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架空】养龙 第一章

(慎跳)                  


                       第一章 不想当状元的师弟不是好饲养员


 


这人间说是有四大宗坐镇四方,四方权归中央圣上维持天下安定。


四大宗分别为可引雷唤雨的南方霹雳堂,世间忘情绝爱女子的修仙之地北方碎云渊,以斩妖除魔为己任护得百姓太平的东方六扇门和为各路神仙及达官贵人驯养世间奇珍异兽的西方鱼池子。


四方地位平等,相辅相成,世间各路子弟都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成为四大宗中的一员,光宗耀祖。说是这么说,但是实际上……


 


“他们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我鱼池子就是再低调那也是正经的四大宗之一。以前四方三年一会还知道给我们送张帖子,现在倒好,连帖子也不送了,这是直接告诉我们一边儿玩去么?”


鱼池子的门主九幽一拍桌子,手边的茶杯蹦了一蹦,把英绿荷看得心惊胆战的,连忙一个箭步冲上去把杯子拎起来:“师父你干嘛呢,摔坏了怎么办啊,多大人了怎么不知道轻重啊!”


底下并排站着的四大弟子同时咽了一下口水,得,又得吵。


被英绿荷因为一个杯子而骂了一通九幽怒了:“英子这是你跟师父说话的态度吗,我辛辛苦苦把你们拉扯大你就为了个杯子吼我?!”


也不知道这关注点是在“对待师父的态度”还是“因为一个杯子就吼我”。


一身红衣容貌艳绝的四师妹英绿荷翻了个白眼:“你抱怨好了没,抱怨好了我去做饭了。”


“泡泡老龙大铁阿悲你们看她这是什么德性!还吃饭,吃什么吃,我宗都快要亡了你就整天想着吃吃吃,不准吃!”


九幽气得脸上的面具都抖了几抖,快要掉下来。


英绿荷冷哼了一声:“有本事我待会做完你别碰。”


那边九幽跟英绿荷互瞪进入白热化,这边泡泡撞了撞龙涉虚的胳膊,低声说:“你快跟大铁说一声,让他瞅准时机溜出去把小师弟找来劝架,不然咱今天是别想……”


“嘀嘀咕咕说什么呐!”九幽站了起来两步跨到泡泡面前弯下腰,他这三徒弟天生残疾,佝偻着背永远直不起腰,九幽俩眼珠子从面具的俩洞里直勾勾盯着泡泡:“你就这点出息,一出事就知道找小顾,能不能给我长点脸啊,不是你们一个个都拿不出手我早带你们去挑了诸葛正我的场了!你们就是……”


“你们干什么呢?”


六个人十二双眼睛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一齐转头看向了进门处。


他们所看之处进来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小童,模样长得精致俊俏,薄唇鹰目,脑后束着一个马尾,额前左右有两缕短短的卷发垂下,穿着紫色的衣衫,背上背着一个竹编的小背篓,小小年纪眼神凌厉,已有些不凡的器宇,此时正抿着嘴有些疑惑地看着众人。


“就是……就是还不快去帮小顾拿东西,看这人都到了。英子快去做饭,别饿着大家。”九幽的音调陡然拐了九曲十八弯,愣把在场的人身上寒毛都恶心竖起来了。


英绿荷撇撇嘴放下杯子,嘴里咕哝着“见天儿就会瞎折腾”,然后安慰自己大人不计师父过,换上灿烂的笑容,扭着腰走向厨房,路过小顾时还顺道捏了一把孩子的脸,虽然孩子看起来不是很情愿但是显然也已经对这种调戏的行为习惯了,根本懒得反抗,只自顾自把身上的背篓拿下来递给走到他面前接背篓的泡泡:“这段时间雨水不行,紫云雀长得不好,找了半天也没几个熟的。”


九幽又走回座位摆了摆手,叹了一口气,一手托腮,托不到腮只能托面具,道:“不打紧,反正最近也没啥生意,饿它们几天也不会怎么样……你们四个带小顾下去收拾收拾等吃饭吧,让我一个人在这儿静静地思考一下我派的未来……”


小童——顾惜朝嘴角抽搐了一下,想起了英绿荷对鱼池子的评价“听师姐一句话,做人就要像咱们鱼池子在四大宗里的地位一样,虽然低,虽然人家都不拿咱当回事,虽然人家就觉得我们是养猪养鸭的,但是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四分之一我们赖也得赖下去,懂不”。


原来还有未来么,真的不是自欺欺人么。


铁蒺藜拉了一下顾惜朝的袖子,挤眉弄眼地示意他别发愣了,顾惜朝一抬头看见他二师兄长得相当“别致”的一张脸还对他做着丰富的表情,差点没吓得蹦起来,好在天生不是个动静大的,只脸色白了白。顾惜朝忍住不是冲九幽拱了拱手表示退下。


九幽好不忧伤地看着五人离开的方向用手指翘着桌面:“人生啊真他娘的艰难。”


