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古代段子】坐听闲人话故人

他坐在二楼的隔间里,楼里楼外都潜伏着他风雨楼的弟兄。
汴梁城有全大宋最好的酒,最好的菜,白玉杯里佳酿温厚绵长不上头,盘里的清蒸鱼鲜嫩可口。楼下的人吹着笛子弹着筝,你来我往,热闹非凡。
他来等人。
明里暗里也多得是江湖武林的好奇之人前来窥探他们这三大权力集团的谈判。

他是这群江湖人中的一个,戴着斗笠,穿着淡黄色的布衣。他对自己过往的事记得不甚清晰,他也没有什么绝世武功,只是因为无家可归又经常神智恍惚所以被迫流落江湖,他甚至有一条腿是瘸的。
他随着同行的人来到汴梁又听闻今晚有好戏可看,就结伴凑个热闹。他不太喜欢说话,同行的人私下嘲笑他为哑巴。
哑巴吃了一口鱼喝了一杯酒听了一首曲,他并没有觉得这顶好的汴梁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至少鱼不好吃,酒不够烈,连琴都少了些风味。

他接到消息后带着随行的人下楼穿过人群,那些人退避开来,挤作一团,窃窃私语,议论着他。他的余光扫过这些人,在每个可疑的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离开。那些人的眼神有羡慕,有憧憬,有尊敬,还有嫉妒,却没有人敢调笑,敢嘲讽。
他的脚步踏出门槛的那一刹,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在一个午后,曾经见过的一个眼神,那个片段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水过无痕,他的身形顿了一下,随即稳步离开。

他听到周围的人低声议论这个年轻的白道龙头,语气中的羡慕掩饰不住。他随着他们的目光看向那个人,心中并没有什么波动。
旁边的胖子感慨他们所议论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性格和故事,他们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了解,那可是高高在天上的人。
他垂下眼睛,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他的头脑经常一片空白,但是他并不想去参与他们的话题,带着一种没由来的不屑。
那个人下楼,然后离开。
他们说你看这就是大人物,走起路来稳如泰山毫不迟疑双目直视远方,对周围的人呐是视若无睹。
他正了正自己的斗笠,无声地笑了一下。
他感受到了他的余光,他看到了他眼神里的寂寞,他甚至知道他在离开的时候有一瞬间的迟疑。

“戚楼主,请。”
“方小侯爷客气了。”

夕阳西下,他们明天会结伴离开,他要离开他们往西北方向去,那里有大漠,有长风。
他们问他为何最后决定到那里打拼。
他说我不是到那里打拼,我还会去很多地方,我只是路过那里。








和搭伙人分道扬镳之后有个十几岁的少年一定要跟着那个哑巴一起去西北。








问道原因,他说因为没见识过。从小生长在江南的孩子对西北的荒漠充满了兴趣。一路上少年喋喋不休,哑巴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








他们露宿一个破庙,傍晚的时候少年生起火,破庙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庙里两个人手里拿着饼围着火有些惊讶地看着来人。这个人他们都认识,不久前才刚刚见过,只不过并没有什么机会相识。








来人看到他们微微点了点头当作打招呼,指了指二人之间的空地:“方便么?”








少年连连点头:“戚楼主您请。”








哑巴皱了皱眉头,往少年那边微微移动了些,然而大侠却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到了他们中间。








“戚楼主为何会路过这里?”少年从背囊里掏出一块饼递过去。戚少商摆摆手:“谢谢,不用。”








戚少商歪着脑袋问旁边的黄衫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少年说:“他不爱说话的,我们都叫他哑巴。”








戚少商听到“哑巴”二字时笑了一笑。
















————接下来就是逻辑是什么鬼前情根本没有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的分割线—————————————————————
















少年说:“他不爱说话的,我们都叫他哑巴。”








戚少商听到“哑巴”二字时笑了一笑,说:“你不是伶牙俐齿能言会道,每次见到我都想多说几句?”








哑巴开口了:“你这话是对我说的?可我并不认识你,除了在酒楼匆匆一面之外,从未与你有过交集。”








戚少商捡起一根树枝挑挑了火,说道:“这么说你都忘了?我说怎么变了,在酒楼差点没认出来,为什么把头发绑起来。”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戚少商的手伸到了哑巴的头上,一把扯下了他束发的丝带。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眨眼之间,现场除了一个来不及躲开的哑巴还有一个状况之外目瞪口呆的少年,少年表示他活了十六年也没见过这种当众耍流氓的大人物。








“哑巴你……”








“他不叫哑巴,他姓顾,顾惜朝。”








顾惜朝没有武功,不好轻举妄动,然后眼前这个戚楼主行为举止轻慢,实在是:“戚少商,你让我忍无可忍!”








戚少商一挑眉:“想起来了?”








顾惜朝一怔,然后怒气冲冲道:“你是风雨楼代楼主戚少商谁人不知。顾某不知什么时候得罪了你,让你千里迢迢追过来羞辱我。”








“打扰一下……”少年举手:“请问……顾惜朝,是那个……顾惜朝吗?”








顾惜朝不明所以,戚少商肯定地点了点头。








少年抱着饼往外挪了一下,又挪了一下:“那你们聊,我去吹吹风。”
















天色已晚,月黑风高,孤男寡男,共处一庙。
















好了就这样吧(¬_¬)反正我不管我就是强行he一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