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架空】养龙 第二章

                  第二章 拒绝以以身相许为结局的英雄救龙

顾惜朝拿着一卷书,右手端着一个烛台,正往坑坑洼洼的地上照着,小心翼翼地避开小水坑,以免跌倒。

顾惜朝的表情不算愉悦,他实在是不喜欢来这里,潮湿阴冷还特别容易弄脏衣服,抬头看看,还有一些水滴不停地低落下来,打湿他的头发和书。龙潭这个工作地点真是太惹人讨厌了。

虽说龙潭作为一个工作地点确实是不尽如人意,但是说到养龙,天上地下可只有这里是最适合初生小龙生长的。

龙潭是位于青田镇的玉池山主峰山顶天然形成的一个洞穴,它的地理位置极其巧妙,往天上去正对玉池上仙的莲花池,也不知道玉池上仙从哪儿坑蒙拐骗回来一堆灵丹妙药仙土神水的,养得一池子莲花散出来的灵气福泽三界,更别说正处于它底下的龙潭了。

这龙潭里的水,就是莲花池里的水流下来的,水质好啊。

你问为什么会流下来?

很简单,因为那位姓名来历不可靠的宗祖用法术捏了个天道连接天池和龙潭,更直白点就是从玉池上仙的池子里偷水,而且一偷就是几百年。

这龙潭往地下去是妖冥界的忘忧畔,长着一棵十人合抱不来的柳树,柳枝只在每次有千年以上道行的神魔殒命时抽芽,靠的就是自然地吸取尸体散化的灵力。

这灵力柳树它吸收总不能一点都不挥发出去吧,它也是生命也要呼吸的,这时候宗祖就用聚灵葫芦往山脚一塞,好啦,别浪费别浪费全都往山里钻吧!

所以整个玉池山也是四季如春,适宜各种人类兽类植物类居住,但是不能都来啊,那不就占用优质资源了吗,必须给拦着,又是一道简单的障眼法外加小屏障,非我鱼池子之人不得破解要领,凡人看来也不过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山罢了。

但是这也不能妨碍顾惜朝讨厌它,这个洞穴常年温度偏低,除却一些钟乳石之外和地上无数的小水坑之外就是中间一个巨大的龙潭,龙潭边只有一个小小的亭子,亭子一边有小石阶通向龙潭浅水处,亭子中间摆一张石桌,一个石凳,是给守潭之人歇息的地方。顾惜朝有点畏寒,加上这地方除了滴滴答答的水声和潭里大龙小龙翻腾扑通的声音之外就没有其他活气了。这真不是个适合读书的地方。

这么想着顾惜朝就有些赌气地把烛台往亭子中心的桌子上用力一放,烛光摇曳了几下又恢复平静,顾惜朝坐在石凳上愣了一会又举起烛台往龙潭里去,低头去看龙潭里浅水处趴着的一些小龙,叹了口气,然后说道:“这两天紫云雀也采不到,你们白天就少吃点吧。”三两只小龙见到他来了游了过来往岸上爬了爬,顾惜朝冲他们摆摆手:“睡你们的去吧,我看书了。”

结果这次转身的时候脖子上的玉坠啪得一声断了,掉到了水里,扑通一声。

顾惜朝听到那一声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下意识就去摸脖子,果然空了。

连忙举着烛台对着水里照。

潭太大太深,里面暗流很多,顾惜朝的玉又是当时九幽都没看出来质地的稀罕玩意,几近透明,掉了进去还想找出来难度显然高于大海捞针。

顾惜朝急了,那玉坠是从他养母捡到他之前就放在他身边的,连着一起的还有他这个被写在一张纸条上的名字。虽然不知道这玉坠跟自己的身世是什么关系,但是即使顾惜朝现在有了师父师兄师姐,也依然觉得没有归属感,那玉坠好像是唯一可以给他慰藉的东西,现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突然就这么丢了,太让人绝望了。

顾惜朝一边用烛光照着,一边想伸出手去水里捞,但是快触到水面的时候想起九幽告诉过他,这龙潭可以看,但是最好不要碰,毕竟深水处还潜伏着无数条大龙,虽说这里的龙大多性情温和,可一旦出了什么事那是谁都救不了他。

犹豫了一下,顾惜朝闭上眼睛就把手伸进了水里。

没有预想之中的冷冰刺骨,反而有些暖意,顾惜朝惊讶地看着水面,有什么不停地触碰着他的手,他定睛看了看,有三五条小龙在绕着他的手转悠。但是也是等他伸进去了才知道,这看起来浅浅的水面却不是他能触到底的深度。摸索了几把就失落地收回手,把烛台放在台阶上,双手抱膝把脑袋埋在膝盖里,伤心。