 


这就是鱼池子的现状,人丁凋敝,要名没名,要权没权,要势没势,除了钱什么都没有。唉,对,但是我们还有钱啊。


要说这鱼池子,对外的定义是“豢养天下奇珍异兽”,但是实际上呢,它的主营业务就一个——养龙。


千八百年前,仙界与人间的天然屏障被无意中打破,一时间囚在镇妖司的和被私下养在各位上仙府上的妖兽仙兽纷纷流窜至人间,对三界平衡造成了长久的伤害,尤其是妖孽入了人间之后大肆吞食伤害普通百姓,迫得圣上不得不广招天下豪杰侠士修仙之人联手剿灭。


而鱼池子的宗祖是个奇葩,在逃命的逃命,为国立功的为国立功,天下一派大乱的时候,他偏偏做起了生意。


此人姓名不可考,来历不可靠,但是有一手驯养神兽妖兽的绝技。他先是驯养了一部分神兽,然后把它们卖给朝廷或者名门正派去用来剿杀作乱的妖物。同时也帮助天界丢失仙兽的上仙来获取酬劳。一来二去打出了名声,赚了个痛快。最后拜托交好的上仙看中了人间一个山头,聚集天地灵气,可吸日月精华那款,开立“鱼池子”。


鱼池子一直以来收的弟子就不多,所以驯养的神兽也有限,这些主要是因为宗祖太懒,管不了这么多人也管不了这么多兽,到了后期干脆其他的也不怎么养了,主要就是养龙,一来是因为龙的销路多销量好,二来龙啊龙的喊出去也觉得好听呀。


但是随着这次灾难的逐渐平息,妖物也隐居山林不敢大规模作乱,鱼池子养出来的又都价格昂贵,来买神兽的人越来越少了,由于跟普通百姓的生活联系又太少,不是达官贵人上仙天王的又不跟他们打交道,鱼池子的知名度也是直线下滑。


随着一百年前圣上派去屠龙大军全凭军队的力量就斩杀了连云山脉里被传为人间最后一条妖龙的妖物之后,仿佛他们鱼池子已然全无用武之地了,现在养出来的龙只供给天界和人间部分兴趣爱好奇葩又钱多的没的花的人。


到了九幽这一辈,鱼池子在山下百姓的口中已然成为了“哎对面山上那些养鱼的”。九幽极其郁闷,心里也知道这也是京城里那个皇上的阴谋之一,怕他们带着神兽作乱呗,造反呗,但是碍着面子和长久的交情不好下手整他们罢了。在九幽当鱼池子弟子的时候山上的人已经基本都转投其他门派了,他接任门主的时候他师父简直是急急忙忙就把委任状塞给他然后自己升仙去了,连个人都没给他留。好嘛这些年一直在山下捡孩子,捡了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就一个小姑娘长大了水灵灵的看着漂亮,但是性子泼辣得不行,全门派上下自己地位给挪第二去了。


看看,那时候还是第二呢,等顾惜朝来了之后直接降到第三。


 


顾惜朝是谁?


顾惜朝是九幽几年前下山捡回来的一个孩子,那时候小娃娃被一群半大不大的孩子欺负,说他头发是卷的,说他怎么打都不服输,没人养没人教没人要,是个妖怪,小妖怪你把你脖子上那块玉给我们玩玩我们就不打你了。


九幽听着一下子火就上来了,当时英子也是他从怡红院救回来的,当时也是这种情况,一大堆人欺负一个小娃娃,没出息。


但是他这次出手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因为英子说再捡回来一个这么丑的就连他一起打包扔鱼池子的龙潭里喂龙去。


九幽最后一咬牙一跺脚冲进人群抱着孩子就跑,留下一堆傻了眼的在思考刚才那一阵风是个什么鬼。


顾惜朝从出生开始就不知道自己爹妈是谁,是被青田镇上一个妓女抱回去养起来的,养到六岁多,妓女死了,他就流落街头了。小小年纪吃了不少苦,一开始因为他养母的缘故受人白眼,后来养母死了就受人欺负,这样直接造成了他别扭的性格。


比如刚开始抱回来的时候他以为鱼池子里都是坏蛋,加上英绿荷一见九幽把他抱回来气得盆都快砸了,嘴里叨叨着师父你老大不小了能靠谱点吗怎么又捡孩子回来你这审美求别再上街了好吗。看啊,莫名其妙把自己抱回来还遭人嫌弃,顾惜朝就咬着牙想跑,没跑成,被九幽拖回来塞英绿荷怀里,说别那么多事。


英绿荷是个嘴硬心软的,衣服和澡盆都给顾惜朝准备好了,等孩子收拾好出来之后这小姑娘尖叫着就冲到大厅去了,大厅里由于天生的毛病不能见光需要长期带着面具的无颜型九幽和四个丑出了人间四种不同画风的师兄一脸错愕地看着小师妹蹦蹦跳跳说不出话。


“师师师师师父,小师弟小师弟……”


“小师弟怎么了?不就丑点吗,没事,我都习惯了……”


“漂亮!真漂亮!”


