。再后来在旗亭里洗碗杀鱼,夜里也有琴声相伴,兴致来了提剑舞上一曲,更是不可忘怀。
那大伙的生死相依的兄弟情,与旗亭一夜的知音情,孰轻孰重?
不知道。
一群人在一起是相持,受伤时可以依偎。两个人在一起是相知,寂寞时可以……不对,是不会寂寞。对于一个人来说,不会寂寞时多么重要。
曾经想要紧握两者,最后却发现为了的到一夜的琴声失去了所有的兄弟。
原来这么失落还是因为顾惜朝。戚少商抬头看了看天,有些泛黄,没有连云寨的天清亮,戚少商微微闭上眼,风吹过。
顾惜朝,我懂你的任务,懂你的抱负,懂你为什么追杀我千里。我不是个神,也不是个大侠,我恨你,我不能死,因为我要为了死去的兄弟们争一口气,为他们平了不白之冤。但是我又惜你,因为这世上,能与我弹琴舞剑的,只你一人而已。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传来一阵琴声,然后主角循着琴声而去,终于进入了主线剧情吗?
很遗憾,戚少商遇上的是个不靠谱的编剧。于是他睁开眼睛,继续漫无目的地飘荡,直到荡进了那片竹林。
戚少商站刚要踏进竹林的时候,止住了脚步,他静下心来,深深地叹了口气。
跨进去还是不跨进去,这是个问题。跨进去的话,经验(?)证明,绝对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什么阵法啊五行啊他本身也不太擅长,没人救的话故事就结束了,就算进去了,再遇上个什么追杀的,追杀谁就不一定了……
他没有犹豫很长时间,他还是跨进了竹林。
一步一步,慢慢地前进。他握紧了手中的剑,他的精神全面集中。他不得不防范。身为一个大侠,特别是一个即将要触发剧情(?)的大侠,他知道,不管是黑衣人白衣人五颜六色彩衣人,小雷门的人唐门的人,毁诺城赫连府或者是其他乱七八糟辽人金人,这个时候出现都是一个挑战。
一个大的挑战。因为他不知道这个作者到底是爱长篇还是短篇(?),如果是短篇可能他就挂了,如果是长篇,那中毒受伤也是免不了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应该会遇上一个人,一个不纠缠到死不算完的人!
沙沙!
风动竹林还是有人经过?!
戚少商屏息闭眼。
杀气,是可以感受到的。
有人!
他的剑,是世上最快的剑!可是他不急着拔出来,因为他觉得当他睁开眼,会有一袭青衫出现在眼前。
【叮!请问戚大侠为什么会觉得一定是青衫人?回答:两千多字了顾惜朝还没出现这故事玩完了。】

顾惜朝冷哼了一声,震了震袖子,说:“你好。好久不见,回见。”然后转身往竹林深处走去。
戚少商惊讶了。他真的很惊讶,为什么这个竹林这么平静,他就这么平平常常的见到了顾惜朝?!唐门雷门六扇门为什么没有来插手??顾惜朝为什么没有损他,为什么没有砍他?!不行!这样绝对不行!于是他追了上去……

