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剧本

顾惜朝是在深秋的一个傍晚拿到剧本的。

那天他刚刚结束了一天无人捧场的卖艺,带出去的那颗用来当靶子的苹果依然躺在布兜里。

他在汴梁的夕阳下以四十五度的法定忧伤角度望天,把积累了一天的忧愁和无奈化作一口气叹出去,哎!

忧伤归忧伤,饭还是要吃的,于是他把手伸进布兜,开始掏那个壮志未酬却注定身先死的苹果,他掏啊掏啊,掏啊掏啊,掏出了一叠剧本。

他盯着剧本看了得有一分钟,对,在那个时代他其实不知道这叠纸是个剧本,于是他把那叠纸塞回布兜,继续掏苹果。

这次他掏了有十分钟,布兜里确实没有苹果,苹果变成了一叠废纸。顾惜朝愤怒了,如果他会骂人的话他简直想把那叠纸糊在偷他苹果的人脸上骂一句你他妈哒居然连苹果都不放过还他妈哒有没有人性!

顾惜朝很生气,气得连头发更卷了一些,他忿忿不平地把剧本又塞进布兜里,启程回家!今晚糊窗户的材料有了。

戚少商是个编剧,他写的剧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卖不出去。

他用等待剧本被采用的时间给雷门广告公司写创意策划来养活自己。

他自己给自己是这么定义的。

于是雷门的总经理敲着桌子对他说我是真没见过谁家的策划非把编剧俩字儿印名片上儿的还印在前面的。

戚少商重申,卷哥,我只是个为现实所迫暂时搁浅理想的编剧。

雷款点点头,小老幺你告诉我你今天的脑残片儿吃了么?

顾惜朝是戚少商剧本里的角色。

十八岁的翩翩少年,文能科举拿探花武能打人开外挂,就是出身低微没人赏识,被朝廷里个谁黑了一把好好的探花也没有了,艰难地窝在汴梁成为一代北漂。

顾惜朝也是刚知道自己只是个角色,谁让他糊窗户前非眼贱去扫了一遍废纸呢?

剧本上生动形象地用七集的长度勾勒了一个苦逼青年悲剧少年时代,剧本还没写完,写到今天他当街卖艺又没挣到钱。

这事按理来说,顾惜朝不该接受,是个正常人都不能够理解啊,但是他接受了,这是为嘛呢,大概是因为戚少商这个汤姆苏把顾惜朝的智力值调得有点max…

总之顾惜朝很暴躁,驴我呢吧!哥见天儿辛辛苦苦想着法卖艺合着你就是故意不让我挣钱是吧!演员也是有尊严的好么!编剧这么脑残加这么多可有可无的人生考验这剧还能不能行了啊!我都卖了五天艺了,你为了表现我的苦逼也不用生生写了七集啊!

越想越不高兴,尤其是今天连苹果都没得吃。啪!顾惜朝一把把剧本拍桌子上。

戚少商推了推无镜片的纯装逼型眼镜框然后把剧本放到赫连春水面前的桌子上,推了过去。

赫连春水捞起来扫了一眼,眉头皱了起来,说少商啊你今儿出来之前跟卷哥说了吗,维生素片吃了吗,还有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放弃编剧这条路?

除非你跟息红泪离了。

然后戚少商就对着被仨为了阻止老总因为故意杀人而进入监狱的保安而架住的赫连春水举了个躬,拿起桌子上的剧本,走了出去。

背后赫连春水“去你大爷”的叫骂声绕梁三日。

顾惜朝今天准备罢工了,他不知道自己为啥会看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剧本,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自己在第八集里能不能挣到钱,是不是还是连苹果都吃不到。

我的世界被别人掌控。

顾惜朝有些泄气,他以前遇过很多的困难,永远都被人看不起的出身,凄惨的被人欺凌的童年,但是他觉得自己都能克服,自己爬嘛大不了,总能爬上去。但是这次他感觉支撑他活了十八年的信念没了,那还爬个球?十八年那么长,也就是脑残编剧手下的七集而已。

我这么努力的克服困难,合着都是你给设置的啊。

不高兴。

罢工。

戚少商发现word里打不出字了。他跑到台式机上试了试,不行。跑到笔记本上试了试,还是不行。

他重新启动电脑,新建了文档,开始输入:顾惜朝。

出不来字。

他输入:戚少商。

出来了。

千千万万的字都能出来,出不来顾惜朝三个字。

他盯着电脑好一会,然后给息红泪打了个电话,红泪,我觉得顾惜朝罢工了。

息红泪在电话那边用汤匙搅着咖啡,慢条斯理地哦了一声。

戚少商继续说,红泪,他生气了。

息红泪捏了捏眉头,说,少商,到我这儿来一趟要不然?

顾惜朝罢工了三天,在屋子里睡觉。三天里他其实不饿也不困。第四天他起床了,推开窗子,看着天,看着鸟,然后他走到门后,猛地把门踹开,站在院子里吼了一句:

就算是活在剧本里我顾惜朝的人生也得我自己写!谁让我叫顾惜朝!谁让我是顾惜朝!

等一下,是顾惜朝怎么了?顾惜朝谁啊?

息红泪给戚少商服了安眠药。

戚少商在梦里迷迷糊糊地走着,从纷繁的城市走到空旷的野外,穿越树林,趟过小河,走到了茫茫大漠,走到了深秋的汴梁。

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衣衫,手里不知何时拿起了一把剑,脖子上围着黑色的围巾,他穿过人潮,在一片叫好声中看到了一个卷发的紫衣少年,少年高声喊着,在下练有飞刀绝技,不知哪位愿意帮助在下……

他看着看着就笑出了声,他挤上前去,挥着手说,我来!

赫连春水推门进来,息红泪示意他轻声。

赫连春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戚少商问,他睡了?梦见什么了,还笑?

息红泪说或许是碰见顾惜朝了吧。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