 

顾惜朝没看见,龙潭中央有幽蓝银白色的光微微地闪了一下又迅速消失,随着水流飘到潭底的玉坠里流出一抹亮白的光芒,在水里渐渐幻化成一条小小的龙。

小龙扭动了一下身体,然后深水处无数双巨大的眼睛都张开了,潭里的其他小龙也慌张地四散开来。那小龙欢快地往岸边游去,由于身体太小,也花了一些时间,等他终于游到岸边,透过水面,看到了一个抱着膝盖的小卷毛。

龙愉快地摆了摆尾巴,想游得再近一点,结果下一秒那个小卷毛就刷地一下站起来端着烛台头也不回地走了。

龙就着他离开的方向看了一会,有些失落地往水里又沉了沉,吓得本来在沙子里趴着的其他小龙哗啦一下四散开了。

龙耷拉着眼皮懒洋洋翻滚了几下。

你们跑什么,我长得很丑很吓人么。

 

顾惜朝出去站在山顶上吹了快半个时辰的冷风,把快要流出来的眼泪硬生生地吹回去了。

左右也就是个玉坠,自己好好一个大活人还能被这事给气死么。

要那玩意有什么用,跟自己现在的人生又没有多大关系,能活到现在又不是靠个玉坠。

想通了之后顾惜朝就准备回去继续看龙潭,结果这下回去可把他气得够呛,一个黑衣人,拿着个捉鱼的竹篓,正在龙潭旁边捞水里的东西呢。

嘿,近一百年来可真是没见过来偷东西的。虽然他们守夜就是为了防止这事的发生,但是这个任务在九幽看来都够鸡肋了,鱼池子在凡人眼里就是个鱼塘,谁大半夜不睡觉跑到山顶上偷鱼啊,有病啊。上仙上神更不可能来偷了,龙养起来那么大一条谁不知道啊,鱼池子出来的鱼都是登记在册的,被发现了丢人可就丢大了。

难道是妖界魔界还是什么界的?

顾惜朝一眯眼,冷笑了一声,正愁没地方撒火呢,右手用力一握就他眼前凭空现出一把双刃无柄小斧,伸手握住小斧用力一甩,伴随鬼哭神嚎的声音只听那人一声“哎哟”,竹篓摔落在地上,里面跌出来一条黄色的小龙,鲤鱼大小,正眨巴眼睛环顾着。

顾惜朝指着躺在地上捂着额头的黑衣人说道:“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敢来鱼池子偷东西,不想活了。”

其实这个人还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他就是个人,还是个倒霉的家伙。

他本来是准备在这里自立个山头以后打家劫舍的,之前打听了一下,说是山上除了有一家养鱼的之外就没别人了,他就自己先来探探路,谁知道晚上找不到下山的路,又饿了,摸着摸着就摸到鱼池子来了,寻思着里面有鱼,捞一条缓缓肚子的痛苦也不错,丫连里面是啥都没看清就动手了。

顾惜朝听了他的话沉默了,决定通知九幽,别看不起凡人,这些人歪打正着的能力障眼法什么的绝对不管用,应该跟对付有法力的人一样,来个防盗屏障,不然自家的龙被偷走了烤着吃了也太讽刺了。

顾惜朝把那人赶跑了之后就顺手捞起了地上的小龙,摸了一下它的脑袋,触感有些不光滑,就着灯光看到它脑袋上一道小小的褐色的伤疤,也没太在意,就放回水里去了。一番折腾下来顾惜朝也疲乏了,看了看时间泡泡也差不多快来要替换他了,就端着烛台回了卧室。

 

被顾惜朝摸了一把的黄色小龙从龙潭里探出头,大眼睛滴溜溜转了两圈,然后爬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英绿荷在院子里晨练。

所谓的晨练就是挨个拍门把其他人喊醒。

“师父起床摘草药去!”

“泡泡起床把大厅打扫一下!”

“龙老大下山去买菜!”

“阿悲大铁躲屋子里面干嘛呢给老娘滚出来喂龙去!”

“小师弟你醒了没?还困的话多睡一会,我待会把早饭给你送回来也行。”

旁边四扇大门一起打开:“你下次再搞区别对待能别当着我们面儿吗!”