顾惜朝表示他见过坑爹的剧情可是没见过这么坑爹的剧情。
“找我有事?想杀我?别回答什么我已经放过你了我就不会杀你之类的。你想干什么啊?别说什么我来保护你或者铁手拜托我照顾你之类的话,他刚刚才来过。你是没事找事啊?”
看到戚少商站在屋外,顾惜朝终于怒了。
戚少商有点无奈:“你能不能不要自己脑补剧情。我就来看看而已,你呛什么火。这屋子不错啊,不会又叫惜晴小居吧?”说着就进了屋,还好,没有什么八卦阵。
“惜晴小居?那是什么……”顾惜朝不满地看着戚少商:“别进来。都说了你走阳关道我走独木桥,你进来干什么。”
“唉你知道吗,”戚少商把剑放到脚边,做到屋中央的桌子上:“铁手一来,我就知道你肯定离得不远。这几年我去办案,那遇上个案子就得亲自去,我就琢磨着,按理来说,这些案子总得有一个是跟你有关的,可是竟然没有。我早觉得不科学了。”
“科学?那是什么。我只知道,我这几年忙着疗伤。”顾惜朝给自己倒了杯茶,他的水壶还没放下,戚少商就拎了过去也给自己倒了杯茶。
“科学就是,你绝不会乖乖呆在这里,你会出去腥风血雨干一仗。当然,江湖新兴起的几个门派可能有你暗线,新出现的几个楼可能你是老板。”
“戚少商,脑补过度是种病,找无情治治。”顾惜朝气愤地把被子磕到桌子上。
戚少商撇撇嘴:“谁脑补,这是正常的情节你懂吗?来,跟我说说,有没有什么金人辽人现代人来找你?”
“我说你走不走!”
“炮打灯来一发?杜鹃醉鱼来一发?别介啊,这快四千字了咱们才见面啊!”
“明月千里故人稀,出门直走别客气!”
“其实你还是这么一表人才器宇不凡。”
“你走不走!铁手把我的斧子收哪儿了!!”


嗯,他姓耶律,他是个王子,第几个王子这个不重要……反正,他怎么样都不重要。
有个羊胡子的手下跟他说:我们要去拢络顾惜朝这个人才,他惊才绝艳,他天下无双,他人生赢家,他……反正你去拉拢就成。
他当时想都没想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作死!”他这么骂着。
“你有没有脑子啊!绝对不能去招惹顾惜朝你不懂啊!你不知道顾惜朝已经来了戚少商绝壁不远了啊!
你现在让我去拉拢顾惜朝,戚少商一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止,当然他可能阻止不了顾惜朝,但是这更麻烦,顾惜朝中间肯定会放水!你别问为什么!他一放水,我们就玩完……
我现在不去拉拢顾惜朝,戚少商一定会去找顾惜朝,然后他俩就双剑合璧,直接把我们给秒了。
我现在去暗杀顾惜朝,戚少商一定会出现,然后把我们给秒了。
我现在去暗杀戚少商,顾惜朝六扇门乱七八糟不管是谁都会黑化,然后把我们给秒了。总之……在戚顾文里,我们就是电灯泡加悲剧!快收拾行李,马上走!”

诸葛神侯微笑地看着无情:“关于保家卫国这事儿,有什么新建议吗?”
无情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茶:“批量生产戚少商+顾惜朝,我大宋绝对可以横行霸道到二十一世纪。”

——

顾惜朝很有感慨,他对戚少商说,我当时那么一冲动去给你端了盘菜,就把我之后的几辈子都给葬送了,从此走上了搞基这条不归路。
一斧飞过来距离作者的脖子还有那么0.0000197182719741130厘米。
好吧,这不是顾惜朝说的,这是坑爹的作者说的。
上回书说到戚少商在完全没有遵循正常的主线剧情的情况下见到了顾惜朝,这回书接着往下走,一般情况下不到上战场马革裹尸那是没法完结的。

