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无二

【戚顾现代】小段子

那天戚少商去赫连春水的公司谈合同,谈完之后两个人就约着去喝酒,天南海北一阵狂侃。
赫连春水拍着戚少商的肩膀说:“没想到咱们这两个绝世情敌也能这么互相对胃口。难道是因为审美一致所以惺惺相惜。”
戚少商仰头喝尽一杯,然后看着他说:“我觉得面对红泪这种女人,全世界男人的审美都会一致吧。”
赫连春水“切”了一声:“像你这种把她晾旁边五年不娶的男人,全世界的男人都会以你为耻。不过我一向看不上你,所以啊红泪跟我是刚好,而你就是活该。”
戚少商无奈地笑笑,随便你怎么说都好。
刚举起酒杯,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短信。戚少商点开之后看了一会,然后对赫连春水说:“待会回去的时候你提醒我一下带瓶醋。”
赫连春水一脸调笑地看着他:“哟,顾公子有指示啊。”
戚少商不置可否:“家里的醋用完了,他今天回去的时候忘了买,让我顺手带一瓶。”说着伸手拎起了酒瓶摇了摇:“也没剩多少了,来,接着喝。”
赫连春水捞过酒瓶看了看,然后问戚少商:“你着急啊。”
戚少商点点头:“我早上看他脸色不太好,可能是前段时间出差倒腾的有点水土不服。他不乐意休息。”
赫连春水摸了一下下巴:“啧,戚大当家为他的顾公子操碎了心。”
戚少商笑着捶了他一拳:“喝不喝啊!不喝今天我先走一步。”
赫连摆摆手:“不喝不喝,照顾你的‘一表人才’去吧。”
戚少商第一次见顾惜朝的时候夸他一表人才气宇不凡,这句老土的话被这伙人嘲笑了很久,一表人才也一度成为顾惜朝在他们口中的代号。

戚少商回到家开了灯,发现顾惜朝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唇色有点泛白,有点干燥,睫毛在眼睛下投射出一片阴影,整个人显得安静美好又带着些憔悴。
戚少商上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背,那人没动静。他一边不忍心把人吵醒,一边又觉得这么睡起来醒后肯定不舒服,左右盘算之下竟然决定把人抱到床上去。
这不是个小工程,好在自己一直都是健身达人。
结果手刚一碰到顾惜朝,就听到有人低声笑了一下,然后懒洋洋地睁开眼睛滴溜溜地看向摩拳擦掌的戚少商。
戚少商见他醒了,刚才估计也多半是在恶作剧,上去摸了摸他的额头:“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顾惜朝坐起身来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最近有点睡眠不足。”然后凑到他身上闻了闻:“赫连小妖家藏酒。他是不是又去酸你了。”
“还顺便把公司的合同给我敲定了。”戚少商笑了笑:“我刚才进门的时候看到那个蓝色的袋子,是你带回来的吗。”
顾惜朝点点头,他现在浑身乏力,坐着坐着又趴到了桌子上。戚少商把他扶起来:“别在这儿睡啊,进屋睡。”
“那个是晚晴的请帖啊,她过两天结婚,请我去,能带个家属。”顾惜朝靠在戚少商身上任他把自己拖进卧室:“家属,你过两天有时间吗?”
戚少商把他扔床上,然后把被给他盖好,双手撑在他身体两侧,露出了两个酒窝:“家属随时奉陪。”说完示意顾惜朝往旁边挪挪,然后自己也坐在了床头:“我有时候在想,人生挺奇妙的。我记得你当时遇到傅晚晴的时候跟我说,如果不是先认识了我,说不定你真会动心。”
顾惜朝用一只手遮着眼睛无声地笑了一会。
戚少商伸手去帮他关床头灯,结果半道被另一只手缠住了:“戚少商。我发觉你有时候也别扭得可以。”
十指纠缠在一起,交错着,抚摸着。
“我的人生里没有如果……”他攀着他的手臂坐起来,凑近他的耳畔:“只有你。”
下一秒顾惜朝的嘴唇就感受到了熟悉的柔软和温暖:“顾惜朝,想休息就不要点火。”
最后几个字的音调已经越来越小,直到化成卧室里无声地亲吻。


评论(3)
热度(29)