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陆厉】杀手集团小脑洞,搬运

高鸡血是个资深杀手集团旗亭酒肆的老板,他手中掌握着国内最大的资源链,只要你能力够,胆子够,都可以在他手下谋一个差事。
顺火暖是高鸡血手下第三小组的代号。
(一)
“我只是不想拂了姑姑的意,她一直觉得天魔是个正经的黑社会组织,而我是个不合格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厉南星停下笔,冲顾惜朝笑了笑:“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复习方面是没问题,只是身份伪造那边还没有确定下来可以百分百没有漏洞,不然还得卡在报名上面。”顾惜朝走到厉南星身边,看了看他的画,点了点头:“意境有,你天赋不错。陆小凤呢?”
“戚少商出任务被西门吹雪截了胡,高鸡血让他去处理一下,今晚不一定回来。”厉南星顺着顾惜朝的视线看向了画,一会皱着眉头叹息道:“这棵树还是画得不好。”
“比上次好多了。高鸡血会让陆小凤去处理?他不是跳着脚说再让陆小凤掺和这种事就是孙子么。”顾惜朝示意厉南星把毛笔递给他,他抬笔蘸了一些清水,浅了墨色,往树上添了一笔。
“陆小凤这体质也难怪高老板担心,每次接的是一个case但回回都能连带着挖出几桩大案,他最近的功绩可以评良好市民了。”厉南星笑了起来。
“他可以和戚少商一起入围感动中国。好了就这样吧,打个包给傅总送过去。收拾东西出发,希望他们俩还没有被西门吹雪戳死。”顾惜朝收了笔,看着画满意地点了点头。

戚少商,早年就职于特种部队,由于特殊原因失业后加入国家保密组织小雷门成为西北连云的地区联络人,四年前得罪顶头上司再次被撤职并在旗亭酒肆欠下了一笔数额巨大的酒债,于是在高鸡血的招揽下成为旗亭一份子。
陆小凤,常年混迹于黑白两道之间,消息网四通八达,行踪捉摸不定。资深好事分子,身无正职却有花不完的钱泡不完的妞以及交不完的朋友。两年前被血衣楼追杀,为了暂时摆脱麻烦无奈之下挂职旗亭酒肆。
顾惜朝,著名网络黑客七略,身手敏捷,智商超群。少年时通过选拔进入傅宗书的特别行动小组被安排在国外学习,学成归来后负责傅氏百分之三十的地下交易。五年前因暗杀戚少商事件与傅宗书方面发生了冲突脱身傅氏进入旗亭。
厉南星,徂徕大学医学系研究生在读,连续三年国家一级奖学金获得者,曾在著名医刊上发表论文三篇,学术成果颇丰。聪明好学,谦虚谨慎,热爱劳动,团结友善,积极向上。

“……为什么南星和我们画风不一样。”戚少商拿着身份信息一脸复杂地看着陆小凤。
“实际上这确实就是旗亭资料库里挂出的可见信息。”陆小凤摊了摊手:“我们可以合理怀疑高鸡血卖了厉胜男一个面子,毕竟都在道上混,何必跟天魔对着干。”
厉南星,全国最大的地下组织天魔第一顺位继承人,2016年度冷兵器战斗力排行榜名列第三。
“你是说有人把我们的命卖给了西门吹雪让他干掉第三小组?”戚少商挥了挥手中的资料簿。
西门吹雪刚才一脸冷漠地把资料簿甩在陆小凤脸上后扬长而去,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留下。
“西门不会为了两个钱就接这种活,这么一想只能是对方有什么理由让他不能拒绝。”陆小凤摸了摸胡子对戚少商眨巴眨巴眼:“但他不会跟我们透露更多的信息的,这是职业道德的问题。”
“可他还是放过我们了。”戚少商把资料簿收进背包拉上黑色的脸罩:“他现在会不会去找小顾他们。”
“他今晚会来一方面是为了通知我这个消息,另一方面是来找你,不会去找南星他们的麻烦。”陆小凤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我想我们现在要尽快混进宴会,他们俩也快要来了,再不开始待会肯定接不上头。”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戚少商说话间就撬开了右上角的通风口,伸展了一下身体,纵身一跃扒住通风口的边缘窜了进去,一会伸出来一个脑袋看向陆小凤。
陆小凤无声地鼓掌:“哇九现神龙名不虚传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他来找你是想看看排行榜第二是什么水平,你也知道今年的排名是按照次数,不单纯用胜率。可你今天没带兵器,那还比什么?不过话说回来……”他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张卡片摇了两下:“我有邀请卡,你为什么非要走通风口。”
“通风口可以直达办公室,我今晚准备速战速决。”戚少商冲陆小凤比了个行动的手势消失在了通风口。
陆小凤看着他离开的方向耸了耸肩:“你还真是行动派,为什么不先享受一下今晚的派对,高鸡血并不会发你全勤奖。”

(二)
厉南星一个利落的甩手,调酒瓶以完美的弧度在半空转了三圈稳稳地落在他手中,他微笑着拧开瓶盖,温柔客气地说:“先生你的酒好了。”
陆小凤把杯子推过去,单手撑着右脸歪着头看着厉南星,笑意在眼睛里掩饰不住:“不愧是傅总组织的酒会,能进来的果然都有两把刷子呀,小哥你平日里在哪里工作呀,有时间我一定去捧场。”
”自由职业,居无定所。”厉南星把杯子推了回去,好心提醒了一句:“有点烈。”
陆小凤接过酒杯浅浅抿了一口,眯着眼睛点头道:“金酒、朗姆、百加得外加一点伏特加。喝起来的口感和你一样吸引人。”
厉南星不动声色地退后了一步,礼貌地说:“请您自重。”
陆小凤追着他的脚步往前迈了一步,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有些轻佻地说:“不信你听,这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其他?”
厉南星垂下眼睛按着他的胸口,沿着肋骨向上游走,陆小凤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半晌厉南星凑近陆小凤的耳边说:“你这个胸骨柄长得不错……我最近看过的里面最好的一个了。”
陆小凤一下子就垮了脸,借势揽着他的脖子说:“厉医生我开了这么好的戏但你这台词让我怎么接,风流倜傥的富家公子调戏服务生的桥段NG了。”
厉南星微微挣了挣,无奈地说:“为什么每次都要加这种戏,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我们,不需要这样交流的,又不是拍电影。”
“人生虽然不如电影那么富有戏剧性,但我们要主动地创造这种氛围呀。我们是杀手啊,这么浪漫的职业不该有一些特别的设计么。”陆小凤松开了他:“所以顾惜朝到底搞定网路了没有。”
“差不多了吧,画被他带走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已经交到戚少商手上了。”厉南星思考了一下说:“我刚刚从左边看到了一个熟人的身影,我怕会影响到惜朝。”
“熟人?谁会影响到顾惜朝,他的前女友今晚不来酒会,相信我的消息来源,万无一失。”陆小凤揽着厉南星的肩膀说到。
“傅晚晴是不在没错,可是英绿荷来了……”厉南星扶额。
“英绿荷?九幽不是去日本了么,居然没有带着她。走吧,我们去增援,一个英绿荷,缠死一个顾惜朝气死一个戚少商不成问题。”陆小凤叹了口气:“人算不如天算。”


丨没了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