那天在竹林见到了顾惜朝,戚少商的心就被一种不可名状的满足感占据了。
要说为什么他说不清楚,不过在顾惜朝家蹭了一壶茶之后,他还是抬脚跨出了屋子。这步散的有点久,毕竟六扇门里还有事儿得着他去干。
他临走时回头看了一眼,顾惜朝在屋里坐在桌旁的椅子上,夕阳照不进屋子里,但他能感觉到顾惜朝的视线,他的脑中甚至能勾勒出顾惜朝的样子,微侧身子看着屋外,嘴边带着有些嘲讽的笑,一双眼睛还是那么清亮,好似他自己便是他自己的道,邪气凛然。
其实这时候顾惜朝如果知道戚少商的脑内剧场一定会气得毛都直了:彼尔娘之!莫名其妙跑到我屋子里喝了我的茶而且是完全不懂品味的牛饮,我还得刷杯子!还对你笑个毛线。
不过除了戚大侠同人论坛爬多了这个解释之外……恩……可能……还真找不出什么其他解释了。
但是好的剧情绝对不会让戚少商直接就这么回去!
轰!
戚少商一惊,回头的时候就看见顾惜朝的木屋整个塌了。
如果你现在是在看弹幕,那情况绝壁是满屏幕的:“卧槽!编剧神转折!”“编剧高能!!”“七仔回去回去找媳妇!”“……围观了整个过程的竹子表示这是我见过最牛掰的西皮剧……”“命中注定要搞基啊大侠!”“去·救·他”“编剧赢了……”“我就是来围观一下”“这是被二级地震整塌的吗骚年……”“我是绿字……这是被戚少商和顾惜朝的基情秒塌的屋子!!”“绿字嫁我!!”“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当然戚少商和顾惜朝是不知道这种情况的,戚少商运了气一跃到屋子前,正看到顾惜朝用袖子捂着嘴鼻从地上爬起来。
“屋子怎么塌了?”戚少商皱着眉头看满身狼藉的顾惜朝。
“有人放炸药。从地下炸的,屋子估计没这么大承受力。”顾惜朝的眼神狠了起来,陡然提高声调:“敢做不敢当!有本事出来说清楚!无胆鼠辈。”
听他这么说戚少商突然很想对他说,不是每个人昨晚坏事之后都会把过程详详细细地说一遍的。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为什么咽回去呢?是因为戚少商的一点小心思,什么小心思呢?艾玛别这样,大家都知道咱们还说什么说。
顾惜朝话音未落,噼噼啪啪很多小型炸药就在他们身边炸开了,这倒是把两人都吓了一跳。不过好歹是见过各种亲妈后妈,开过各种外挂【咦,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的了,左躲右躲最后戚少商干脆一拍顾惜朝的肩膀,眼神示意了下右边,顾惜朝立刻会意,跟他一起用轻功窜到了竹林里。
“刚才你确实看到这边有人?”顾惜朝看着空空的竹林问戚少商,说完一个踉跄。
“一闪而过。”戚少商顺势搀起了顾惜朝,顾惜朝的脚有旧伤他知道:“不过倒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人要炸你的屋子,你有得罪谁吗?”
戚大侠你这么问是不是略有愧我告诉过你的你在文中负责的工作?这么多次被顾惜朝大环套小环的骗,当然你也可能小环到大环地拆穿他,可是在这里你不是应该问:喂,你这又是啥剧情走向啊哥们,告诉我这作者喜欢看谁写的文吧,我基本可以为我们以后的路做一点准备啊。
可是这样就不科学了。戚少商觉得自己不能再不科学下去了。
“我见天儿呆在这里,我能得罪谁?我也就去掏过前面树上鹌鹑下的蛋。”顾惜朝没好气地挣开戚少商的胳膊:“扶什么扶,少假惺惺。”
这话说的不是不在理,但是完全没有必要。戚少商也是这么觉得,他脑袋里现在就窜出来无数条理由,不过不管哪一个都是一样的勉强一样于无理中找理,戚少商思考的一下,不行这理由太多了,这次用谁的【又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好呢?
顾惜朝看着戚少商越皱越紧的眉头,心软了,不耐烦地说:“算了算了。反正你是大侠,做什么都是有理的,我也懒得听你那些大仁大义大道理。”
你说要是每个小顾都这么懂事那可以节省多少字数啊!
戚少商感动了,他正要说些什么,就看着顾惜朝背后蹭蹭蹭几支箭朝着他们飞来。戚少商的剑有多快多凌厉我们没有顾惜朝知道,他一手把顾惜朝从背后往前一推,一只手抽出剑挡掉箭。
顾惜朝被猛地一推差点没趴地上,刚转过头来就想掐死戚少商,一支箭就擦着他的卷毛飞过去了,蹬一声订到地上。
顾惜朝简直要骂人了,是不是都跟他卷毛过不去!令人发指,是可忍孰不可忍,不玩死射箭的就是老天瞎了眼。
【老天的眼睛瞎不瞎跟顾惜朝有什么关系……】
顾惜朝还没缓过劲儿,就被戚少商一把拽着跑了起来,当然他们这一路不孤单,无数支箭嗖嗖地与他们相伴,在他们的身后留下排排身影。
基本上……如果把俩人都射死了那就是神剧了。
“顾惜朝你确定你只是去掏了俩鸟蛋不是去灭了俩寨子?!”戚少商一边用剑砍开挡住路的竹子一边拉着顾惜朝狂奔,顺便狠声地埋怨起来。
“我的武功要是能单枪匹马的灭俩寨子我绝不会让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一遇见你就倒霉,呸!”顾惜朝也恶狠狠地回敬。
那你也下不去手。你绝对下不去手,你不仅下不去手你还得在砍他前话痨给人家时间救他,你还得不停地放水放水,还得时不时念几句情诗来提醒他咱俩有过旖旎的旗亭一夜,你跑啊跑啊,你跑哪儿我追哪儿。
息红泪表示追杀过程中调情可耻的行为。
“跳!”戚少商喊了一声。顾惜朝这才发现前面有个不大不小的陡坡。他刚想表示,大侠我外挂开得没你多我腿伤还没好这么跳下去可能会出事儿的,就被戚少商一股力量给带下去了。
所以顾惜朝不负众望地满头冷汗,腿是彻底被刺激了。
说来奇怪,跳下去之后箭没有跟随上来。戚少商皱着眉头看顾惜朝捂着自己的腿坐在地上,又抬眼看了看竹林,嗯,没动静儿了。
卧槽这剧情也太猎奇了点吧英雄?!你难道想告诉我制造这场天外飞箭的目的就是为了整垮顾惜朝的屋子以及他们俩的竹林狂奔?剧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文章所能驾驭的范围了。但是没关系,请相信这不是一篇正常的文章。
“走吧。看来你今天没法回去了。我带你去六扇门。”戚少商转身走了几步,没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一转头看到顾惜朝一双眼睛里似乎要掷出无数把神哭小斧似的:“咳咳,那什么,我扶你。”
扶……当然是扶!横抱这样的桥段用不上吧……戚少商扶起顾惜朝的时候不是没想过这个抱的问题,可关键在于顾惜朝跟他身高相仿体重差不多,这抱起来也没有美感啊,再说……一大男人抱着另一个大男人要闹哪儿样?!搞基啊?
咦?难道你们顺着这个剧情都能走下去,不是为了搞基吗?