顾惜朝拉开门面无表情顶着俩黑眼圈说:“师姐早。”

然后就拎起门口的小背篓:“我先去采紫云雀了,待会我下山去买些墨,你们不用等我吃中饭。”

英绿荷看着兴致明显不高的顾惜朝摩挲着下巴说:“你们有没有发现他哪里不对?”

九幽眼睛还没睁开:“语气跟欠了他五十万两似的,不是挺对的吗。”

泡泡靠在门框上说:“我看他脖子上带着的玉坠不见了。”

此言一出几个人都醒了:“哎?!”

“而且他说他要去买墨,上次给他买过也没多久啊,最近这么努力学习啊,真想考状元啊?!”铁蒺藜补了一句。

英绿荷抱头,老娘才不要小师弟走,就这一个水灵灵的师弟,就这一个能拯救我审美的师弟,不放不放不放不放:“我不管,等他回来你们给我旁敲侧击一下玉坠怎么了,还有他日后的打算,反正我不爱看他不高兴。”

九幽打了个呵欠:“你就是祖宗。”

 

顾惜朝拔了几棵紫云雀塞背篓里。这种花结出的果子小龙特别喜欢吃,但是这东西对光照和温度要求比较高,也比较难采,顾惜朝也是闲着没事,他一闲就喜欢去山上采这种草,难找么,既能消磨时间也不算是浪费时间。

算了一下时间该去买墨了,顾惜朝把背篓重新背上,准备下山。

结果刚背上,就感觉脖子凉凉的。

他伸手一摸,一拽。

好嘛,从脖子上拽下来一条小黄龙。

顾惜朝抽搐着嘴角盯着那条龙:“你怎么偷跑出来的,怎么藏到我的背篓里的,把你晒成龙干了我可赔不起。”

小龙看着他,歪着脑袋一副“我天真可爱不懂世事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的表情,还挣扎着想往他脖子上盘。顾惜朝一用力把它握紧了卡得小龙快翻白眼了,然后塞进背篓里。那家伙还想挣扎着爬出来,只听顾惜朝凉凉地说:“再敢动我就把你塞泥里。”龙不动了。

泥里,好脏。

得,这么一搅合顾惜朝下山买墨的计划全打乱了,只好拎着龙去找英绿荷:“师姐这龙跑出来的,刚才送它回潭里还不愿意,又爬出来。”

英绿荷正切菜呢,瞥了顾惜朝手里拎着的一条扭来扭去的小黄龙就转过头继续切菜,说:“小黄龙啊,不值钱,你以前喂它喂的多吗?”

顾惜朝摇摇头:“应该没有。”然后他又把小龙拎到眼前打量了一下,越看越眼熟。

虽说每条龙小时候看起来也差不多,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有区别的,顾惜朝看了有一会突然看到这小龙脑袋右边有一个不明显的小小的伤痕,他惊讶地张开了嘴。

英绿荷还在念叨:“这种小龙啊你对它好点它一般也会记得你的,小黄龙,不值钱,池子里大把都是,青龙什么的比较名贵你也知道。它缠着你也是喜欢你,不然你自己留着玩就是了,取个名字放池子里养着呗,告诉师父一声让他别给你卖了就行。”

顾惜朝哦了两声就拎着龙走了。

英绿荷看了一眼笑着想还是小孩子心性。

顾惜朝趴在池子边对小龙说:“我救你那是我的职责(纯属是我心情不好想打人,救你那真是顺便的),你也别感谢我,自己玩去吧。”

小龙在水里翻滚了几下,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喜悦和喜爱。

顾惜朝被它盯了半天,想着这龙眼睛是不是比其他的大点啊,又看了一会觉得还挺好看的一条龙。

顾惜朝咳了两声:“咳咳,那我也不太好养你,我早晚得下山的,我不方便随时带着你。”

小龙眼神暗了暗,可怜兮兮的。

顾惜朝有点想掀桌,你一个龙你装什么可怜装什么可爱。

于是一人一龙又对视了一会,顾惜朝撇了撇嘴,说:“那你呆着吧,我晚上给你带东西吃,白天摘了不少。”

小龙欢快地游了几圈表示等你等你等你。

周围的其他龙看到它这个模样,集体沉默地吐起了泡泡,不忍直视,瞎了龙眼。

顾惜朝伸手摸了一把它的脑袋:“那得取个名字?你想叫什么?”

小龙摆摆尾巴,表示不需要。

顾惜朝沉吟:“不然叫大黄好了。”

小龙僵住了。

然后龙潭中心最深的地方升腾起了好几个巨大的泡泡。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