英绿荷脸憋得通红憋出来这一句这话大厅里五个人光一般地窜了出去。


七岁的顾惜朝,粉琢玉砌的脸蛋儿,披散着一头小卷毛,脖子上挂着个小玉坠,带着明显防备的神情扫视了一圈,这张脸洗涤了鱼池子全体神兽饲养员的心灵。


龙涉虚感慨,以前在鱼池子的时候,一直觉得自己如果是个瞎子就好了,现在不一样了,小师弟简直就是我们人生的唯一光明。


英绿荷捧着脸嘤嘤嘤嘤被小小顾惜朝萌得找不着北,但是也没忘记照着后脑勺给龙涉虚一巴掌:“说什么呢你,老娘长这么漂亮哪里瞎你眼了。”


顾惜朝看着面前五个奇形怪状的师父师兄外加一个周身泛着粉红色泡泡的师姐,突然觉得还不如在山下经受人世间千八百种磨练呢……


在鱼池子这种颜值低于人间平均水平的门派里,顾惜朝就是一个众星捧月般的存在,九幽也曾经感慨顾惜朝简直是本派镇山之宝。


顾惜朝一阵恶寒,这个已经把看脸当成门派唯一宗旨的地方真是活该没有什么前途。


后来顾惜朝和他的师父师兄师姐们就过上了拔拔草、打打怪,外出采风,养养龙的小日子。


 


前面九幽说到的三年一会,是四方势力每三年就会进京进行一次和谐友好的交流,名头是这样,但是实际上就是把自己的优秀弟子新的绝学拿出来秀一秀炫一炫,互相施个压的武林大会。


  鱼池子因为门派凋敝,一直被其他三个看不上眼,而且人家都说正儿八经的练硬功夫的,他们就一养鱼赚钱的,所以从一开始鱼池子就不太爱参与进去。刚开始那些时间还派人去看看,后来干脆就不去了。但是不去是不去,你帖子不能不送吧,再这样下去四方分立就变成三分天下了。


  但是由于这些年吧其他三方也挺忙,尤其是六扇门的接下了圣上给的新任务,骨干弟子常年外出打抱不平,所以三年一会后来变成了五年一会。今年鱼池子没去,可是往年其他三宗都会传书来通知他们内容,现在等了快仨月了也没音信,这已经是不把我们当一回事了。


  饭桌上九幽扒了一口米饭然后说道。


  英绿荷显然没在听他讲什么,给顾惜朝夹了一块鱼说:“多吃点,长身体。”


顾惜朝哦了一声。
  孤狐悲把一碟青菜往顾惜朝那推了推说:“多吃青菜,对身体好啊。”


龙涉虚拿出个大勺子:“要不要先来碗汤,我采的菌子相当不错。”


泡泡和铁蒺藜眼睁睁看着自己面前的汤被推到了顾惜朝面前,欲哭无泪。


九幽默默地看了一眼大家,又扒了一口米饭,接着说:“所以说我准备参加下一次的大会。而且人选我也已经决定了,小顾你去。”


啪!


这是勺子筷子落地的声音。


顾惜朝艰难地放下被堆得满满当当的碗,皱着眉说:“不行,那时候我得去参加科举。”


“科举?!”


九幽的筷子终于也和大地来了个亲切会面。


 


童年教育很重要。


顾惜朝他养母特别喜欢在他耳边叨叨只有当官只有出将拜相走上仕途才能不会被人欺负,才能不被人瞧不起,惜朝啊等你长大了你就去考状元吧,这样娘就不用再受苦了你也不用再受苦了。


顾惜朝点点头。


 


鱼池子的人特别不理解为什么顾惜朝这么执着于去参加科举,在鱼池子吃得好住得好钱也不用愁,非得考个状元然后跟六扇门那帮人混在一起吗。


九幽忿忿不平。


龙涉虚安慰他:“师父啊你应该这么想,科举啊,每次都那么多人去参加,小顾机会很小的,考不上到时候也就知道回来了。”


铁蒺藜咬着狗尾巴草摇摇头:“不见得,小师弟那么聪明,科举而已,一堆穷酸书生都能考上,他肯定没问题。”


英绿荷撇了撇嘴:“一堆杞人忧天的,离科举还有四年呢,你们都担心个什么劲儿,中间什么事不可能发生啊,等他再长大点就知道那玩意没用了。泡泡老龙走,跟我一起去巡龙潭去。”


泡泡说:“今天不是该小顾么?”


英绿荷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说托山底下的人帮忙买的书到了得去拿,没时间。”


孤狐悲扶额:“完了完了完了,这是要玩正式的。”


九幽又叹了一口气:“养徒弟啊真他娘的艰难……”



评论(9)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