戚少商扶着顾惜朝到了六扇门门口,就看见追命正从院子里面出来。
这实际上是个历史性的时刻,你说,这追命到底长啥模样呢?但是……其实这个问题不重要嘛,那我们就把这个历史性的时刻给忽略吧。
“戚少商你回来了啊。唉?这是……顾惜朝!”追命这下可彻底震惊了:“这是得有多么违背自然规律才能让你们突破重重障碍又见着面了啊。我现在真怀疑明儿早上我一开门都能窜出来一个人,对我说‘嗨,我叫李坏。’啧啧,你们进去吧,我先上街给大师兄买点儿东西去。”
顾惜朝费解地看着戚少商:“李坏是谁?”
戚少商同样费解地看着顾惜朝:“我觉得至少……《四大名捕》和《说英雄》里面没有出现过,因为我确实不记得这个名字。别管这么多,进屋吧。”
六扇门大堂里人还是挺齐的,诸葛小花无情冷血铁手。
无情见到顾惜朝就有一种亲切感,没错,毕竟他跟顾惜朝在很多情况下都会被设定为友好的关系,当然……不是说因为都得搞基所以才会产生的相知的感情。
顾惜朝戚少商一进屋,全屋就安静下来了。都是一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状态,每个人都是‘一切尽在不言中’的表情。这种状态维持到了追命发现自己忘了带钱从外面折返回来。好吧,你看看,关键时刻追命的作用是非要重要的。他进了屋,看到一屋子装蜡像的人,又跳了出去,然后重新跳了进来,对着顾惜朝就是一通狂喊:“我要杀了你顾惜朝!我要为红袍姐报仇!大当家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接着在一屋子“这是什么情况”的表情下咳嗽了两声:“别介意,老八一般出场就这两句话,我替他喊喊,我替他喊了他就不用再出现了。你们继续,我进屋拿银子。”
卧了个大槽……
“进去右转第二间。冷血让厨房给顾惜朝烧水。戚少商把上午那个案子重新跟我交代一下。世叔那我先回去了。”
无情做事干脆利落,顾惜朝表示很欣赏这样的人。
“自己能走吗?能的话就自己去吧,我去交代上午的案子。”戚少商看着顾惜朝。
顾惜朝扶着桌子给他做了一个“请随意”的手势,自己一瘸一拐地往客房走去。
“别看了,跑不了。”无情无奈地笑笑:“来搭把手,回小楼谈。”

看着戚少商推着无情走了出去,诸葛正我叹了一口气。冷血问:“世叔,怎么了?”
诸葛正我摇摇头:“忧患啊忧患……对了,你去完厨房就出门去打听一下方应看最近的活动安排,别让无情跟他正面撞上。然后见到戴帽子有酒窝的李姓青年就一剑给我戳死,别给他机会认识追命……虽说,跨剧难,但是不可小看有些人逆天的心。”

“其实我看到顾惜朝的时候还是小小地惊讶了一下。”无情喝了一口茶,慢悠悠地说:“但是我也知道这是必须的。就像陆小凤坠崖会遇到厉南星,周天赐到上海会碰见鲍东卿一样,这个,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等、等一下,又出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天要下雨,你要搞基。阻止不了的。各种各样的剧情,各式各样的理由,各门各派的争斗,到头来都是要给你们一个结局,看开了也就好了,我也就不在意不停地在剧情里打酱油了。”无情温和地笑笑。
“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能求解释吗?”戚少商的处理器一直不是很先进。
“没什么。案子其实我搞清楚了,你去看顾惜朝吧。回见。”

被成崖余回见了……戚少商很忧伤。
他不能自己一个人忧伤,他决定让顾惜朝跟他一起忧伤。
按照剧情的发展如果这时候戚少商一推门看到顾惜朝在洗澡,那就是非常值得期待的画面了。既然是非常值得期待的画面那为什么不来一发呢?
戚少商推开顾惜朝房间的门发现顾惜朝在洗澡。
顾惜朝躺在浴盆里看着戚少商:“你又干什么。”
“无情疯了。”戚少商找了个椅子坐下。
“疯了?去找方应看……这剧情肯定少不了他的份儿……”顾惜朝幽幽地说。
“哦。其实刚才无情的话我也算听明白了。无非就是咱俩得在一起。”戚少商觉得有点口干,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
“扯淡。”顾惜朝懒得睁眼了,这水温真心不错:“那他确实疯了。我跟你在一起,嘁,没有可能的事儿。”
“这话说的,你不跟我在一起你跟谁在一起啊。下辈子厉南星一开门就能看见陆小凤,再下辈子楚云一出事就能看见张富贵,再再下辈子鲍望春一上街就能看见周天赐,再再再下辈子于佑和一到香港……人太多了那我就不说了……反正你这辈子不从,下辈子下下辈子还是一样的。”
“拉郎配是可耻的!”顾惜朝被水汽蒸得有泛红的脸露出来愤怒的表情。
“跨剧才会赢,勇敢找爱情!”戚少商也怒了:“赶紧洗,洗完吃晚饭!”
说完一摔门走了。
……群众表示不是想看这样的发展,群众表示这不是科学的发展!嗯……科学是什么?可以吃吗?

不久以后戚少商会成为楼主。不久以后顾惜朝和戚少商会上战场。不久以后……战场?艾玛这不会写,但是谁会写你们都知道。

第二天追命起床,走到大门口,打开了门,看到一个戴帽子的青年笑得阳光灿烂对对他说:“嗨,我叫李坏。”
然后追命“砰!”一声关上了门。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